「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夢並不
並不真實
只是
另一種密度

陽光灑進來的時候
我正熟睡
剛剛
游出深海岩穴

你輕輕額頭上留下的那個吻
像一隻純白的魟
穿過
光與光的中間

——33-101◎aberration

// 喜歡這樣的早晨,一點陽光,一點吻的餘溫。

以詩之名〉〉早晨初醒時 

圖片來源:Anca Mihaela Zetiu

兌換過情緒的面顏
你在青春的下一站
上車,倚著窗與生命對望,看見廁所──
滿街人潮都在夢中排泄自己
將昨日新陳代謝,分裂出新的秘密
而你醒來

讓我們,漸漸習慣小狗的臉
學會新的語言
在每個過站不停的夢境中
問候靈魂
關於,最真實的角色

——孫梓評,〈寫給流浪〉

圖片來源:Supitsara'Pam GL

以詩之名〉〉真實的勇氣

1.L'amour
從玻璃窗剛剛好看得見的地方
我們的城市是灰色的
我們的「新橋」也是 
儘管我們仍然無法擁抱 與對話
我們總是在橋上蔓纏著彼此虛無的愛意
總是一束白色的小花害羞著的夏

—— 張永薇,〈 一個城市的斷片(並且愛妳) 〉

圖片來源:Supitsara'Pam GL

以詩之名〉〉關於愛情

有過一個愛人
感動時牽手
幸福時擁抱
災難來臨時,更熱烈地親吻
然後......
你們都知道了。

常常想起
他允許我可以愛他那時候
上山的路仍然下著冬雨
我們為彼此撐傘
以為從此
不會再溼透了
但是......
你們都知道了。

——鯨向海,〈都知道了〉

// 以詩之名〉〉愛情的記憶,沒人能替你仿造

給我光
給我黑暗中爆裂的火燄
給我巨大的聲音
給我一切的擴大與延長
我的手
我的身體
我的思想與好奇
我的憂愁與痛楚
我每一分每一寸的肌肉與骨骼

我為此祈求
年輕的大地
年輕的百草樹木
年輕的星晨
年輕的海洋與山岳
年輕的愛與憤怒啊!

因為年輕
可以放恣任性
因為年輕
可以憂傷苦惱
因為年輕
貪於愛美
亦無遺憾

我有歌有淚
有愛憎眷戀
要靜靜擁抱你
因為生命未完
詩句未完

因為美麗使人心痛
因為海洋搖盪
星辰流轉
我是天上的流雲
地上的長河
有一千種期待
一千種絕望
一千種繁華
一千種幻滅

——蔣勳,〈光─給舞者們〉,《大度‧山》

// 以詩之名〉〉為自己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