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願破產離開,也不要成為歐元區的奴隸。」7月5日,希臘人對公投喊出 OXI(離開之意),62%的希臘人投下反對票,表明「不自由毋寧死」的決心。女人迷駐站作者九萬在當天的希臘公投現場,為我們留下了希臘人看待財務危機的真實角度,精彩報導!(推薦閱讀:【國際頭版學英文】五分鐘看懂!希臘公投向紓困案說 No


Syntagma 地鐵站提款機排隊人潮,幾乎每台提款機都是這種陣仗。

2015年6月28日,我從香港起飛,莫斯科轉機,降落在雅典。那個晚上機場的提款機大排長龍。來機場接我的 R 說因為銀行說要關門到下下星期一,所以大家都急著領錢。

「搞不好很多人都專程從市中心來機場領錢哦,因為到處都大排長龍,或都被領光了只剩下機場的有比較多錢給觀光客領。」R說完後哈哈大笑。

希臘是個土地面積很大的國家,全國人口僅一千多萬,但光是雅典就佔了六百萬人左右。我來的這個星期因為開始資金控管了,在希臘的銀行有戶頭的人一天只能提領60歐元,而政府為了替人民節省開銷,這週雅典包括周圍地區所有的大眾交通運輸都免費。

R 家住在離雅典約45分鐘車程的 Porto Rafti,來到希臘的第二天,我跟來自日本的壽司一起去了衛城博物館等 R 做完根管治療再來跟我們會合。博物館很新也很高級,但是館藏稀少的可憐。我和壽司駐足在沒有頭的阿佛洛迪斯女神(Aphrodite,也就是維納斯)前面,館內的一位人員主動朝我們走來,說這是複製品、那也是複製品,真品都在大英博物館裡。我們雖然一直都知道這件事,可是從她口中說出這段話透出的是深深地無奈。

在歷史上,希臘不斷的被入侵、佔領、重組,而這幾年的經濟危機固然對希臘人民衝擊不小,但也許以某個角度來說,他們已經習慣了。

雅典的衛城滿載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所以妳看到遠方那個黃色大建築了嗎?那是國會。另一邊的古城是民主誕生的地方,那裡就是民主將要死亡的地方。」我們三個人站在衛城向下俯瞰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聽著 R 說。

離開衛城後,我們在國會前的Σύνταγμα (Syntagma Square) 看到一些記者和攝影師還有零散的警察。R 說市中心今天會有抗議,但沒什麼好擔心的,因為這次不會像三年前一樣有催淚彈。「而且現在太熱了(攝氏28度又乾燥到底哪裡熱!)又快要siestas, 集會應該晚點才會開始。」唔,所以連抗議都是希臘 style 嗎?我心想好像在很歷史上的一刻時來到雅典,一邊覺得自己賺到了免費交通,一邊又覺得這是因為希臘的困境才得到的體驗,感覺矛盾。

2015年7月1日這天早上希臘被 CNN 宣布破產了,我問 R 接下來呢?「大家互相殘殺?當然沒怎樣啊,就還是一樣過日子,只是提款機前的隊伍更長了。」R 指著電視上的新聞。「我不知道 CNN 在那邊倒數,說我們要是凌晨一點沒有付款給 IMF(國際貨幣經濟組織)就是正式破產的意義何在,他們是智障嗎?有事嗎?我們兩星期前就說我們付不出錢來了...啊吃早餐吧。」R 煩躁的說。

R 的哥哥說,也許破產是好事。對反對接受歐盟開出的條件的希臘人來說,他們寧可破產、離開歐元區重新開始,也不想留下來成爲金錢的奴隸。(推薦閱讀:歐元區:經濟的走向

來到希臘以前在網路上閱讀了一些希臘財務危機的文章,大部份都在抨擊希臘人就像是欠了一屁股債還擺爛的屁孩,但實際上生活在雅典的希臘人究竟是怎麼想的呢?沙發主 H 說,七年前,希臘的基本薪資還有700歐左右,但如今只剩下450歐(約台幣15k。)

「政府對我們畫大餅,說改用歐元會對希臘的經濟更好,但實際上採用歐元只是在幫有錢人,加深了這裏的貧富差距。」在希臘還不到一個星期就就已經聽到好幾個不同的人說討厭歐盟、不喜歡德國、寧可離開歐元區。希臘的媒體也是被控制的,R 跟 H 都說,新聞大都被影響過,不斷的提倡留在歐元區的必要性,於是對有些只看電視的希臘老人來說,他們覺得想要離開歐元區的人都在無理取鬧;在聖多里尼島當警察的 T 也說,破產的話希臘會陷入混亂,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心如此認為。

2015年7月3日是希臘全民公投的前兩天,所有滿18歲的希臘人都規定要參與投票,愛琴海航空也提供了折扣機票讓不在希臘的希臘人回家投票。而當晚在 Syntagma 有一場向歐盟開出的新條件說不的集會(OXI(發音:噢洗),也就是No),不到七點就已經有人潮開始聚集。

然而集會還沒正式開始,我就在遠處聽到了幾聲巨響及閃光,也看見有人在奔跑。「是警察在丟閃光彈,一開始就這樣好像不太好。」H 說,示意我往另一端走,幸好情形很快就鎮定下來。在場有很多的小朋友、攤販、也有樂團演唱。後頭有一小群支持留在歐元區的人圍在一起跳舞唱歌,但是沒有人起衝突。我和H約九點半離開 Syntagma,方圓一公里早已聚滿了人,大家都很高興有很多人支持 OXI,臉上都掛著笑容,新聞說當晚廣場聚集了三萬多人!但隔天再回到 Syntagma,周圍乾淨的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推薦閱讀:【國際頭版學英文】五分鐘看懂!希臘公投向紓困案說 No

7月5日星期天,OXI 是離開,NAI 是留下,才開票一個多小時票數便明顯的拉開距離,國會前的希臘人已經在開趴,樂得手舞足蹈了。對說 OXI 的人來說,這是一大勝利,也是寧可破產也不向資本主義低頭的骨氣。 "Ελευθερία ή Θάνατος(不自由毋寧死)" ,直譯成中文就是『自由或死亡』,不管全世界怎麼說希臘現在是在自掘墳墓,這句著名的希臘國家格言充分的解釋63%的希臘人民對於這次財務危機的態度。

聖托里尼的沙發主 W 是一半印度人、一半巴基斯坦人,17歲便到希臘唸書,現在留在這工作的他問我知道為什麼希臘會這樣嗎?「因為他們真的很懶,還有很多人會貸款去度假,希臘要振作起來一定是條很漫長的路。」儘管如此,即使他們可能已經預見了比現在更苦的生活,但大家都為這個國家的民主感到驕傲。「希臘不愧是民主的發源地。」壽司轉述著日本網友的言論。


在R家看開票

「歐元讓希臘人失去了自己。」有人這樣說 ——  現在這個決定會讓希臘更好或更糟,沒有人知道,但無論如何,希臘人以民主共同決定祖國的下一步,也許旁觀的我們摸不著頭緒,但這個擁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的國家不在意外界的眼光,要用自己的方式挺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