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絲卡說:「我們幸運極了/不確知/自己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作者 Ka 今年二十二歲,大學剛畢業,對於未來她有些迷惘,但並不急著找答案,這樣的未知,即使無法表現在履歷表上,我們也能找到只有自己能夠成為的角色。(同場加映:在你的夢想之前,我,微不足道〈翁山蘇姬 The Lady 〉

我們幸運極了
不確知
自己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一個人將得活
好長好長的時間,
鐵定比世界本身
還要久。

得認識其他的世界,
就算只是做個比較。
得超脫凡俗人世──
它真正會的
只是礙事
和惹麻煩。

為了研究,
為了大畫面
和明確的結論。
一個人將得超越
那萬物奔竄、迴旋其中的時間。

照那樣看來,
一個人不妨告別
小事件和細節。

計算週末以外的日子
將無可避免被視為無意義之舉;

把信投進郵筒,
愚蠢少年的衝動;

「不准踐踏草地」的告示,
精神錯亂的症狀。

——辛波絲卡〈我們幸運極了〉


(photo by Poetry)

在畢業這一天,在我都已經遺忘的時候,四年前我寫給自己的信,送到了我手中——

Hey!親愛的妳:

願妳已找到生命中可以堅持一生的定點,
能夠凝望它旋轉或前進,
穩穩的。

希望妳終於找到人生的夢想,妳此生真正想做的事,
成為妳喜歡的樣子。

我願妳能坦然勇敢,
面對你一向不熟悉的挫折,不再因為怕難受而不挑戰。
願妳終能得著,Everything will be OK。

勇往直前吧!而且心中有夢。

2011.9.14

這兩年來,無論是為了加入社團組織、為了打工兼職、或是為了實習,我寫了不知多少次履歷;甚至還有一度,覺得非常提不起勁兒來寫,因為每一次,我都得針對不同單位、不同要求而調整或重寫一份。這是很費心力的過程,但我知道,每一次階段性的大整理之後,我就又從中更清楚自己——如果有幸參與面談,那就更能從問答往來中,看見自己沒有注意的地方。寫履歷,其實就是看見「the dots」是如何「connect」的。

而王文華給畢業生這麼一個建議:「做一些不能寫在履歷表上的事」。儘管家人常常不解我在做的事情到底對未來有什麼幫助,可是我明白沒有一件事情被浪費掉我所經過的一切,不一定可以寫在履歷上,卻都讓我遇見了無可取代的人、做了一些神奇的事,影響了、成為了我。(延伸閱讀:走得越遠,離自己越近

我知道我慢慢的在轉變,以前我想想就算了的事情,現在我不怕伸手可能的落空。越是在意的事情,越是容易害怕失了面子,害怕自己不夠好,而後來我卻知道,不只是還可以更好、再加油,有些位置我們沒辦法去到,不是我們不好,而是不適合;我的特點,可能更適合別的地方。

今年 TEDxChungChengU(中正大學)年會上,我最喜歡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所說:「你注定要去做一件只有你能做的事情。」他說,因為每個人的「關鍵字」不同,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會關心不同的事情,也因此,當我們看見了某件事情需要被改變,那就去做吧!就是你了,沒有別人。

這一年來,我也漸漸看見自己在這方面的變化。以前,我會許願,會抱怨,會想怎麼不能如何如何呢?而現在,我知道我許的願、我不滿的現狀、我希望可以成為的樣子,都不一定要等別人開創,也許我自己就可以是一個開創者。

我沒能進入女人迷實習,但我因為實習面談而認識了一群同樣喜愛女人迷的夥伴;而我因為這學期參與了學校的計畫,而認識了文創公司的主管,在我主動寫信詢問後,得到了實習的機會,明天就是我實習的第一天。

辛波絲卡:「我們幸運極了/不確知/自己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成為內容編輯是我的志向,也許一路走來,各種刊物的編輯經歷,讓我的路看來似乎比別人清楚許多;然而,在去年暑假以來一條路走到底的清楚,卻因為和朋友的聊天、寫履歷過程的反思、和面談主管的談話中,居然卻寬了——編輯其實並不限於任何形式、甚至超越形式,策展難道不是某種廣義的編輯嗎?我不能做嗎?我很想試試看。(同場加映:表達脆弱並不可恥!紐時女總編的解僱告白
 

就像媽媽說的,我還沒有找到我做這些事情的更核心的價值,除了喜歡、除了認為對社會有益以外呢?我是不是也有一些什麼,讓我注定要做一件非我不可的事情?那會是什麼呢?

我今年二十二歲,大學畢業,我有點徬徨。 但我並不急著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