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我們積極想要拿到許多入場券——大學畢業、一個稱頭的職位、一段人人稱羨的婚姻,我們時常急著希望世界記住我是誰,卻忘了說自己真正想說的故事。人生中,有什麼是你真正不能失去的入場券,那麼大抵就是健康了。(推薦閱讀:

終於,我又回來繼續寫我的專欄了。

剛剛完成了我的新書文稿。這本書花了我不長也不短的時間——七個月。但這七個月,卻又過地很漫長。白天要上班,晚上要上會計師的課;假日的時候就跟朋友出去聚會或者與當地人做一些訪談,然後平時利用搭地鐵的時間把那些記錄整理下來,之後利用每天睡前的幾個小時寫稿。

七個月過後,交稿給主編後的那一刻,生活好像又失去了重心。

我發現,人生存下去的意義,就是為了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如果平時你的工作就是你的興趣,那麼很幸運地,你可以把自己的生命投入在工作,然後藉由金錢或者是晉升來讓自己被重視;如果剛好,你跟我一樣,工作跟興趣恰巧沒有什麼多大的關係,你就得花上兩倍的精力去顧及自己的飯碗,同時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推薦閱讀:

Alone.

(圖片來源:Syed Nabil Aljunid,CC

在這七個月的尾聲,我去做了人生第一次的全套健康檢查。自己的身體,只有自己最清楚。從前父母親不斷地交待自己的飲食要均衡、作息要正常,我總是把它當作耳邊風。直到我在上一個月爆瘦了15公斤之後,自己才驚覺不妙,急忙找醫生做檢查。而等待結果的那兩週心情總是特別地難熬,「癌症」、「腫瘤」等字彙不斷地在我腦中流竄;甚至我還一度想要把工作給辭了,返回家鄉。

在這兩週等待的過程裡,我撥了幾通電話給家人,也約了許多很久不見的朋友們出來吃飯。還記得有一位朋友她在紐約的外商銀行裡頭實習,為了得到正職的 Offer,她週一到週日,每天工作到半夜三點才能夠回家;還有另外一位朋友,他跟我們抱怨某間投資銀行公佈了新的規定,導致他的工作無法完成-而這個規定,是要他們員工在每天半夜12點之前一定要離開公司,然後早上七點以前不準出現在辦公桌。這個看似人道的規定,竟然被他批評地體無完膚;但換個角度來想,這間銀行或許就是因為有這些願意為了工作而「捐軀」的員工,才能夠如此地壯大。(嘿親愛的:

跟他們聚會的時候我的心情很複雜。從前的我,可能會很關心他們的工作狀況,也會不吝分享自己在工作上的經驗;但在這兩週的聚會裡,我卻無法專心地與他們交談,因為我在擔心:「萬一我的身體出了狀況,我就不能夠再繼續地拼下去了」;我還沒有準備好要離開這個世界,我也不甘心,自己就這樣一事無成地消失在這座城市當中。

「要是我真的走了,這個世界上,會有人記得我嗎?」我當時,在每晚的睡前,我都會這樣地問自己。

Brunswick St Noir

(圖片來源:Steve Koukoulas,CC)

我也才赫然發現,人生存下去的價值,並不是要在他人的腦海中烙印下自己的名字,而是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不管你今天在做什麼事情,一直到人生的最後,能夠讓你留下一個滿意的笑容的,並不是別人對你的讚美,而是你對你自己的無憾。

沒有經歷過一些變故的人,恐怕是很難體會這句話當中的精隨。就像我那位正在外商實習、意氣風發的朋友;你勸她再多,她的眼中,恐怕還是只有金錢與那張正職的 Offer。

她並沒有錯,因為每一個人在人生當中的每一個階段都有著不同的奮鬥目標。但在奮鬥的過程當中,我們應該要更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麼;有什麼事情是可以犧牲,又有什麼事情,是不值得我們多花心思去鑽牛角尖。(推薦閱讀:

前天我收到了檢查的結果,幸好,身體沒有任何的問題。據醫生的推論,我可能只是心理的壓力太大,又或者是「用腦過度」。我鬆了一口氣,一方面是慶幸自己還可以繼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另一方面,是感謝老天爺讓我「重生」,並且給了我繼續打拼的機會。

而我也才了解,工作上的工作排程,遠不及空閒時自己的生活目標來的真實;而加班時多領到的那幾個小時的薪水,遠不及花同樣的時間,跟家人撥一通電話,來的有價值。

人活下去的價值,固然是要拼出一個名堂,但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沒有那愛自己的心,你就永遠不能夠獲得滿足。

感謝上天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