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久了其實都想找一個歸依,但是感情的靠岸不一定是結婚,事業的靠岸不一定功成名就,生活的靠岸不一定要找個房子,生命的靠岸不一定要停留在某一個地方。讓作者雪兒帶我們回到她的泰國旅行,看見夢想的那一道光。(推薦閱讀:為什麼我在 womany:第一次完成夢想的喜悅


( photo credit:PEXELS )

我常會逼迫自己坐在電腦面前,看著螢幕發呆,想寫些什麼東西,但今天卻完全沒有靈感,外面的雨聲不停叨擾著思緒,來來往往的車把馬路上的積水濺灑的好大聲,我就會開始從腦海中去尋找旅途的記憶,是不是有一幕場景,也跟今天一樣,雨下得好大,心情無奈又煩躁,然後那天自己又做了什麼。(眼神:旅行中最美的風景

於是我穿越了時空,回到了泰國的北碧府,那是位在泰國東部的一個省份,一個寧靜又小的鄉村,我坐著四個多小時的巴士來到這裡,下車之後頭暈腦晃,昨天才剛認識的新旅伴,我們兩個正要找尋今晚的住宿點。

有個胖胖又黑的大嬸把車子騎了過來,她有著粗壯的腳,腳踩的三輪嘟嘟車,問我們要不要坐車。

旅伴看著我,我望著完全腳踩嘟嘟車,看著我們的行李,總覺得不要為難人家,但看著她那麼有誠意,問她願不願意帶我們去便宜的旅館,順便殺了價格,一趟20分鐘的路,原價是60元泰銖,我還是硬殺到40元,旅伴覺得我太殘忍,畢竟我們兩個人加上全身的行李,加起來可能超過100公斤,只是大嬸沒有討價還價,深怕我們不搭她的車,拿了我們的行李就往車子裡面塞。

從車站穿越了當時二戰墓園,來到桂河大橋旁的小鎮,她帶我們來了一家靠河的茅草屋,我們選了在河床上的屋子,一晚400元,硬是活生生被我們殺到200元,是的!好喜歡跟背包客一起旅行,因為我們擁有共同的默契,可以住不好,但一定要便宜跟乾淨。

那時候是泰國的雨季,動不動天上下就了轟烈烈的雨,雨滴大的像是水龍頭,快把整個城鎮淹沒,淹沒前我拿了筆電就到鎮上的一家咖啡廳坐坐,即使與人結伴同行,但還是非常需要獨處的時光,以前害怕了孤獨,現在卻習慣自己找孤獨,而且我不想別人配合我的喜好,如同我也不喜歡配合別人的行程。

這家咖啡廳很小,裡面有三個人,一個是店員,一個是老闆,一個是老闆的朋友。原本我們是四個完全沒有交集的線,卻因為一場意外的大雨,開始聊起天來。說真的我英文沒有好到可以跟他們對談如流,她們英文也沒有好到讓我可以每句都聽懂,但我們從旅行開始聊起,然後到為什麼老闆要從曼谷千里迢迢來到這裡開咖啡店,明明他根本不住在這裡,更不是本地人。(你會喜歡:那些關於咖啡的小事

「因為開咖啡店是我的夢想阿!」老闆靦腆的笑說。

老闆其實還有一份工作在曼谷,年輕時候喜歡去旅行,回家工作多年一直有一個未完的夢,就是找一個地方讓自己窩著,自己假日可以來這裡幫忙,然後邀請很多好朋友來這裡坐坐,不是真的為了要賺錢,只是為了一個夢,所以開了這家咖啡廳。

看了雜誌架上全都是旅人雜誌,我瞬間也懂了。雖然被大雨包圍著道都去不了,但是我好感謝大雨,讓自己跟這些人有了生命的交錯,看著老闆親切的微笑,我彷彿看見了他背後的那道光,那是做著「Dream Job」才會發的光,迷人又親切的光,不自覺得想要接近跟嚮往。(推薦給你:世界沒有因旅行而改變,我卻因旅行開始改變世界

原來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的人,背後都會有一道迷人的光,那是她們在黑暗中穿梭後尋找的出路,即使背後有很多辛酸,也不能抵擋這道光的溫暖。老闆最後說:「也是因為開了這間咖啡店,才能遇見你!多好。」

最後,雨停了,咖啡也見底了。轉身離去,也再沒有進過那家咖啡店。但是,咖啡店老闆在我心底種下了一顆種子,一種發光的種子,叫我順著喜歡的路走,就會擁有那道光。

於是大雨的時候,我就會想起在泰國東部的小咖啡店,巧遇旅人的時光。瞬間拉回現實,想著這幾天總有人問我離職後的計畫,甚至有人以為我要去環遊世界不回來了。

我回答:「順著路走35歲,看能不能找個靠岸。」
朋友回:「靠岸?結婚對象還是居住地?」
我笑著說:「或許開間店吧!不想預設目標,但是我有希望的方向。」

漂泊久了其實都想找一個歸依,但是感情的靠岸不一定是結婚,事業的靠岸不一定功成名就,生活的靠岸不一定要找個房子,生命的靠岸不一定要停留在某一個地方。


( photo credit:PEXELS 

但順著喜歡的路走,一定會找到光。就像咖啡店老闆,每個人的夢想都可以成為別人心中的種子,我還在尋找他身後的那到溫暖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