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你會喜歡:

當時也是下著毛毛雨的
我甩開母親的手
不讓他牽我的手了
越走越遠
越像一個小孩
母親笑了
那毛毛雨變成母親的白髮
也變成了我的白髮了
母親依然用眼光牽著我
永遠默默地牽著我
不讓我知道

——鯨向海,〈寫給母親〉

以詩之名〉〉你用目光牽著我的手

13
人都有兩條線。一條拉不動,只能被拉過去,因此沿路看了許多風景;另一條可以慢慢拉過來——未來的他就會隨之出現。

——鄭聿,〈從失戀到世界末日〉,《玻璃》

// 總說生命會替人找到出路,一條線,順著生命的流動,一條線,是你手中抓緊的希望、你描摹的未來、你想像的自己。

以詩之名〉〉在這裡找到自己的模樣

圖片來源:Conya Kazackowa

輕一些,輕一些,
向生活過和正在生活的人致敬。
向農貿市場中被高高舉起的小茄瓜致敬,
也向不三不四的流浪者致敬。
哦,向你雨中的自行車致敬
它是快樂的。
 
別得了感冒,好生活
得為我們付診費。
雨停了不妨數一數我們的花蕊
上面有多少個世界
多少人已經噤聲。
我願意在這一刻聽見真實的蟬鳴。

——廖偉棠,〈我們寫,寫不過生活〉

// 生活再輕一些,就能聽見、感覺快樂。

以詩之名〉〉給自己的情話,追尋最想要的生活

圖片來源:Anna's Haven

陽光
在天上一閃
又被烏雲埋掩 
暴雨沖洗著 
我靈魂的底片

——顧城,〈攝〉

// 有時下點雨,讓壞心情跟著雨滴流走,洗刷靈魂的塵埃。

以詩之名〉〉還給你自己,獨處的片刻 

圖片來源:Fa Buezo 

把花期確認了吧
風景必須完整
旅行必須完成
只是為何你不婉拒遠方?
我們喜歡你在這里
小型的風雨里
給我們說說花兒們的故事
或許是茉莉
或許是胡姬
你比劃的手勢
撥開故事的花瓣如撥開
銀河系。你的音容溫柔,
卻很夜了

我們還不能承認
最好的已經到來

—— eL,〈為何你不婉拒遠方?──致 Yasmin Ahmad 〉 

// 最好的,已經到來,當你意識到,你就在最好的時光裡。

以詩之名〉〉成熟是看見花開的燦爛,懂得花謝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