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戀人的房間播放各種音樂──
鍵盤在桌面交頭接耳,冰箱顫抖高歌
風扇呼嘯打探桌上蟻類的瑣碎交談
空洞趁虛藉著嘈雜壯大聲勢
安靜的聲音不發一語。偶爾訴說寂寞、
怕黑,以及晚睡。
我們時常想像另一個偌大的房間
可以安頓更多的生活,停泊每日的繁忙
角落能夠置放更大的書櫃
儲存知識,收藏記憶;
一座博物館,或一間精神病院。

戀人總是,在清晨的夢境中壓低音量
盥洗昨日,換上新的一天
我來不及與其共赴一場日出,
投身惺忪的城市
戀人總是,為我添加一個蜂蜜的吻
使我安眠,讓我代他完成未竟之夢

——張耀仁,〈在戀人的房間裡〉

//  以詩之名〉〉城市裡最棒的躲雨場所 

圖片來源:Teddy Valdermar

但是,我總覺得 
我們太努力取悅時間 
總覺得 
太依賴不存在的 
無所不在的旁觀者。

——羅智成,〈寶寶之書〉

// 我們太努力取悅時間,以致於讓日子追著自己跑,你有多久沒有停下來,停下來,看看你處於生活裡的模樣?停下來,看你錯過的風景。停下來,聽自己的心跳。

以詩之名〉〉慢下來,擁有更多

願你的世界比我更平安
更善解人意
願你的船濺起的
每一道水簾都藏著彩虹
願你踩踏過的蟲翅
都變成花葉

——任明信,〈葬海〉

// 以詩之名〉〉我在很遙遠的地方,為你祝福 

圖片來源:Evon Barker

生命──
所有的,都在覓尋自己
覓尋已失落,或掘發點醒更多的自己…… 
 
每一閃蝴蝶都是羅蜜歐癡愛的化身,
而每一朵花無非朱麗葉哀艷的投影;
當二者一旦猝然地相遇,
便醉夢般濃得化不開地投入你和我,我和你。

——周夢蝶,〈默契〉

// 生命所有,都在尋覓自己。我們不斷訴說、不斷索求,每每與世界連結,都是在織自己的網。期待每一次,在早晨讀詩的文本裡,你嘗試和自己說說話,看見為你赴死的過去、期待你走來的未生。

以詩之名〉〉轉身,是為了和自己遇見 

圖片來源:Jeanie Armour

夏天的繡球花,有千百種藍,千百種紫
濱海公路的雲,有千百種倔,千百種媚
 
船帆過了一百張,繼而
燈塔亮了一百夜
雷雨的摹聲有千響
層層浪濤,向岸邊拍出萬種心音
 
異鄉人啊,在這面海的小鎮
你揮手的瀟灑有千百種
而我只有一種愛

——陳依文,〈繡球花〉

//  想淡忘不快樂,想記得自己的時候,就去旅行。

以詩之名〉〉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 

圖片來源:Hoang Kim D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