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若英與丈夫結婚三年多,從結婚到生子這一條路,她曾經坦言:「結婚生子對她而言不是藍圖,而是最不平凡的一條路。」現在聽她談談懷孕時與自己身體的對話,自處、相處以及絕對獨處的必要性。今天,你留時間給你自己了嗎?(同場加映:

最嚴苛的終極獨處

我的工作總是在漂泊移動,回到台灣,總想盡可能地待在家裡。我會跟經紀人商量好,把需要外出的行程盡可能集中在幾天內完成,剩下的時間,我選擇一個人待在家裡,做我想做的事。

對我來說,比起考慮「自處」與「相處」,人生最重要的是「選擇」。


照片來源:劉若英粉絲專頁

我希望永遠握有自己最終的選擇權。如同我的人生最重要的一句話「選擇我所能承受的」。如果,將自己關在家裡算是「自囚」,那也是我自己的選擇。只要我想,隨時可以釋放自己;只要我想,隨時可以改變那樣的狀態。(推薦閱讀:獨處美學:學會自己一個人,才能享受複數的生活

「嘿!我握有主控權喔!」我可以開心地對自己這樣說。

但生完孩子後,我真的還能這麼自由自在嗎?我問自己。我知道,答案是否定的,而且是一種心甘情願的否定。只是,我會習慣新的生活方式嗎?

原來,在那天到來之前,我的生活早已經從身邊人的態度開始改變。我為坐月子,準備了一堆書及DVD,我去買隱形眼鏡時,眼鏡行的老闆卻潑了我一盆好大的冷水,「月子期間,不要常戴隱形眼鏡,會對妳的眼睛造成負擔。」老闆語重心長地對我說。

那,戴眼鏡可以嗎?我問。

「嗯……月子期間,妳該做的事就是休息,不要過度使用眼睛比較好。生產對女人來說是很傷身體的事。妳該做的事就只有好好地休息,讓五臟六腑可以歸位。」他說。

蛤,這樣我還能幹嘛呢?我去問其他有生產經驗的女性朋友。「就是睡覺吧!」她們異口同聲地告訴我。但如果我睡不著呢?更別提,躺久了,應該會腰痠背痛吧!我不禁擔心起來。以我對自己的瞭解,很可能會躺到受不了,屆時肯定會有偷偷爬起床或是逃跑出去的衝動。所以,坐月子對我來說,也許是人生中最嚴苛的「絕對獨處」狀態。

我開始擔心坐月子結束的那一刻,我會不會就大聲地對大家宣告:「我這輩子再也不要獨處了!我的獨處到此時此刻完全結束了!」

如果是那樣,我會變成什麼樣的「劉若英」呢?想到這裡,我忽然有種想放聲大叫的衝動,但我只能深吸一口氣,並告訴自己,「我可以的」。儘管不確認,生完之後會面對什麼樣的狀態?

但, 事已至此, 我只能, 認真記錄此刻的心情,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六月主題,婚不婚?Let's Marry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