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美金三千萬的話,你還能堅持自己當初「想讓社會有些不一樣」的理想嗎?面對不公不義,不應以能力來衡量,而是要從生活中實踐,有所不為也應有所為。(推薦閱讀:「如果你相信平等,你就是女性主義者」女人節倫敦直播!艾瑪華森十句精彩的性別宣言

最近因緣際會之下接了一場面試。(你會喜歡:CEO 專欄:菜鳥老鳥都一定要學會的面試技巧

在面試過程當中,對方說看我過去的經歷,覺得我對於社會企業似乎有些興趣,問我為什麼?我也沒想太多,順口就回答了:「我想要我做的事情能夠幫助他人。」

他忽然就來了興趣,接著問我為什麼?是宗教因素嗎?還是什麼原因?

我從來也沒想過這件事情能扯上宗教,頓時有些傻眼,但還是回答:「跟宗教無關,也不算什麼太偉大的目標,我只是希望我做的事情能夠有點意義。」

沒想到他接著又問,那是跟政治有關嗎?

我想了一下說:「也跟政治無關。」

然後他開始接著說,他有位侄子曾經也對社會企業很有興趣,想要幫台灣地區的小農發展產地直營之類的東西,然後也曾經向他問過意見,他與這位侄子談過話後,據他所說是認為這位侄子性情很好,也很有理想。但他認為這位侄子不是真正想幫助小農,而是因為政治因素。(延伸閱讀:愛台灣:非關政治

什麼!種個田幫助個小農也能有政治因素?我眉頭一皺,感覺案情並不單純,嗅到陰謀的味道,我全身上下毛孔舒張,八卦心大起,頓時也來了興致,向他請教究竟是有什麼驚人的內幕。

殊不知結果大失所望,所謂的政治因素,他說:「喔,我這個侄子是想要解決這個不公不義的政治現象啦,不是真的想要真心幫助農民。」

說到這個地步,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反駁他,說他侄子不想幫人家嘛好像也不對,但說他侄子想要幫人家的心不純、無法盡心盡力,好像也對。畢竟要做到為做而做,不含其他私念想法,這樣赤誠之心,已經幾於道。我自己是做不到的,說想做社會企業,其實我自己未嘗沒有沽名釣譽,自我感覺良好的成份存在呢?只是沒說破而已。

這樣一來搞到我也不好反駁。但我也不同意。

他接著問我說:「那你覺得呢?你對於這樣社會不公不義或是貧富不均有什麼看法,你是想要改變這個嗎?」

等等,我今天不是來面試的嗎?怎麼話題聊到這邊了?我不是神仙也不是菩薩,沒有這麼大的能耐能解決這件事情,也沒有那麼大的口氣說我要改變這一切。自家人知自家事,我那兩三下功夫也不好意思拿出來獻醜了。但這樣的現象,都遇見了也都看見了,難道不想解決嗎?我也想啊,但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啊。

我硬著頭皮還是繼續回答,但也只能打哈哈:「對於這個現象嘛我個人是覺得不公平,但這不是我所能夠解決的事情,我只是想有多少能耐做多少事情。」

對方沈默了一下,我想說總算結束這個話題了,沒想到他接著又問了:「那這樣好了,假設你現在30幾歲了,有美金三千萬元,你想要做什麼?」

我愣了一下,這場面試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啊。我沈默了很久,腦中一片空白,估計在沈默下去我完全可以繼續放空一個小時,我也很老實地說:「我不知道。」

面試至此差不多告一個段落,我心裡大概也有底了,雙方沈默了一下,還想說兩句場面話的時候,他說了:「那你回去想想我問你的那個問題,如果你想明白了再告訴我吧。」

我一直沒想明白,直到今天泡茶的時候才有所感悟。

天下很大而自己卻很小,這裡是人間,不是天堂也不是淨土,有什麼樣的土壤就會開出什麼樣的草木,就看人們願意栽種什麼樣的果實,我當然也想要改變不公不義,打擊貧富不均,我也希望看到天下一片清明。但是我做不到。也不知道從何做起。那就一點一點來吧。做力有所及的事情而已。有所不為也應該有所為。

如果我有三千萬美金,而這筆錢是意外得來的話,也應該散盡這筆錢,我希望如果到時候我不改本心,我能夠捐出去。如果這三千萬是我有取有得慢慢積累起來的,我到那時候也不失本心的話,那這三千萬就是我在做我應做的事情所得來的結果。那麼有這三千萬或沒有這三千萬,不應當有所區別。我希望我還是做著我應當做,也能夠做的事情。(雖然我覺得我絕對賺不到三千萬美金啦。)

被一位朋友提醒之後,我發現對方有意無意間,其實也是在點化我,他指出了我可能沒那麼適合這個產業,而我自己其實心裡也明白。(一起看看:財富不是錢

回頭看看,我其實也還是小魯一名,在倫敦面臨畢業即失業的窘境,也還是不知道之後要幹什麼。我只希望未來我還是能夠保持現在的想法,遇事做事。希望我能心口相對,知行合一,應為便是願為。

如此,也不枉這一次的面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