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是你曾帶我去過,那許多美好所在
歲月危危欲墜的獨木橋上,你我是迎面相撞的月光
在黑暗中領略了彼此的相法
朋友,此時此刻,我能燒什麼給你?
這世界已經很久沒有為你俊美的魂魄震動
那枯坐一個下午就是風雨就是雷電的日子
世界上只有兩種男孩
不是煙消雲散,就是引火自燃
如果我們能夠再回到
那些把拳頭揮向空中,不斷尋找海洋的盛夏
窗外飛過是鋼鐵的翅膀,革命之鳥
你要我重新為你點燃什麼?
在無人的夢中醒轉,子彈四處掃射
我多麼想重新
尋回你,被積雪覆蓋的,這些年的心事
那些受凍的馬尾松,森林線上和你一起走過的行跡
然而我們卻終究彼此錯過了
此去一到盡頭,清晨的陽光依舊美好
閉上眼睛
你是永遠不再來的
二十歲,詩般的壯烈

——鯨向海,〈你是永遠不再來的〉,《精神病院》

// 寫給青春,寫給曾一起走過青春動盪的你。「此去一到盡頭,清晨的陽光依舊美好」。二十歲的青春,我總是還沒準備好與你道別,我的青春,你好嗎,當你想起我時,我會是什麼模樣呢?

以詩之名〉〉獻給20歲

圖片來源:melanie rae

天空是愛過的人
等待修復的橘色
朝你所在之處墜落

——孫梓評,〈你不在那兒〉 

// 抬起頭望望天空,你想起了誰呢?

以詩之名〉〉你在的地方,是我的遠方

圖片來源:Kelley Walker

有時候一把傘有時候兩把
有時候雨下在外頭有時候在裡頭
有時候手親近著手的氣味
有時候被咬嚙的指甲互相撫慰,有時候
 
有時候忘記我們在斜坡上走
不是越走越快就是越走越慢
慢到忘記我們呼吸的空氣
看著身邊流過的一切還以為在水裡潛游
 
有時候記得有時候
有時候會記起我們原來自由
有時候像一個手足無措的荷包蛋忘了翻面
有時候記得跳舞卻忘了拯救地球
 
愛情的光芒如此耀眼幸而
我們還可以躲進彼此的陰影裡
有時候忘了帶傘
有時候把自己撐開卻沒在下雨

——鴻鴻,〈有時候〉

// 嘿,好險有你,下雨的時候,就可以躲進你的陰影裡。

以詩之名〉〉雨天,讓你感到溫暖的人 

我的情人稱讚我筆跡漂亮,但問
有甚麼字值得我練習
我思索半晌告訴他
冰箱門上我們
沉默與冷戰的線索,第一行
他名字我總要寫了又拭去的
字句筆劃
忿怒,或我們相愛而歪斜的順序
是他姓字三十二畫,再寫得快些
參考他下背部的線條
扭曲的一撇、一捺分了岔,非常想
維持生活的均衡我多所練習非常想
規避毛躁的筆順不必爭吵非常
想他的時候我寫
我情人的名字要他乖順、平安、工整
拿鎮日光潔的午後反覆演練ㄏ

——羅毓嘉,〈練習寫字〉

// 想念你的時候,就一筆一畫刻下你的名姓,在我的心裡。

以詩之名〉〉寫給你的情話

圖片來源:Katie Puttock

翻閱我
我已閒置得太久
我答應不做艱澀拗口的辭海之類
漫畫或筆記書好了
塗鴉比較多的話
讀者也輕鬆
左邊的少女禮儀須知 右邊的育嬰寶鑑
都時常被抽走
翻閱我
即使我是熱帶魚飼育手冊 河豚食譜
我是你人生不可缺的營養
即使微量

你舉起杓子敲打:牛肉
牛肉在哪裡牛肉
呼叫牛肉
天空下雨 我被雨水滴傷了
你願意和我一起寂寞嗎
我是說,剩下的半輩子
拿你的寂寞
陪伴我的
 
終其一生我不過是在期待一個瞭解
為此我提供各種途徑竟然還寫詩
如果你願意
就從「戲劇舞台劇」那一櫃過來吧
我的寂寞驅使我同意
你就迫降在這裡

——林婉瑜,〈午後書店告白〉

// 「翻閱我,我已閒置得太久,我答應不做艱澀拗口的辭海」因為愛你,我願坦白地像張白紙。

以詩之名〉〉屬於你們的告白情歌

圖片來源:Francesco Ippolito

夢那麼短
夜那麼長
我擁抱自己
練習親熱
好為漫漫長夜培養足夠的勇氣
睡這張雙人床
總覺得好擠
寂寞佔用了太大的面積

——焦桐,〈雙人床〉

// 誰說一個人生活就是淡然呢?一個人的時候,我們更留心身旁的美好事物,才懂得自己曾把眼光只聚焦在一個人身上是一件多麼可惜的事。因為,更好的他,會引領你一起擁抱這個美麗世界,而非只是凝望眼下的彼此。

以詩之名〉〉為自己精彩

圖片來源:Molly McC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