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聞之色變的愛滋病,並沒有那麼可怕。與愛滋病患者擁抱、握手、甚至親吻都不會接受感染(更了解愛滋病點這)。聽聽美國加碼小姐的勇敢故事,讓她帶我們進一步認識愛滋。(推薦閱讀:

為了推倒阻擋平等的高牆,我們必須繼續努力,哪怕只是一點點,都是前進。

美國加碼小姐(Miss Plus America)慶祝「大一號」女人在社會上的貢獻。美國加碼小姐的宗旨是,每個女人,由裡到外,都很美麗。2011 年的后冠是由一位愛滋病患奪得。她說,「我希望藉由我的故事,我們能夠一起推倒歧視所築成的高牆。」

米歇爾·安德森(Michelle Anderson)已患有愛滋病二十四年,當她在 2011  年奪得美國加碼小姐的后冠時,她是第一位在選美競賽中公開自己有愛滋病的參賽者。對她來說,贏得美國小姐皇后是一段艱辛的路程。她有一段極為艱苦的青少年:她是兒童性侵的受害者,更飽受家庭分裂與藥物成癮症。她曾經有過許多段不幸的感情,育有三個孩子,更曾喪失所有孩子的監護權。她在 1991 得知自己感染上愛滋病,而在那之後,她便飽受不同的歧視。自從她奪得后冠,她即開始與大眾分享自己的故事。(同場加映:

她表示自己仍然清晰記得在成為愛滋病患者之後所遭受的歧視。「當我被檢測出來患有愛滋病時,我在一個治療中心工作。當有人沒有清理好廁所的血跡時,我便被指使去清理髒污,彷彿我也是如此污穢。」因為患有愛滋,她被視為劣等人。在 2006 年,她完全戒掉藥物成癮,並決定改變自己並對社會做出貢獻。她說,「我必需要重新學習怎麼愛自己,重頭學習怎麼感謝自己。」她開始公開自己的愛滋病史,她同時瞭解到,每一次她向一個人坦白自己的愛滋病史,都是一個可以教育大眾的機會。因為有了美國小姐的頭銜,她說自己得以進出許多曾因是愛滋患者所不能進入的場所。她目前在德州愛妃雅(Afiya)愛滋病預防中心擔任教育者與企劃助理,她希望幫助女孩和女人了解有關愛滋病的預防。她希望藉由分享自己的故事, 來減少社會對愛滋病的歧視,讓更多人免於不平等待遇。

她曾一度想要放棄美國小姐選美,但她的朋友提醒她,「妳不能放棄,因為每一次當妳走上舞台,妳代表的不僅僅是妳自已,更是代表所有得到愛滋病但不能為自己發聲的女性。」社會仍對於愛滋病存有許多歧視和不平等待遇。對許多患者來說,他們的存在變成與疾病劃上等號。但他們不應該只是被看待成一個疾病,或是被當成次等人對待。就像米歇爾學會了像人說「我不是愛滋這個疾病」,我們需要這個社會說「你不是這個疾病,這個疾病並不代表你這個人。」即使許多醜化及歧視愛滋病人通常是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出現,但醜化愛滋病的及歧視只會給病患者的身心帶來很大的衝擊,並對疾病預防造成不良的影響。(推薦閱讀:

我們需要的是,不把人貼上疾病的標籤,不以躲避瘟疫的態度來歧視人。

我們需要的是,瞭解造成疾病傳染的原因,以加強預防措施,達成真正照顧病人與促進社會健康。

歌手艾莉西雅凱斯(Alicia Keys)也為打擊愛滋歧視不遺餘力。她說:「或許我們曾經以為那是『其他人』的問題,跟自己無關。但事實上,愛滋並不是一個「別人」的問題,那是所有人的要一起面對的問題。」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我們必須打擊這些醜化及歧視問題才能有效打擊愛滋病的傳播。唯有如此,愛滋病患者能過健全的生活,而我們才能真正的擁有一個健康的社會。

We are greater than AIDS.

我們必須繼續努力。我們必須降低疾病對這個社會的破壞性,哪怕只是一點點,都是前進的力量。

 

圖片來源: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