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很多人的女神,螢幕形象傻氣、大而化之的性格,從《薰衣草》氣質非凡的女孩演到《光陰的故事》傻台妹孫一美,現在,她用「陳怡君」這個名字說平凡女孩的故事,說普通人生裡的不凡夢想。她是陳怡蓉,不只是女神、更是做主自我生活信仰的女英雄,一個我們都應該再認識更深的人。(你會喜歡:

你是否還記得台灣偶像劇初萌芽時《薰衣草》裡那個楚楚可憐的女孩?後來,她在《光陰的故事》成了傻台妹孫一美,現在,她又有了一個全新的戲路挑戰,一個有著菜市場名「陳怡君」、有著最大眾的名字、有著很勇敢的夢的女孩,她是你我身邊都有的那個人,也可能就是你我,很平凡、卻真實,很渺小、但堅持讓她很不一樣,她是陳怡蓉。

回到原點:登過頂峰,如何捨得美景?

陳怡蓉因為《薰衣草》一砲而紅,誤打誤撞地走上演戲這條路,她說永遠無法忘懷人生中的第一顆鏡頭拍完,片場的製作人、導演、幕後工作人員全場為她起立鼓掌,她當時欣喜、也嚇壞了,「原來演戲這麼好玩。」心底有個聲音告訴她。陳怡蓉在第一部偶像劇打響了名號,卻也因此受限在觀眾心裡的螢幕形象,往後的戲總要陳怡蓉也詮釋大抵的角色性格:文靜、乖巧、氣質出眾。於是陳怡蓉決定離開一陣子,她向公司請假了一年,那時經紀公司告訴她這一行很激烈,要她自己承擔這個責任。演藝事業正要綻放,她卻決定放下絢爛,走回原點。(推薦閱讀:

「我知道他說的是真的,我可能被遺忘,可是如果不突破,我一輩子一定都在做一樣的事情。」

她說:「我不想一輩子演一樣的角色,我決定好好休息一年,讓自己回到原點。我去上了編劇課,希望讓自己不一樣、更充實,一年後真的開始有不同的角色來找我,我很珍惜那個機會,每次機會來的時候,我都很感激。」

怡蓉說著每一句話的同時,總要思考半晌、仔細地、斟酌地。我難以想像她是孫一美、陳怡君,只覺得她是那麼真誠的她自己。「回到原點。」多麼不容易,每個演藝人員無非不是期盼討喜觀眾,可是陳怡蓉選擇了不只做觀眾期待的她,並且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停機、自我進修,她說自己在演藝圈遇到很多貴人,所以一路都很幸運,言談中她對努力不加張揚,反而是頻頻感念著幫助過她的人。我一直想著,一個在事業巔峰決絕轉身的人,要有多大的勇敢,她見過那壯闊的美景了、也明白站在那有多麼舒適,或許,怡蓉想的是「走回原點,再紮紮實實的踏過一遍,更深刻動人。」(推薦閱讀:

真正讓你改變的不是環境,而是忘記初衷

我好奇總是洋溢著樂天精神的怡蓉、深深相信努力就會有收獲的她,走過了這麼一遭,難道不曾對自己有過懷疑的時刻?怡蓉與我們分享了一個小故事:「我剛進演藝圈拍《薰衣草》,很多人喜歡,我就發現大家對我的態度跟我還沒拍戲時很不一樣。我開始習慣別人對我好,有人幫我提東西呀、替我開門。直到有一天我跟我妹妹回到家同時要進門,以往都是我替她開門,這次我們都在門口站了一下,我妹就說:『怎樣?紅了就不用開門喔?』我才意識到我已經習慣了別人替我服務,也馬上跟她道歉。」

怡蓉覺得環境的確容易使人改變,但她更怕「走在不是自己的路上,不喜歡自己的樣子。」怡蓉說她特別聽妹妹的話,妹妹講起話來總有哲理能馴服她。談起妹妹,我在怡蓉臉上看見一種女孩的笑容,她說無論在螢幕前是什麼樣子,回到家就是爸媽的小孩、妹妹的姊姊、到了學校就是會被好朋友罵「你白痴啊」的那個同學。想起她提及的「走回原點」,我覺得陳怡蓉是一個特別懂得珍惜「原點」的人,那些她成長的根、使她發芽的土壤,她不忘本、不忘真心以待。(推薦閱讀:

熱血與執拗的「陳怡君魂」

怡蓉接著說,「不想被改變」這一部分很像新戲《哇!陳怡君》她所深信的人生價值:「陳怡君,是一個貌似很平凡的女孩,但其實每一個人都是獨立個體,都很不平凡。她不在意別人怎麼看她、相當做自己。戲裡一意孤行做相信的事,不在乎別人看法。」

陳怡蓉與陳怡君的堅定很像一種惺惺相惜,怡蓉的經紀人說她們兩個之間最像的其實是「衝動、熱血、里長伯性格」。她更談起怡蓉先前為新戲練琴,從早到晚在琴房,除了尿尿吃飯什麼也不能做。我問她怎麼忍受的呢?怡蓉似乎有點訝異我這麼詢問,她說:「不需要忍受,那時候不會覺得做這些事很難,因為是喜歡的劇本跟導演啊!」

我突然對她這麼斷定與淡然地脫口「因為是喜歡的劇本跟導演啊!」感到幸福,有人仍是這麼願意地去相信一件純粹的事、一個簡單不過的信仰,真好。陳怡蓉也說自己有著「陳怡君性格」的執拗,會這麼努力練琴,也是要保有演員的自尊、不用替身。(相信的力量:

眼前的她其實已經是一個歷練過不少世事的女人了,卻一如孩子的口吻與天真,去信任這些偏執卻必要的演員專業,我印象中的陳怡蓉傻大姐形象逐漸被重新建構,她是那種「挫折」在她面前都不敢自稱「挫折」的人,因為陳怡蓉的韌性很堅強,我問她有沒有因為固執吃過虧?她甚至說:「我沒有因為這個受傷過,都是自己決定的我都會承擔。」

成為全力以赴的大人

怡蓉的新戲角色——陳怡君也不斷在承擔與接受自己的人生,從一個玩團的搖滾歌手遭逢家庭變故不得不參選議員。怡蓉說「陳怡君」身上最迷人的那個特質是「不想變成那樣的大人」。(推薦閱讀:

怡蓉說小時候根本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她只知道自己是個不願被束縛的人。從小她就覺得長大後要當開公車、計程車的人,因為不喜歡待在一個空間太久。怡容覺得不喜歡一成不變、就像她總愛不走一樣的路線、不套用成功的公式。喜歡「變動」的怡蓉也說自己其實是個很沒有「計劃」的人,喜歡過隨心所欲的日子。她說:「一直以來我的生日願望都是講給大家開心,前兩個說出來、第三個我都不會許,因為我害怕跟自己說空話。」怡蓉不愛許願不是她沒有願景,而是比起想望,她更在乎的是實踐。我好奇她的「不計劃性格」在工作上難道不會遇到困擾?她笑了笑說:「經紀人會幫我安排呀,我只在乎工作是不是我喜歡的,喜歡才會盡力去做。我會願意去接,就是我願意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是陳怡蓉的人生哲學,同是她的實踐之道。(推薦閱讀:

我的生活如果始終如一,我會覺得生命很匱乏

談起工作,怡蓉坦誠她是個事業心很重的人。她說:「有自己的事業才會有自信,自信是女生漂亮的養分,你的自信不只建立在另一半愛你的多寡。有工作也能跟另一半分享,我常想放下一切事業的話、沒有個人的生活和思想兩人還有什麼好談呢?」

怡蓉珍惜她的演藝事業,是她精彩人生的方式。她也喜歡在人生裡頭冒險,時常拍完一部戲就一個人去旅行,去探探天有多遼闊、去走鄉村的小徑,怡蓉說:「我的生活如果始終如一,我會覺得生命很匱乏。豐富自己的人生、擁很多見識跟經驗,都成為我的養分。」

每個人要有這樣的領悟,或多或少都經歷過迷惘,怡蓉也不例外,她說三十歲以前曾經有過一段時間,不太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公司給什麼戲就拍,一直到她的精神感到疲乏,她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我做的每件事都要是我喜歡的。」怡蓉開始理解「勉強自己就是傷害自己」。她說:「愛自己就是不要勉強自己,就不會傷害自己。別人給你的傷害不見得會那麼痛,但如果連你都忍心傷害自己,那誰也安慰不了你。」(推薦閱讀:

別讓尖銳的自我,刺傷愛情的難得

這樣在工作中追求自我價值的怡蓉,並未犧牲她的感情生活。我們問起她怡蓉現在談戀愛的方式是不是也成長了?她笑著說:「30歲以後,覺得人生越來越短了,更要去珍惜。以前會覺得未來好長,眼前的人也不是我要結婚的人,根本不會想到這種事。我記得我30歲時製作人王珮華跟我講:『談戀愛、結婚不是一個人的事,不能只用自己的立場去思考。』」

怡蓉說喜歡自在的她曾很習慣「我自己很好」,現在才學習著「我自己很好、兩個人也很好」,她開始明白在感情中如何磨掉性格的銳角、不去刺傷另一半:「兩個人能夠走在一起是很難能可貴的事,不要讓個性或外在破壞這份難得。」以前對自我無謂的堅持,現在看來好像都有點傻氣了,陳怡蓉說兩人的磨合要靠彼此的包容與尊重,我尊重你生命的原型、你也包容我性格裡的壞脾氣。(你會喜歡:

「這不就是愛嗎?可以更快樂,為什麼不做?」陳怡蓉笑裡的甜,要把人都融化。

這一天,陳怡蓉的笑比我見過她螢幕上的任何模樣都暖,她有一種使人舒緩、使氛圍快樂的天然魅力,我覺得這來自陳怡蓉對人事都抱以「真與誠」的心,她不揣測有多困難、有多艱辛,而是以「讓自己快樂」的思路去完整生活。在她身上也感受到了「陳怡君」式的草根性格,總把「我很幸運」掛在嘴邊的她,沒有少過一份對演員專業的執拗、對人生態度的不隨波逐流。演員的路走了14年,她仍用最真摯、純粹的心去善盡每個當下角色、去努力成為讓自己幸福的大人。(推薦閱讀:

最後,陳怡蓉送給女人迷的讀者、每一個平凡卻獨一無二的我們這樣一句話:「陳怡君是個菜市場名 ,大眾地好像路邊隨手可得的名字,可是再怎麼樣的隨手可得,他都有唯一珍貴的人生路要走,不要去羨慕別人的生活,只要好好地、專心地走,都是無可取代的人生。」

馬上報名 5/23 我愛我自在節,來現場感受陳怡蓉的女人氣魄!


523 自在節,更多活動資訊、講者陣容都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