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開始,模特兒 cindy 因輿論壓力選擇輕生的新聞讓很多人看了都好傷心,同樣經營部落格的作者 Corin 投稿,她也曾有類似經歷感同身受的難過,看著她也像看到某個時期的自己。從小到大,霸凌這種事我們都很熟悉,持續在周遭發生的行為,我們可以怎麼做比較好?

往因為我對於畫面的執著,所以與貓哥拍攝穿搭的時候,總會拍出很多款姿態,甚至同個姿勢一定要來個兩三張,找出最 ok 的角度,才能供我後續安心挑選。

也忘記是多久以前了,有次貓哥在幫我挑照片的時候,指著一張照片說,我覺得這張感覺很好,你應該用這張。但我左看右看,只覺得這張不好啊,腿看起來短,我的鳳眼瞇到快看不見,臉的光也不好(你知道女人有了點年紀就會開始注重打光這回事),真不知道為什麼貓哥寧願選這張?

貓哥:「我覺得這張很自然,很美。」

當下除了感知到每個人欣賞的角度大大不相同之外,我突然想起有個很欣賞的攝影師朋友曾跟我說:只要照片當下的氣氛對,就算 model 不是天仙美女,這張照片也可以說是完美了。(推薦給你:走遍 37 國的 The Atlas Of Beauty 攝影集:美不該只有一種模樣

我開始回想,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照片上的自己為什麼這麼苛刻。我想起了總愛要求自己的完美強迫症,想起了有陣子好難在鏡頭前覺得自在,甚至最近才找回愛拍照的心情,然後開始慢慢讓自己去接受,某些自己所不滿意的角度

「部落客要零死角,皮膚好,眼睛水亮妝完美,身材也不能差?」

這些從世俗美感建立起的顧慮,除了我曾經傻傻努力追求上面這些敘述,但也因為這樣,有好長一陣子讓我在相機前沒辦法很自在,這些事情,到底是因為我給自己的壓力,還是別人所給你的外在眼光壓力?

然後直到今天看到網拍模特兒 Cindy 因為言論壓力而自殺的消息,我好像看到某段時間的自己。

曾經有過一段小小的霸凌歲月,但我也沒什麼跟人說過,可能是因 為自己剛好是越戰越猛的好強本性,所以當我卯起來把事情處理掉時,也就輕鬆許多了(但怎麼處理的就別問了(默))。但許多傷口,陰影,真的會影響一個人一輩子。(推薦閱讀:那些小團體教我的事:不是我不好,是他們不懂得欣賞

我私下不認識 Cindy,活動也只有一面之緣,對他的喜歡也只停留於那些漂亮照片前。他曾經按過我臉書的讚,也因為喜歡她,所以我也記得特別清楚。但現在回想起來,要是當時她看到的剛好是篇打氣文,會不會一切就不一樣?那種被霸凌的灰暗難過,投訴無門,真的只有經過的人才了解,只能祝他一路好走。


照片取自 Cindy 楊又穎臉書

我想很多時候不是每個人內心都天性兇猛越戰越勇的,相反的,內心溫柔也軟弱的人更是不勝枚舉。今天或批評謾罵,或讚許褒揚,但人性一念之間的道德珍貴,也就顯現於此。

看到他人缺點,引以借鏡,看到優點,加以學習。如果你每天看到的,追求的都是優點,你會真的很忙,每天想著如何進步。更也不會有時間成為躲在角落匿名謾罵的那個陰暗人。

那「靠北部落客」這個社團該不該存在呢?

撇除很奇怪的匿名規則不說,如就針砭網路商業行為來講,在理性的意見下那地方會是個好的平衡機制。部落客可以因為網友的意見成為一個好的橋樑,甚至是優秀的媒體平台。這個社團讓部落客可以看到別人眼中的自己,讓部落客有辦法修正自己看不清的地方。 

話說前幾天不羈優雅被靠北部落客 tag 召喚的時候,我那時心裡想著哇不羈優雅也有今天。雖然一連過去看到的是貼心網友的推薦,感動加感謝的當下,卻也發現該張照片是從我粉絲團取走的(照片來源我有標註該網路新聞,但我為了解析剪裁過所以有印象),竟然也被拿去做了一些無謂的人身攻擊以及諷刺。

真心希望坐在電腦前看這篇文章的你,不會是那樣躲在角落謾罵的陰暗人。試問不論是我是你,在勤於放大他人錯誤之餘,是否也能勤於把時間花在編織實現夢想,寫一本屬於自己的好故事?而就算是遭受匿名罵人,我們也有點年紀了,該學著分辨出認真的建言,除了採取必要措施,也不要傷心太久,說聲謝謝拍身離開, 我們真的可以因此成為更好的人。(同場加映:人人是媒體的年代,選擇你寫下的字更重要

記得小時班上有個女孩,因為長相不受大家歡迎,家裡經濟狀況也不好,會需要帶班上的營養午餐回家吃,也會用課餘時間帶家庭代工去學校做。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我跑去買她代工組裝出來的原子筆時,我身旁的同學是用多嫌惡的臉看著我,說我會被傳染變ET。

現在你聽可能會覺得很有趣好笑,但對那時候足以稱作小社會的學生們,這是件很糟糕的事情。你為弱勢站出來相助,但卻被大家打壓。小時候面對同儕壓力也愛面子的我,一邊偷偷摸摸買她做的筆,一邊假裝沒事的跟大家哈拉,也一路這樣畢業了。雖然再也沒聽到那女孩的消息,但我真切希望她過得很好。

要不畏懼他人眼光何嘗容易,但怎麼好好做回你眼中的自己,那個你期許更好的自己,更是不容易。(推薦閱讀:給自己的一封信,在失敗中遇見更好的自己

給有看到文章的妳或你,我們一起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