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曾說:「窮不能窮教育,苦不能苦孩子」,那麼老師呢?有誰聽過幼教老師的心聲?台灣的幼教老師逐年減少,不單是因為學生人數影響,身為一位老師該有的權利、所獲得的對待更是一大因素。敬那些即使辛苦,仍然在幼教路上堅持的老師們!(推薦閱讀:老師辛苦了!提供老師喉嚨保養步驟

嘿,親愛的,你的夢想是什麼?你喜歡現在的自己嗎?

我從小學到國中的我的志願,一直都是當老師,或許會是國文老師,或許會是國小老師,在高中以前我沒有想過,或許,我會成為一名幼教老師,大學的時候,讀的是幼保系,可是我卻去讀了中等教育學程,因為我還不確定我會成為一名幼教老師,但是我一直都知道,我想要當一個老師。

大學教授說過:「讀教育的人,一讀了教育就很難回頭了,因為不像讀商的,他們觸類旁通許多相關的科目,讀教育類科的,我們的專業就是教育,這是一條不歸路。」

想一想,好像是真的,我常跟朋友開玩笑,這輩子除了當老師,我不知道我還可以做什麼,當過流浪教師,當過安親班老師,當過高中實習老師,當過國中班導師,當過國小代課老師,最後我回到我的本業,幼教,最沒有尊嚴的老師行列,卻是我花了最多心思,停留了最多時間的階段,即使工作是那樣的繁重啊,即使薪水是那樣少得可憐,但是當我看見孩子對我的依賴,他們的成長,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有意義的。(推薦閱讀:別迷惘!你就在夢想的路上

你是在談生意,還是在辦教育?

假日的時候我去看了一部港片,五個小孩的校長(little big master),裡面談一個幼兒園名校的校長,他寫了一份報告給家長,告訴他們他的孩子不適合在資優班,因為那個孩子追逐在成績之間,已經有了憂鬱的傾向。

家長是高知識分子,擁有高社經地位,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不資優,追究報告是誰寫的,要興師問罪,結果學校的執行長,一見苗頭不對,鞠躬哈腰,道歉逢迎,這個校長對於自己的工作產生質疑,於是他離開了這間學校,本來決定要休息,但是他的內心卻放不下對於教育的熱情,還有愛孩子的心,最後,他看見一間偏鄉的學校,在徵校長,那是一間稱不上是學校的學校,裡面都是清寒的孩子,孩子們被放在裡面不是學習,真的只是被放在那裏而已,但是後來,他卻用了許多的心力,改變了孩子、家長、學校,還有所有的人。(你也會喜歡:淡定的教養,一流的孩子:心靈成長比學前教育更重要

從影片的一開始,到最後,我的眼淚沒有停止過,有心疼,有了解,有感嘆,有…無奈,我們總是害怕孩子輸在起跑點上面,我們卻沒有想過孩子可能會在終點就陣亡了,幼教老師不被重視,因為我們社會對於幼教的不重視,因為我們不懂得,幼教對於孩子到底有什麼影響,那些說話的過程與語氣,看似沒有什麼的互動,卻可能會影響孩子一輩子,但是我們卻願意用更多的錢,去聘請外籍的英文教師,他們大多不懂得什麼是教育,沒有教育證照,有的甚至是不用心,但是他們卻依然領著比拼命認真教學的幼教師還要高上兩倍三倍的薪水。

只因為,我們的社會期待,孩子贏在起跑點,他們認為回家會把英文故事背起來,比起幼教老師那些對他人格的養成還要重要,因為幼教老師做的是,看不見,卻會深深影響一輩子的教育,但是大家要看見的,是能夠立現的成果。

有的時候,身邊的朋友會說:「既然這個工作這麼不好,那就不要做啊!何苦」可是對我們這些幼教老師而言,我們是真心地把孩子放在我們的心上,我們是以我們的工作為榮的,捨不得離開孩子,所以捨不得離開這個行業,所以我多麼的懂得,當劇中的校長離職後,過著所謂「嶄新的生活」卻還是忍不住在路邊看見放學的孩子們,看得出神了。(值得思考:逃出《熔爐》,校園裡的無聲吶喊

並不是要把幼教老師神化,只是總有些感嘆,一個好老師,是可以改變一個孩子的一生,改變一個家庭,許多幼教老師也是如此的在努力著,但是我們卻常常只能在新聞上面看見幼教老師的失控,幼兒園的醜聞,每個人成功的時候可能會感謝國小國中高中大學的老師,但是誰會記得他們的幼兒園老師?但是幼兒園老師的錯,卻往往會被更加放大的檢視著。(一起看看:台灣的幼教老師為什麼越來越少?

我看見有幼教夥伴說:「把幼教當志業的幼教夥伴不少!但把幼教當志業的經營者希望不是少之又少!」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有點鼻酸了起來。

看完電影的時候,朋友跟我說:「每次覺得自己對於幼教這個行業有點失望,有點疲態的時候,看到這種電影,就會覺得,自己應該還可以再努力一點,可以再多為孩子做些什麼。」然後我們談到了前幾天台灣的一篇報導。

我們都曾經是教育的邊緣人

前幾天,在教師平台看到一個台灣的新聞,內容大概是在談一個老師因為幼兒未完成學習單而情緒失控,使用白板筆揮打,致使幼兒的眼睛上方受傷,和大家一起在教師平台討論了一整串,也看到那個家長的臉書,大家都在討論這個老師該死,這個老師情緒失控,老師怎麼可以情緒失控?(延伸閱讀:不抓狂的 50 個練習:失控之前離開現場

我不是要為這個老師找任何的理由,也不是說他動手是對的,但是我只想問,這所學校的師生比是多少,班上有沒有特殊幼兒,如果一個老師必須帶20名以上的幼兒,班上又有特殊幼兒,走的是傳統的填鴨式教學,老師勢必得非常強勢的做好控班,並且在時間內完成他的教學,然而這是園所將老師推到一個危險的邊緣,對我來說,我也曾經在那樣的懸崖邊徘徊,是的,老師應該要做好情緒管控,但是,老師也不過是人,有的人會說,師生比不是規定1:13怎麼可能1:20,但是我要說,我聽過1:28的,我實在很難想像.....

常常會想,當一個老師,做一百件對的事情,只要做錯一件事情,家長就是要逼你到絕處,消極一點的想,家長不能接受的話就不要說吧,這個東西學不會就算了吧,常規不好就讓他去吧,畢竟不是我們自己的孩子,可是夜深人靜的時候,是不是會覺得對不起自己?(一起看看:為什麼台灣幼教老師,都出走新加坡?

那位老師任教十幾年,在台灣不算好的幼教環境下可以撐這麼久,我願意相信他是不是一位沒有愛的老師,我們總是要求老師要當神,但是想一想老師不過是人,在我們指責這名老師的同時,我們應該要反思,這個老師真的這麼壞,還是環境把他逼到一個邊角上了,而他失控了,有點感慨啊....

朋友聽完,感慨的說:「誰會想要當一個傷害孩子的老師呢?只是有的時候真的會被學校、家長、小孩,還有行政,跟超時的工作給壓得喘不過氣,我們在台灣都當過教育的邊緣人,對孩子大小聲的….」

我笑了笑說:「我現在連怎樣對小孩大小聲都忘記了,所以我們那天在平台上面做的一個結論是,要慎選教學的環境,才是讓我們自己教學生涯更長的方法,我們要學會保護自己,不要讓自己暴露在危險的工作環境裡面。」

敬我們,還在這個行業努力,而且還是好好的,繼續在這個圈子堅持的幼教老師。謝謝你們願意繼續在台灣當幼教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