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24小時這麼漫長,我們能不能留18分鐘給一首詩?」蔣勳曾這麼說。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為你讀詩】:帶一片詩意走

沒有蝴蝶的親吻,花是寂寞的 

沒有刀的飢渴,木頭是寂寞的 

沒有你的燃燒,愛是寂寞的 

那麼,襲擊我吧,以你的唇,和微笑 

不要留下我,在寂寞裡游泳

——白靈,〈微笑Ⅰ〉

以詩之名〉〉愛會來的,在對的時候 

話語是那樣地冰冷
「為什麼我們不擁抱」
因為
我光用想像都覺得自己早已
過於愛你

——羅毓嘉,〈AIR〉

以詩之名〉〉擁抱你的融冰系溫暖歌單 

當我說「未來」這個詞,
第一音方出即成過去。

當我說「寂靜」這個詞,
我打破了它。

當我說「無」這個詞,
我在無中生有。

——〈三個最奇怪的詞〉 辛波絲卡

以詩之名〉〉把握此刻,別讓人生被「未來」綁架

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無非是
兩具肉體碰撞的力,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
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大半個中國,什麼都在發生:火山在噴,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關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槍口的麋鹿和丹頂鶴


我是穿過槍林彈雨去睡你
我是把無數的黑夜摁進一個黎明去睡你
我是無數個我奔跑成一個我去睡你

當然我也會被一些蝴蝶帶入歧途
把一些讚美當成春天
把一個和橫店類似的村莊當成故鄉

而它們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余秀華,《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

// 余秀華是中國前陣子暴紅的腦癱詩人。詩不只是美的,還是美的疼痛。寫中國被遺忘的底層,坦然女人的情慾。對愛與性的描繪、對性別規範的直接挑戰、筆鋒之深刻源自一個殘弱的身軀。可是她的心啊,比整個中國壯大。

在婦女節這一天,獻給你草根裡堅韌的女人力量,以詩撲倒父權禁錮女性的女性靈魂與情慾,她可以,我們可以。

以詩之名〉〉女人,你可以定義你自己 

 

你早就已經決定好了
要做一種黯淡的金色
時間久了 就小小小小的爆炸
一向很像是老
老的故事
可以說很多遍
很多滋味
可以懂很多遍
所謂的老
大概是有些很簡單的事情一直在發生
比如說秋天的雨水在落 冬天的風在吹
這些早就在你的心裡
你只是在等待自己的心跳而已

——葉青〈Laphroaig〉,《下輩子更加決定》

// 在心裡想了又想、反覆思量,這些小劇場你已經預設了千百回,親愛的,你只是在等待自己的心跳而已。

以詩之名〉〉聽見你對自己的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