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比什麼都重要。」親愛的,你是不是很久沒好好跟自己說話,找不到自己很久了呢?英國女作家維吉尼亞.吳爾芙認為女生要獨立,必須擁有「自己的房間」。而台灣攝影師彭怡平受到她的啟發,在十國裡拍攝了近兩百位女性的房間,透過她的作品,我們看見空間不再只是物品的擺置,而是女人在掙脫外界眼光束縛之後,一段又一段真實的人生,而這一切都因沒有保留、沒有偽裝,而擁有了最動人的美麗。(美的專題:女人,你可以定義自己的美

「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比什麼都重要。」英國女作家維吉尼亞.吳爾芙曾這麼說過。你,上次好好感受自己是什麼時候呢?我們總畏懼著寂寞在不知不覺中來侵襲,卻忘了對自己誠實,好好地與自己相處、與自己對話。(推薦閱讀:你今天,Me Time 了嗎?

身為女人的我們,總是不停地在他人的期待與自我要求之間穿梭,卻不知不覺中遺忘了自己本來的真實樣貌。


(圖片來源:彭怡平  提供)

百年前,吳爾芙認為女人要獨立,必須一年有五百英鎊的收入,以及一間可以鎖上門、屬於自己的房間。何謂「自己的房間」?最直接的定義,就是女人要有一個專屬於自己的空間,這個房間是私密的,在鎖上之後就沒有其他人能進來干擾,這個「自己的房間」不只是實體的,還可以進一步延伸成心靈放鬆與思考的空間。

受吳爾芙《自己的房間》的啟發,攝影師彭怡平自2006年開始執行「女人的房間」拍攝計畫,在歷時9年的過程中,彭怡平從日本、舊金山、北京、巴黎、古巴、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斯里蘭卡、伊朗等十地訪問了近兩百位女性。從吳爾芙的《自己的房間》開始,百年時光過去,女人的房間究竟成了何樣?彭怡平選出了當代最具代表性的女性及其個人空間,藉由鏡頭來闡述空間與女性之間的真實故事。


(圖片來源:彭怡平  提供)

從彭怡平的鏡頭中,我們看到了一個又一個女人最真實的美麗。

「為什麼歷史是His Story?而不是Her Story?」懷抱著困惑,彭怡平從台大歷史系畢業,懷抱著有一天能夠撰寫《她的故事》(Her Story)的理想,來到「自由、革命與藝術」的國度──法國,她在留學期間,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她們的故事是那麼的獨特,使她渴求瞭解女人世界的慾望。(更多的Her Story:美的流變與歷史

彭怡平開始理解到,身為女性,不少人的一生就有個理想的典範在等待著她們,她們的慾望被視為不堪、自身的言語無法真實傳遞給外界,她們的身體也被束縛在各式各樣的社會壓力裡,使得大多數的女性時時刻刻都要以不同的面貌示人,並習慣與自己多重的幻影為伍,而遺落了最初的自己。彭怡平所紀錄的一個個「她」的房間,不只是女人的空間,也是女人的故事,真實承載著她自身的歷史與情感。


(圖片來源:彭怡平  提供)

《女人的房間》展覽分為三大主題─“Kitchen”,“Heroom”,“Herstory”。以三個風格與展出型態互異的展覽,以及《女人的房間》攝影文學書,展現長期研究的初步成果。

被彭怡平選中的女性多來自第三世界,這是為了顛覆台灣讀者對住宅空間的想像。她認為台灣對「家」的想像太過淺薄,往往都被房屋廣告制約,而讓家看起來了無新意,無法反映出自己生活的脈絡。例如古巴、伊朗婦女家庭收入一月不到十五美金,屋內擺設卻極具巧思,每個物件背後都有一件故事,反而台灣人想像力被侷限,才是貧窮的。


(圖片來源:彭怡平  提供)

「廚房是女人的天下」,因為傳統性別分工,致使台灣婦女與廚房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客廳往往是台灣住宅裡唯一面積較大的公共空間,廚房窄小又悶熱,使得大多數婦女在操持家務時往往甚感不適。伊朗卻不同於台灣,廚房是整個住宅裡最寬敞的,許多伊朗婦女一生當中,待最久的空間就是廚房。照片中的伊朗姐妹簇擁著花,在精心佈置過後的廚房拍照,眼神中彷彿透露著,對她們來說,廚房這場域不只是做家事時壓力的來源。

在接觸了兩百位女性之後,彭怡平發現,擁有獨立空間的女子多數是單身;即使是高收入、高社經地位的女子,進入婚姻後也無法擁有自己的獨立空間。

婚姻讓婦女脫離了自己的家族,並且正式的被納入另一個父系家庭中,原先的生命斷裂了,她在新家是「外來者」的身份。但我們都需要一個熟悉的生活空間,在裡頭我們對一切擺放的細節具有自主權,然而當我們換一個新環境的時候,這些親密關係就都失去了。


(圖片來源:彭怡平  提供)

日本女教師加藤育子是例外。她婚前堅持要擁有獨立空間,丈夫同意將客廳當作她的私人房間,不許孩子打擾。她在客廳擺上辦公桌,還可以自在打她鍾愛的排球。(你也會喜歡:「放棄追求天長地久,談戀愛從學會單身開始」作家許常德專訪

彭怡平說,她拍攝「女人的房間」不是為了偷窺、而是為女性打開一扇門。「女人的房間不是物質的、而是心靈的空間。妳必須擁有一個排除外界眼光的空間,從中找到自己的定位,藉此與世界對話。」

看著彭怡平的作品,好像在閱讀著這些女人的人生。物是回憶的再現身,讓人想起了每一次整理房間,就是選擇的開始。從海外帶回來的紀念品,該不該留?用不到卻充滿筆記心血的教科書,該不該留?在角落裡不敢張揚的舊情人合照,該不該留?裡頭每一種擺置都是自己的死心與不死心,選擇的過程就如同爬梳心靈底層慾望。在這樣的選擇裡,我們一步一步地接近自己,試著去釐清自己的愛與傷痕。


(圖片來源:彭怡平  提供)

女人的房間,從物件中照見她的品味、她的情調,和她擁有生活的姿態,樣樣都是一段人生,不一定圓滿,不一定精緻,但在這空間裡,女人掙脫了外界的要求與眼光,將自己的慾望重新攤展在私密的空間裡,這一切因真實,而讓人感受到飽滿的美。(一起看看:生命裡愛戀的第一個對象該是自己


(圖片來源:彭怡平  提供)

女性敘事使用個人的私密材料,以打破男性觀點建構的空間。照片中的婦女是藝術家,她的房間裡都擺放著自己的創作,縱使外人看來有些眼花撩亂,對她而言,藝術已成了她的身,在這空間裡她只想被純粹的藝術包覆。物是自我的象徵,反映生命的進程以及她的親密關係,讓她重新對自己的生命做一番檢視與咀嚼。

宰制展現在生活中的各個層面,充斥在日常的家庭中。女性被迫生活在充滿凝視和控制的空間裡,感受到的是無時不在的束縛。所以家庭空間對某些女人來說並不是一個自由的空間,也不能真正的隨心所欲。現代女人是否有屬於自己的房間?是否有一個可以藏有祕密的抽屜?是否可以因為自己的事,可以暫時不必理會電話的鈴響或開水的笛聲?在壓力來襲的時候,是否有一個獨自沈澱的地方?有了自己的獨立空間,人才能活的自由自在,生活才不會只是生存,變成辛苦的事。

在自己的房間裡享受著孤獨,不必迎合別人、自己跟自己暢所欲言。慢慢地在自己的表象之下,填入自己受過傷後的堅強、被現實考驗後的價值觀、在騷動的渴求,這一切都因無所偽裝,反而讓人看見了最美麗的靈魂。

不需要完美,不需要刻意描繪,在我的私密空間裡我是自己的主人,空間不再只是物的組合,擺放的也同時是我的人生,而我在裡頭,也因對自己的無所保留,而擁有了真實的「美」。透過這場展覽的陰性書寫,我想,我理解了「自己成為自己」的意義。

 

 

「女人的房間」攝影展  ◎展覽地點│時間

2015 3.1-3.30 亞典書店(台北市仁愛路三段122號B1)
主題:Heroom

2015 4.22-5.17 桃園市政府文化局3F第一展覽室
主題:Herstory
開幕式:2015.4.25(六)14:00-16:00

台北當代館MOCA Studio 「女人的房間」
預計展出日期2016.2.6-3.27

更多美麗的攝影與故事,在彭怡平官方網站


(點圖看三月專題,更多Herstory與美的流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