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聊過了土耳其催情咖啡傳說奴隸墳上長出咖啡的傷心故事,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法國水手狄克魯是怎麼把咖啡「偷渡」到新世界的吧!女人迷本月選書《咖啡癮史》邀請你在咖啡香中,從衣索比亞到歐洲,一起品嚐咖啡歷史。(同場加映:《情婦史》:鮮紅的 A 字烙印!

女人迷編輯本月重點選書:

《咖啡癮史》,三月女人迷的月主題是美。在選書上,這個月想聊聊微物之美,不經意的小細節其實都是學問。例如我們手上的這一杯咖啡,它是如何誕生,如何被妖魔化,又直至今日是如何被崇拜。書中的作者史都華·李·艾倫 Steward Lee Allen 從衣索比亞出發,經阿拉伯到埃及,伊朗、土耳其,到達歐洲,親自走訪一趟古老的咖啡豆運送路線,走遍了四分之三的世界,為的就是要解答咖啡之謎。旅行見聞以及歷史交疊,一趟充滿咖啡香的文明簡史。自此之後,每每拿起早晨的咖啡杯,都能用不同的溫柔眼光。

獻給你,咖啡杯裡的世界史,咖啡美的起源。


在1700 年代的歐洲,咖啡的消耗量很大,當時已經存在著供需應求的問題。據說在 1600 年代晚期,路易十五(Louis XV)每年為女兒花在咖啡上的費用就高達一萬五千多美元。到了1740年,咖啡的價錢降到一杯只需五十分錢,就連無業遊民也付得起,顯示咖啡已經在歐洲殖民地的三個大洲繁榮興盛。

當初,第一個將咖啡偷渡過海的是巴巴.布丹,而另一個更重要的咖啡偷渡事件發生在 1616 年,當時有一位荷蘭船長布洛克(Pieter vander Broecke)從麥加偷了十幾顆咖啡樹,種植在爪哇,也因此使咖啡的別名從摩卡變成摩卡爪哇(Mocha-Java)。還有,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應該是在1720 年,當時有一位法國貴族,名叫狄克魯(Gabriel de Clieu),是他將咖啡樹苗運往新世界。

當我在巴黎閱讀狄克魯的故事時,我聯想到維也納間諜柯契斯基(Kolschitzky)。那簡直就像一部小說,不但有海盜、有間諜,也有遇到船難的故事。當我調查他的資料,發現他的故事幾乎都是根據他自己所寫的信件而來。

當我更深入了解,發現這個故事其實存在許多版本,其中還包括一位法國醫生,因為那位法國醫生治好了葉門蘇丹王的耳痛,所以獲得六十棵咖啡樹苗的獎賞;還有,荷蘭人早在 1714 年(早狄克魯六年)就在南美的蘇里南種植咖啡;甚至還有因為葡萄牙的士官與法國伯爵夫人發生婚外情,夫人送士官一束咖啡花。此外,聖方濟教會的修道士也曾在記載中出現。(延伸閱讀:咖啡加奶油,蹦出新滋味!防彈咖啡

看了那麼多記載,結論還是沒人知道咖啡到底是怎樣移植到新世界,只因為狄克魯編的故事最為精采,所以大家就以他的故事為準。我曾試著找出更多有關這位法國水手的資料,可是我在法國國家圖書館找了一個禮拜的資料,還是只得知他於1686 年出生在一個叫「Anglequeville」的小鎮。他曾當上瓜德盧普(Guadeloupe,距離法國本土約七千公里的一個島嶼)的總督,但仍然沒有人知道他被埋在哪裡。我曾試著尋找他出生的小鎮,最後發現根本沒有這個地方。唯一的線索就是這個小鎮位於法國大西洋北岸靠諾曼第的一個地區。

後來我為了了解狄克魯的說法是否正確,同時又等不到法國郵局幫我尋找拉賈斯坦尼畫的消息,我想他們可能找不到那些畫了,於是我搭上前往諾曼第的火車。在這趟旅程中,沿途的風景非常美麗,給人一種秋天的氣息;綠色的草地上點綴著許多乳白色的綿羊,蘋果樹也結實纍纍。我們經過了魯昂(Rouen)、奧菲(Auffay)以及數個小鎮,我發現規模越小的城鎮,它的名字就越長。

之後,我們到了目的地,但是我們並沒有看到 Anglequeville,可是不久,我聞到了海洋的味道,這時火車也停下來,我才發現我們已經到了終點站迪佩 Dieppe)。 離開車站之後,我在附近一家酒吧的樓上租了一間平價的房間,開始了我的探險。

我的尋訪可不是毫無根據的。雖然我不知道 Anglequeville 在哪裡,但是這個名字看起來就好像是法文 Anglais Ville 的縮寫,英文則是「English Town」,英國城。既然狄克魯是一位法國船長,又住在與英國有關係的城鎮裡,就應該是此地其中的一個港口才對。我只需要一一搜尋這些港口,或一間一間的逛酒店,問問誰有聽過狄克魯這戶人家就可以了。(同場加映:被天使遺棄的罪惡之城 法國馬賽Marseille

迪佩是一個很可愛的小鎮,有人會在街上烤鯡魚,教堂旁有一家小超市,城裡幾乎都是四十五歲以上微胖的中、老年人。我拜訪的第一家港口酒吧是「水晶咖啡館」(Café Le Crystal),裡面有一位穿著藍色吊帶褲的男子正喃喃自語:「魚兒捕魚;我們也捕魚,所以魚兒是我們的兄弟,因為我們都是漁夫,不是?」

我點一杯啤酒。男子繼續跟我說:「魚是魚。你不懂嗎?如果魚捕魚,牠們就是漁夫啊。所以我們是在捕漁夫。可是我們也是漁夫啊!所以我們是在吃自己的同胞,不是嗎?」

「哎呀呀!」一位坐在酒吧後台的金髮女郎說:「才不是呢!吃魚的魚是同類相食。我們只是捕捉同類相食的動物,又有什麼錯呢?同類相食的動物本來就是噁心、該死的東西!」

「對啊!況且,我的朋友,捕魚的魚並不是漁夫,而是漁魚!」一個穿著皮衣的光頭男子補充發言。

穿著藍色吊帶褲的男子堅持:「不,不管怎麼說,在大海中捕魚的都應該是兄弟。如果警察吃了另一個警察,他不也就是食人族嗎?」光頭男子喝了一口啤酒,說:「如果他是頭豬的話,那就不是了!」

他這句話讓全場的人都安靜下來。我趁機發問,是否有人聽說過狄克魯或是他的出生地。

穿吊帶褲的男子說:「問魚兒們吧!牠們什麼都知道。」 「狄克魯?」酒保說:「沒聽說過。」 我想解釋:「是一個滿古老的名字,我也不大確定……」 酒保突然很不客氣的回答:「我不知道!謝謝惠顧,再見!」 此時,有人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回頭一看,原來是那位光頭男子,他說:「聽好,我不知道什麼狄克魯家庭,可是火車站旁邊有一條狄克魯巷子,說不定他們就住在那裡。」

等我回到火車站旁,果然在一家藥房的牆上看到釘著一個寫著「狄克魯巷」的牌子,我很高興的在一家簡陋的酒吧吃飯慶祝。我點了鰈形目魚、薯條、鮭魚乳酪以及焦糖奶酪。我跟服務小姐聊到我正在閱讀的一本書。

在我幾杯白酒下肚之後,我毅然決定跟她結婚。我們還是住在迪佩,然後跟其他的人一樣,我會去捕魚,到了夏天,會有很多的旅客來此觀光。我跟她會生很多小孩,而他們以後也一樣會有很多很多小孩,如此一直延續下去。

「是的,是的。我是蓋伯瑞.狄克魯的曾曾曾曾曾曾曾孫女。可能不只這樣,但我無法確定。」凱薩琳.伯內.柯特羅(Catherine de Beaunay-Cotelle)女士用自己的手指頭邊數邊說。

很難相信自己的運氣有這麼好,因為迪佩不但是狄克魯的出生地,他唯一的後代也住在這裡,她是一位穿著黑白相間的服飾,表情嚴肅的法國女士。隔天,她就載我到位於隔壁村的辦公室,三年來,這位女士一直在記載她祖先的偉大事蹟。

「你不用懷疑,我可以確定是我的祖先把咖啡樹苗帶過來的。這是一個經過證實的歷史記載,甚至有一本書專門敘述這項記錄。」她遞給我一本黃色的書籍,書名是《狄克魯:向這位騎士致敬》(Gabriel de Clieu: Hommage au hevalier),凱薩琳.伯內.柯特羅著。

「可是這本書是妳自己寫的呀!」我質疑這本書的準確度。「當然啊。誰會比他唯一的後代子孫更清楚呢?」她反過來問我。

有道理。她還有信件可以證明狄克魯確實是咖啡在新世界的開拓者,來自路易十五、馬提尼克(Martinique)總督、各個殖民地的貴族,以及一個美國生物學者,這位學者還將一個咖啡種類的名稱取名為狄克魯。她甚至還有狄克魯族徽的影印本,一隻張著嘴的老鷹,準備好要作戰的樣子。老鷹的頭上沾有三粒沙子,就站立在銀色的大地上。

我向凱薩琳說,她看起來確實很像書上的狄克魯畫像。書上的狄克魯戴著假髮,有一雙海灰色的眼睛,看起來很溫和,但絕不是一位可以隨便開玩笑的祖父。其實,凱薩琳本身也是滿嚴肅的。

當她看到我正觀察她的眼神時,她說:「這是我非常熱衷投入的事情,已經成為我一輩子的事業了。」很肯定的,她有狄克魯的眼眸。

除了記載狄克魯到新世界的海上探險記之外,她還想開一家博物館,主要目的就是說明咖啡在法國歷史上的重要性。最近,她還成立「狄克魯協會」(我是第 251 個會員),同時說服鄰近的十七個村莊,共同買下狄克魯爵士已經荒廢的古堡當作博物館預定地。(延伸閱讀:夢想博物館館藏:我沒有什麼好說的了,除了我愛你

根據凱薩琳的說法,她的祖先因為法王查爾斯六世的關係而被列為貴族。狄克魯於 1687 年出生在迪佩,1702 年加入軍隊,接下來的十五年,狄克魯都在法國的加勒比海度過,他在贏得許多榮譽後結婚。往後大部份時光,他遊手好閒,無所事事。一直到 1717年,他聽到有人為了偷渡咖啡樹苗而喪命,不久後,他便毅然決然接受這項挑戰。最後狄克魯成功了,他獲任命為瓜德盧普總督的職位,而且是聖路易的指揮官,同時也成為全世界咖啡族的英雄。

「他在巴黎過世的時候很窮困,就算他是一位總督也無法倖免。聽說他是一個很好的總督。當他沒錢的時候,瓜德盧普的人民曾打算寄給他十五萬法郎,可是他拒絕了。」凱薩琳敘說著。

「可是他還擁有土地呀?」 「不錯,他家族的後代仍擁有這裡約八十公頃的土地,可是他仍然窮苦潦倒的死了,自由革命之後,大多是這樣的結局。」凱薩琳一邊收拾筆記,一邊說著:「但是我的祖先為世界所帶來的貢獻是絕對錯不了的。你想想!一個人可以帶給全世界那麼多的歡樂。」

「是的,真的很不可思議!」我停頓了一下子,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表達對此持的諷刺態度。「他在海上所發生的事情都是真的嗎?聽起來實在令人難以相信,這整件事情會是真的嗎?」

「啊!的確是很不可思議,可不是嗎?請你過來看看。」她帶我到一棟開滿著花朵的建築物。她指著花朵說:「你看到了嗎?」我四處看了一看,並沒有看到什麼。突然間,我發現在一叢花朵與蕨類植物的後面,有一面牆全部畫著狄克魯在海上的情形。畫上有海盜、美人魚以及即將渴死的水手,海上正有一場暴風雨。最後一個畫面是馬提尼克樂園,畫中狄克魯的妻子膝蓋上坐著一隻猴子,還有一個非洲奴隸正奉上一杯咖啡給她喝。畫上的某些顏料已經開始褪色了。

「這是他的宿命。」凱薩琳接著說:「我還去查了他所屬的星座,他出生的星座有土星,表示他有不屈不撓的精神;還有,水星代表他會經歷一段長途的旅程。他在星曆上的象徵是右手捧著籃子,左手握著種子的男子。這表示他會為全世界播灑偉大的種子。」 「可以告訴我他是屬於什麼星座嗎?」 「我們猜他是 1687 年 6 月30 日出生的,屬巨蟹座。」 「真的嗎?那也是我的星座呀!」 她嘲笑的說:「我不信這種東西。但如果你打算和我的祖先走同樣的路,請記得帶一瓶水。」


【我對咖啡上了癮!把咖啡癮史帶回家】

如果你也對咖啡上了癮,如果你想用更有愛的眼光看著手上那杯咖啡,追尋咖啡的旅行足跡,對它更加著迷,只要在文末留言寫下你最喜歡的咖啡口味(當然,歡迎你告訴我們從沒想像過的口味),就有機會抽《咖啡癮史》一書,讓你體驗咖啡杯裡的世界史。

活動時間:2015/02/27-2015/03/27,將於 3/30 公佈得獎名單於本文章末,並且寄出得獎通知。

親切小提醒:若是用女人迷的會員帳號留言,記得在基本資料補上你的寄件地址以及收信信箱,我們才能寄信以及寄件給你喔!若用 FB 帳號留言,我們將另行私訊詢問你的寄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