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一定要擇你所愛嗎?許多人做的工作,未必是最喜歡的那一份,可是他們卻可以在該領域成為精英,這是因為他們對工作的使命感遠遠大於熱情,對團隊的責任感也讓他們成為一個工作起來愉悅的夥伴。你該選擇什麼樣的工作?讓熱情帶你去想去的地方,讓責任感使你不同凡響!(推薦閱讀:世上沒有分秒都精彩的工作:「小事」做好才是最大的工作力

在台中勤美綠園道的文創小店裡,有張明信片上寫著:「身負重任,必長肩膀」。我一見,便想起與N共事的時光。

《一千次晚安》中,「憤怒」讓戰地記者蕾貝卡停止不了的按下快門,揭露世界邊陲不曾停止的殤痛;許多成功人士告訴我們,「熱情」才會使我們登峰造極;而人資專家說,有意願、有興趣不夠,還得加上「能力」,才是我們真正能從事的職業。能成事,當然需要許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我曾以為是打從心底的「狂戀」,如某位我很欽佩的學姊曾告訴我:「只要喜歡,就會生出能力。」(推薦閱讀:

成功的背後鐵定是旁人難以體會的辛苦;再怎麼喜歡、著迷的事物,在它成為工作以後,我們也不免會在某些低潮的時刻,遺忘最初的熱情。因此,在我認識N以前,我相信傑出必定來自強烈的喜愛,因為那樣喜愛,所以能夠咬牙付出,不怕苦。

但事情並不總是這麼簡單。

去年秋冬,我參與N負責的組織,正是密集籌備團隊年度重點活動的時刻。在活動順利落幕時,站了一整天的N只覺得終於鬆了口氣,能回家好好熱敷抽筋的腿。

他贏得了所有成員的掌聲,臉書上滿滿的感謝、道賀、讚揚,而他卻覺得受不起這樣的抬舉,「哪有,我還要向大家學習,」他說,他覺得自己很弱,他的幹部們全都比他強,因此他放手給大家做,不掌控、不握權、不事必躬親,他認為自己是組織有史以來最弱的領導者,「但我絕對擁有史上最強的團隊!」(同場加映:

我原以為這份職務必定是他很喜歡的事情,否則怎麼能獲得如此佳績?參與這麼多組織、活動,很少看見負責人不被埋怨的。然而他私下告訴我,他其實很想逃走,只因為他很喜歡的這個他待了幾年的組織,面臨解散危機,才擔下這個不在生涯規畫中的重任,「這其實很消耗。」他說。我驚訝的問:「你都沒有一點成功辦完活動的成就感嗎?」他想了想,搖搖頭,說沒特別覺得成就耶,「聽到別人說『跟你一起做事很開心』,才是我最開心的事。」他在乎每個人在過程中的快樂與收穫大於活動成果,也因此他花最多心力的事情不是活動的種種細節,而是團隊成員間的「溝通」,他用同理心,真正站在每個人的立場聆聽,「希望每個人在這裡都有所獲,而不只是一直給予。」(推薦閱讀:

為了不動搖軍心,在鬱悶的時候,他會一個人晚上走到便利商店,買三瓶啤酒,回家獨飲;大大小小的會議,他都盡力露面,跟我們一起腦力激盪,但並不守著最後定奪權,還常常第一個到、最後一個離開,因為怕起不了床而睡在椅子上。他扛下了責任,這個他並不喜歡、但非常需要他的位置,他決定要把它做到最好。(延伸閱讀:

在N身上,我第一次見識到「責任感」有多麼強大的能量。

保持熱情能支撐我們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但責任感比熱情更強大之處,是它能讓我們把任務做得更完善,而且這樣的力量,將會感染團隊的每一個人。N用自己的方式一面焦頭爛額的學習、一面認真做好他認為最重要的事;當他做著自己不那麼喜歡的工作,覺得自己脆弱又渺小的時候,我們看見了他的賣力,於是我們每個人都願意為此再多付出一點點,以至於最後,我們一起超乎眾望。

什麼樣的人,擁有真正的領導力、能成大事?擁有同理心、總是謙虛、比起「做得好」更喜歡「你真有責任感」。我永遠記得當時我隨口一句:「有責任感的人真是太帥氣了!」他的臉綻放多光燦的笑容。

他並非擇己所愛,而是為所當為,從中,他長肩膀,他照人。N沒想過要成為英雄,但他早已是我們的太陽。

Let me go
I don't wanna be your hero
I don't wanna be your big man
I just wanna to fight with everyone else

——Hero, Family of the Year

二二八當日為《年少時代》於台南全美戲院的二輪片首映,座無虛席。我很喜歡電影中其中一幕,暗房裡老師對老是出外攝影、待在暗房而不願上課的男主角所說的一席話,大意是這樣的:「我見過太多有天分的人,但有多少人沒有紀律、不實行義務、沒有工作倫理而能把它當作職業的?零個。你有天分,但這有什麼特別?這個世界很競爭,而世界上多得是既有天分,又肯努力的人;也有更多雖然沒天分,但願意比花更多努力來超越你的蠢蛋,他們現在都正坐在教室裡。」(推薦閱讀:

我們擁有許多選擇,而年輕自負的我們常常忘記興趣與喜好並非唯一準則。

在想要之前,先做該做的事。如此,我們才真正足以做自己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