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直覺嗎?原本規劃好的事,如果突然發生變卦,你會心慌不已嗎?親愛的,其實有時候,相信直覺,它就會帶領你到達更遠的地方。有時候我們總是太小心翼翼,不敢跟隨自己的心,跨出第一步,但是,何不勇敢試一次呢?由直覺引領的世界,或許很精彩也說不定。(同場加映:寫給迷惘的你:放下「非成功不可的期待」,傾聽你內心的召喚

我最近發現我是個可以很官腔的人,因為每當別人問起我「為什麼要 _____?」的時候,我都可以講得頭頭是道,可能是我非常清楚在這個社會所給我們的遊戲規則之下,講些什麼是合理的、是可以堵注別人的嘴被大部份的人認同的(換句話說,就是我知道如何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當然不是說我言不由衷或說謊,只是我做的很多決定都沒有什麼理由(雖然大部分的人都會自行腦補你做每件事情背後的原因。)

這樣說好了,我的人生截至目前為止是由一連串的“gut feeling”接在一起的。什麼是 gut feeling?Gut feeling 其實就是直覺(Intuition)。Gut 原本就有「勇氣」、「內臟」、「腸胃」的含義,所以換句話說,直覺就是來自「肚子」的感覺。直覺是當你感覺有些事情不太對勁的時候,那個在你耳邊響起的聲音;是那個讓你曉得也許你不應該走那條巷子的聲音、該跟那個男人分手的聲音;是那個藏在你繁亂的心、以及過度亢奮的腦子底下的聲音。(同場加映:你是「規劃派」還是「直覺派」?

當我們在做決定時,我們的大腦、心和直覺會爭先恐後地想被聽見。我們用心感覺,但心有時會衝動(impulsive),如果我們單單只聽心裡的聲音,有時可能做出自己晚點會懊悔的決定。而大腦所提供給我們的是理性直覺,是透過經驗的累積而引導出來的。比方說,我在教鋼琴時看到學生彈琴手指沒什麼力氣,我便可以以秒速得知他缺乏哪些練習:這是藉由我自己的經驗判斷所得出的結果。可是,我們生活中總是不斷的在接收各式各樣的資訊、吸收別人的經驗,所以如果我們只想靠邏輯來分析思考,有時反而剪不斷、理還亂。

所以到底要想,還是不要想?要感覺,還是不要感覺?儘管併用感性和理性往往是做決定的要素,但直覺的重要性經常被我們忽略,忽略它才是給我們最真實的答案的關鍵。有時候直覺所告訴我們的事情在當下並不完全合理,但是它會帶著我們翻山越嶺,到達自己從未想過的地方。這樣說可能有點抽象,但是直覺存在於你身體的正中央 —— 當我們將萬馬奔騰的思緒按下「暫停」鍵,把所有的煩惱和擔心收到一個盒子裏放在門外,那個完全平靜時所冒出來的念頭、那個從肚子裡油然而生的感覺,就是直覺。

直覺是那種縱使你花再多時間加以分析,卻怎麼樣也無法壓下去的那個聲音,是無意識的,更無法以邏輯來加以分析,是那個可能只有對你自己才適用的聲音。You don't really need a reason behind everything you do. (你不需要為你所做的每件事情找原因。)

愛因斯坦說,“The rational mind is a faithful servant and intuitive mind is a sacred gift. We have created a society that honors the servant and has forgotten the gift.”(理性的頭腦是一位忠實的僕人,直覺的頭腦是一個神聖的禮物。我們創建了一個尊敬僕人的社會,卻忘記了禮物。)

每個人感受直覺的方式不全然相同,而跟隨著直覺也不代表接下來的道路不會有挑戰、擔憂和恐懼。可是,就算乍看之下,跟隨直覺彷彿像在開夜車一般,只看得見車頭燈照亮的前面五公尺,當我們相信自己的直覺時,我們會知道只要小心駕駛,那道光最終會帶領我們平安到達目的地的,因為我們的直覺永遠都會站在我們這邊。(和你分享:給自己一個理由,勇敢追求吧!

舉個我自己的例子來說好了:我還在紐約唸書的時候,我依照著常理下應該要做的決定,為自己勾勒出一張藍圖,還有所有為了要達成那個目的應該要採取的步驟。常理來說,我在畢業前已經有了工作機會,我應該要留下來發展;常理來說,我(在當時)有個非常愛我又體貼的男友,也願意為了我們的未來打拼,所以我應該要好好把握,去結婚建立家庭;常理來說,我已經在美國待了十年了,也都習慣了,當初選研究所時也聽了前輩的建議,繼續留在紐約建立人脈,要放下這些年的耕耘,選擇離開實在是太不合邏輯了!但是,我記得在我得到工作機會的那天下午,還有那次跟諮商師提到男友說要跟我求婚時,身體正中央所升起的那股反抗感(Resistance)。

我的大腦找了一百個理由告訴我,留在紐約是對的,要吃苦當吃補;我的心則是一團混亂,覺得自己留下來像是被關住,卻又放不下一切。

「Something is off.(有些『什麼』不對勁)」第三個聲音說。

於是,前一天我還汲汲營營的到處寄履歷,下一秒我就忽然決定要回台灣了。當我接受(Acceptance)要回台灣、不留在美國這件事情將成為事實時,瞬間,我鬆了一口氣(Relief),就是這個時候,我知道自己做了最好的決定。(延伸閱讀:你討厭過自己的長相嗎?接受自己,心就自由

即使當時我根本無法百分之百確定回到台灣後會發生什麼事,也害怕放下已經擁有的,但是有個聲音告訴我,「該放手時就要放手。」後來我也發現,我之前畫的那張藍圖其實是畫給別人看的,是因為我太過在乎別人的想法、害怕別人的評斷(judgement),而畫出來說服自己的藍圖。

如今,我很慶幸當時我聽從了我的直覺,因為它為我開啟了無限的可能:我做了許多自己以前沒想過會做的事、遇見了一些改變我人生的人們、還有許多許多。我們每個人都有直覺,只要每天花五分鐘靜下來,將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當下,傾聽它,經過一些時間的練習,我們便會越來越清楚直覺在我們身體裡所產生的感覺是什麼。它知道什麼是對我們自己最好的,就算一切都充滿著未知數、就算我們無法替它做出任何解釋。

厭倦不斷分析了嗎?覺得無論腦子怎麼轉都無法找到答案嗎?每件事情都是一體兩面的,當我們學會運用自己的直覺,我們自己就有了答案,儘管我們被恐懼圍繞也會感到安心。

「你不需要看到整個樓梯,只要踏出第一步。」—— Rumi, 波斯詩人
“You don’t have to see the whole staircase, just take the first step. “ - Rumi

九萬臉書專頁
九萬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