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台灣,偶爾仍會覺得社會對婚姻、交往、愛情以及家人關係的想像依然狹隘,作者 KangHao 看完新春賀歲片《大囍臨門》後,忍不住有這樣的感觸。婚禮究竟是我們的,還是家族的?在我們想像中,什麼樣的男人才值得嫁?怎麼樣才叫做一個完整的家庭?若你有過想結婚的念頭,跟著我們一起思考看看這三個問題。(推薦閱讀:周董與昆凌婚禮反映的「崩世代」困境

過年期間,在家閒得發慌,看場賀歲電影是許多人的選擇。今年,我也難得進威秀,陪家人看了場「商業賀歲片」——《大囍臨門》。

圖:電影《大囍臨門》
來源:《大囍臨門》臉書

(以下有微雷)

電影講述一場跨國婚禮,會如何因為跨文化而遇到不一樣的遭遇與挑戰。32歲的李淑芬(林心如飾演)與29歲的中國男友高飛(李東學飾演),因為「先上車」,打算要「後補票」。這對在鄉下漁村長大的李淑芬,以及在地方有頭有臉的里長父親李金爽(豬哥亮飾演)來說,這真是一件大事!女兒要結婚,竟然還要遠至北京,父親說什麼也要設下重重難關,以凸顯女兒的價值。就這樣開始了整部電影的主軸。其實故事不難懂,非常貼近一般觀眾的生命經驗,我媽在電影院裡數度被女兒出嫁的場景弄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而作為一部賀歲片,所應具備的輕鬆、笑果與過年味,這部電影都做得很稱職。本不想針對一部賀歲片做過多的評論,但編劇似乎有意安排對傳統婚姻禮俗與男女相處模式的反省,那就值得我們討論了。

又是一個「家族婚禮」

高飛和李淑芬的婚禮,終究逃不過長輩的「荼毒」。在電影裡,傳統婚姻禮俗的繁文縟節,可真是一項也沒有少。從提親開始,李金爽便不斷刁難「不懂事」的中國女婿。嫌棄他沒有請媒人與父母來提親,不夠正式、不夠看重。當男方父母遠道而來提親,卻又在訂婚的細節始終談不攏,造成雙方家長的拉扯與衝突。中國父母大聘開價十萬零一(美金)、小聘一萬零一(美金),說是「萬中選一」的意思,偏偏台灣父母不喜歡單數,硬要按照台灣的習慣要雙數才吉利。於是改成大聘六十萬(人民幣)、小聘六萬(人民幣),以表「六六大順」之意,還要包含十二禮,並按照台灣的婚禮習俗辦理。這過程是如何唏哩呼嚕地攪和就不多說,可重點是誰要結婚呀?新人真是一句話也沒能表示意見呀!

幸好,高飛家可是北京房地產大戶,他自己可也是金融業鉅子,錢的部分可是完全備妥,沒讓自己丟臉。完全應證了,能結婚的都是「人生勝利組」。但問題也就出於此。台灣這邊是地方望族、中國那邊也不乏商界名流,雙方家長不論在訂婚還是結婚可都不想敗了面子。全都以最高規格辦理,甚至在北京上演了一場「後宮甄嬛傳」,一切依尋清朝望族之古禮,著古著、騎駿馬、抬婚轎,排場之大呀!

這讓我想起自己曾參加過的一場學長婚禮。學長的父母可是叱吒官場的名人,婚禮當然二話不說辦在五星級飯店,桌菜自然也是一桌三萬跑不掉。新人出場,噴灑乾冰,現場雲霧繚繞,如置仙境,致詞嘉賓皆是有頭有臉的大官大將。菜出到一半,輪到新人敬酒,卻有一半桌數以上是父母的朋友,反而自己的朋友沒能多停留敘舊,這豈不怪哉?到底是誰在結婚?這時候也莫怪新郎官只想把自己灌醉,當作沒這場瘋狂的婚禮了。(推薦閱讀:結婚禮俗是「為了我們好」?這是我的婚禮還是家族的?

我奉勸即將考慮步入婚姻的新人們,勇敢「出櫃」告訴你們的父母,你們想要什麼,奪回自主性。可是,出櫃不可意味著把父母推入「櫃子」。對他們來說「干涉」孩子的婚姻,是天經地義的事,因為他們就是經歷這樣的「儀式」。

儀式是人生階段的轉變、是傳承、是社會集體秩序的建立、是情感認同來源,因而「婚禮」具有神聖性。要撼動這樣的神聖,需要耐心、毅力,以及創意,取代衝突與拉扯,用行動說服他們,你們也可以透過其他儀式完成婚姻。我也奉勸各位父母,您的孩子已經長大了。他們在學校玩社團、辦營隊,出了社會寫企劃、辦會議,可不比你們少呀!多少大場面他們不曾見過,不需要您老人家操心了!你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婚禮那天,看著自己的兒子女兒,完成他們人生中重要且值得驕傲的事情。那樣不是很好嗎?(同場加映:新婚女兒與媽媽的爭執

不過,什麼男人才能嫁?

在電影裡,有另外一條值得一提的支線——結婚要讓男孩變男人。


《大囍臨門》劇照

李淑芬是一個事業穩定、獨立自主的新時代女性,自然對未來丈夫的要求會高些。當李淑芬意外懷孕後,婚姻的腳步突然近在咫尺,但小他3歲的未婚夫卻始終沒有做好「準備」。高飛提親時,在飯桌上讓未來丈母娘替他剝蝦,隨後也不甘願讓其後母(夏禕飾演)幫忙安排婚禮,因此不顧大局搞砸婚禮,讓李淑芬失望連連。奔回家鄉,決定不靠男人,自行撫養孩子。

眼看劇情就要發展成一齣大愛劇場,女人當自強,不靠「一個連蝦子都不會自己剝的男人」,決定自己生養孩子。拜託!這是賀歲片耶!怎麼可能會演成大愛劇場!果不其然,故事又發展成「少爺成長日記」的偶像劇芭樂劇情。高飛蛻變成「負責任」、「有肩膀」的新好男人,飛來台灣,做一個會煮菜、照顧懷孕老婆、努力學習台灣文化的好女婿。儼然就是新時代的好男人。不少女性觀眾,坐在影廳裡,應該心想:「這種好男人不嫁嗎?」

不過,說到底,這種男人讓人欽羨,卻多少反映出新時代的男女親密關係,看似改善,但其實只是內容有所更動,本質上並未向前跨了一步。好男人仍然不離「體貼」、「有肩膀」與「非媽寶」,而女人還是得由爸爸親手交給值得託付一生的男人手中,女人永遠需要「關愛」、「照顧」與「呵護」。只有當男人不可靠時,女人才需當自強,一旦男孩變男人,單膝一跪,本來不點頭,卻還是點頭說:「我願意」。(推薦閱讀:暖男正夯!期待「好男人照顧」背後的女性困境



圖:浪漫求婚人人欽羨 來源:圖片1

妹一步出影廳便道:「爛死了!我以為她會堅持不嫁給他!結果還是那麼沒骨氣。」我好聲好氣地說:「它是賀歲片!別要求了!」是呀!還能要求什麼呢?多少紅男綠女都樂此不疲呀!男的沒做到浪漫求婚、女的沒拍的美麗婚紗,哪會善罷甘休呢?可是這對男人與女人來說,都是性別壓迫呀!不論你喜不喜歡、能不能夠,男人若是不夠強悍,總是要學習強化自己,人家要託付給你呀!這還不是壓迫呢?(推薦思考:他求婚不下跪,我就不嫁!真的是浪漫嗎?

對了!還要記得不要讓孩子沒有爸爸!

高飛從小父母離異,他對於自己從小沒有爸爸這件事耿耿於懷,始終為母所依。在婚禮上,後母與生母爭執不下,搞砸了這場婚禮,李淑芬也成了落跑新娘。高飛丟下一句「我不能讓我的孩子出生就沒有爸爸」便離開,前去追回美嬌娘。

每一個人都渴望「完整」的家庭。可是到底什麼是「完整」?單親家庭難道就不完整嗎?一定要「一夫一妻,兩個孩子恰恰好」才算幸福美滿的家庭嗎?到底高飛覺得不完整的缺憾,是因為沒有爸爸,還是因為大家對「完整」、「美好」家庭的想像過於單一所致?

以「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為中心的現代核心家庭之出現,在人類歷史上,很晚才出現,而且很短暫,並不是普遍存在、不可撼動的真理和價值。1965年台灣開始工業化、都市化,在那之後才有了現代核心家庭出現的社會經濟條件。而現在台灣的家庭戶數中,已經有15%屬於非傳統家庭。「流動的家」、「家暴與性侵後的家」、「同志與跨性別的家」、「沒有血緣的都市朋友之家」⋯⋯各種家的樣態,都挑戰了上個世紀的核心家庭概念。

「一夫一妻」的現代核心家庭,已經越來越無法應付新時代的各種社會情境。在這個又窮又忙的崩世代,年輕人也許可以考慮其他形式的家庭組成方式,不一定要結婚,轉而支持較具彈性的伴侶法與家屬制度,或許能夠拓展出其他的路,就算要結婚,也不一定要舉辦鋪張的婚禮。(推薦閱讀:單身未婚,為何成為現代的罪名?


圖:尋找21世紀的家 來源:伴侶盟

最後,我還是得俗套地說:「想想愛是什麼?想想家是什麼?想想你自己在哪裡?」獻給全天下的紅男綠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