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峰用無人機載著 9.15 克拉的鑽戒,單膝跪地真情表白:「我們站在了大家的視野裡,我們經歷了幸福和心酸。我希望子怡可以一直擁有最幸福的時光。如果我們都老了,我還能照顧你。」章子怡點頭說我願意。章子怡婚了,無人機又再紅了一次。女人迷作者路怡珍主播就想借此機會,帶你好好認識無人機,以及背後推手大疆科技。

無人機已經這麼紅了。

今年一月底,美國航管界鬧哄哄,因為一架來自中國的無人機,忽然「意外墜毀」在白宮南草坪,當時總統奧巴馬正出訪印度,白宮立刻緊急關閉。而這架無人機在「失控」後竟然不知去向,讓政客數星期都大力抨擊白宮安管太不嚴密、航管法規也老到生鏽。

這架無人機其實是來自於深圳的大疆創新科技公司(DJI)的 Phantom,汪峰拿來向章子怡求婚的無人機是 Phantom 2 Vision Plus。兩架型號一前一後,同一間公司。

其實你我就算沒有拿過價值5500萬台幣的鑽戒,也都或多或少感受過大疆科技,因為紅到半邊天的《爸爸去哪兒》、《舌尖上的中國》以及好萊塢《神盾局特工》(Agents of S.H.I.E.L.D.)、《國土安全》(Homeland)等航拍鏡頭,都是由大疆科技無人機拍的;甚至在紛擾不斷的的中東,抬頭看敘利亞上空,軍政府也是用大疆科技的無人機,進行偵查工作。

Google 創始人 Sergey 最喜歡的 Burning Man 、象牙海岸海灘的景色、巴黎鐵塔下的戀人,在大疆科技的網站上,有1300多條這樣的視頻,共通點就是用他們的無人機拍攝。在過去三年的時間,大疆科技用低調的方式竄紅,銷售額一口氣成長80倍,這一切發生的原因,深圳是重要的關鍵。  

傳統的飛行模型,消費者需要自行組裝,對於像我這樣的女生就會覺得很困難,購買的動力很低。但成立於2006年的大疆科技說:「我們要做能讓消費者打開盒子就直接飛的飛行器。」這對我來說就有天差地遠的差別。只不過執行面上,這個挑戰很大,因為無人機市場不像智能手機一樣成熟,專業模塊不能從外面買,幾乎所有技術都需要自己研發再拼裝。這也是為什麼大疆科技一開始、也非常合理的把公司設在深圳,把基礎元件生產和拼裝的成本,降到最低。(推薦閱讀:科技讓我們更孤獨?研究顯示...

2008年,大疆科技推出第一款產品,到了12年,他們已經擁有200人規模的工程團隊。研發實力強,公司的飛行體、遙控器、放置相機的陀螺雲台等細部配件,都開發得很好。消費者能夠放上自己的 iPhone 或是 Gopro 來進行航拍,這打開了它國外的市場,從娛樂、極限運動、軍事、新聞採訪都開始有人用大疆科技商品進行工作。去年底,我在 NYU 的 ITP 科系上課,看到新聞學院裡已經有一堂《The Journalism of Drones》。

今年,2015年 CES 展上,潮流科技媒體 The Verge 的痞男主持,遙控大疆科技的 Inspire (公司的最新機種)在展場裡飛來飛去,一直說這是市場上最成熟的商品,也拍下每一個人在 CES 上的動作。同一時間,大疆科技發展成一間一千人規模的公司.....。

這就是科技的魅力。

無人機從電影還有玩具反斗城裏飛了出來,飛進我們的日常生活:Amazon、阿里都要用無人機送貨;MatterNet 要建立無邊無際的跨洲無人機網路;甚至最新的 Phantom 宣布他們要製造不同功能的無人機攝像頭:感溫、感濕。可以想像得到,接下來農業用途、地理研究、反恐都可以用得上這樣的技術。而當我們以為科技和女人可能沒有交集,我看著這張影后掩著臉喜極而泣的照片,感覺無人機搞不好下一世代幸福的載具。(同場加映:幸福不在「明天」,「此刻」就是最好的行動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