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抽的不是菸,是寂寞。」每當你勸朋友少抽點時,大概也聽過幾個人這麼說。「拜託別再讓我吸二手菸。」其實你想跟他說的是:「多愛你自己一點,我很心疼。」對他們來說,吞雲吐霧早像刷手機一樣成為日常習慣,不滑手機不會怎麼樣,但總是喜歡閒來無事滑一滑消遣零碎的空閒。(延伸閱讀:不能不去愛的兩件事:和寂寞與不安做朋友

女孩子抽菸,總是招來兩極的評論。很多人說,抽菸的女孩們瞬間沒了氣質,馬上從那些年的陳妍希變成麻雀變鳳凰裡的茱莉亞蘿伯茲。但這或許是女性主義者最不屑的觀點:女孩子為什麼不能抽菸?抽菸怎麼了?抽菸代表身上背著很多負面包袱?抽菸讓人直覺妳不想對自己負責任?誰規定的?(同場加映:

你在街邊看到一個年輕女孩拿起打火機,修長的食指與中指夾著白白的菸,吸一口,吐出一團煙霧。那瞬間,彷彿一切的煩惱都隨著冉冉上升的煙,蒸發在空氣中。她可能濃妝豔抹,手裡拎著 LV Speedy 或 Chanel 2.55,邊滑手機邊叼著菸。你不知道她堅強的外表下,到底藏了些什麼曲折的故事。抽完了,率性地把菸蒂往地上一甩,用高跟鞋的鞋跟隨便踩踩,面無表情的走人。她抽菸,是為了釋放壓力?放下哪段情?偽裝自己?紀念逝去的誰?我們無從得知。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你絕對勸不了她們戒菸。(推薦閱讀:

「不要抽啦!對身體不好。」而且污染環境。當然,我沒說第二句。我看著身旁的她,這是她在我面前的第三支菸,今天的第五支。我不喜歡菸味,小時候單純的成長環境,讓我像溫室裡的花朵。你問我怎麼受得了她抽菸,我想是容忍成了習慣。不怕吸太多二手菸?還好,平均一個禮拜就這幾分鐘,我的肺應該沒這麼脆弱。她看了我一眼,一句話也沒說,照樣拿起打火機,右手手掌擋著風,專心的點火。坐在公寓前的公園椅上,我只覺得冷風無情地灌進大衣裡,好冷。我摸摸自己的耳朵,就好像手拿著冰塊,感覺不到任何觸碰。攝氏五度的夜晚可不是鬧著玩的,但她總是淡淡地告訴我,菸可以讓她轉移注意力,她絲毫也不覺得冷。

後來想起勸她的那句話,其實一點都不合邏輯。若一個女孩已經決定一天抽一包菸,「健康」早已不在她的字典裡。你把那張「警告:吸菸有害身體健康」伴著漆黑的肺的圖給她看,她照樣會拿出打火機,無視你的關心,繼續吞雲吐霧。為什麼?因為每一次菸蒂的掉落,就是在告訴妳,她根本不在乎什麼健康,她真的什麼都不想在乎了。什麼劈腿的前男友,癌末的媽媽,外遇的爸爸,自殺的姊姊,爆肝工作卻永遠還不完的房貸,賭博破產後拼命借錢的妹婿,最好都人間蒸發。她們只想擁有這短暫的十分鐘,用一支菸的時間去安撫自己,讓尼古丁暫時卸下複雜的思緒。久了,抽菸變成一種習慣。飯後菸、事後菸、睡前也要一支菸。她們放不掉那種令人著迷的快感,彷彿只要優雅的彈一彈菸灰,人生數十年便成過眼雲煙。(延伸閱讀:

回想起十幾歲的青春時期,很多女孩子流行在手腕上劃上幾刀,然後偷偷地在交換日記裡告訴姊妹們,她手上的痕跡是為了讓男孩子們知道她有多痛,被傷得有多深。你想想,十四、十五歲的女孩們為男孩子割腕?這比為賦新詞強說愁還嚴重。我總是看得於心不忍,努力扮演社工與心理學家的角色,苦口婆心地告訴她們不要傷害自己。而隔天,她們還是會帶著兩道淚痕與數道紅紅的傷疤出現在我面前。而這和抽菸有異曲同工之妙 -- 都是以傷害自己的身體得到心靈上的安撫,或者讓人憐憫,或者麻痺自己。(嘿親愛的:

我曾經以好奇為緣由,抽了第一支菸。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很可笑,我還真想像自己是王菲,看著街上的人來人往,以為一支菸可以讓我看破人生。姑且就把它定義為「紀念逝去的愛情」的第一支菸吧。那陣子我像個小孩子般天天哭,哭慘了。她說她喜歡有薄荷味的菸,分了我一支,然後幫我點了火,教我如何把尼古丁的精華抽進身體裡。

「很多人抽假菸,就是沒有真的吸進去。對,就是這樣,吸大口一點。」她的專業讓我不敢恭維。好苦。我咳了幾聲,立刻覺得所有抽菸的人都瘋了,這麼難受的味道,她們怎麼辦到的?煙霧灌入喉嚨的那剎那,真不是普通的嗆。到底是誰發明這種方法來折磨自己?

過了幾分鐘,我試著去享受那種無所謂的感覺。世界上許多著名的藝術家都是菸槍,有時沙啞的嗓音更能帶出樂曲的滄桑情調,半夢半醒的狀態下,反而更能激發創作靈感。虛無縹緲間,好像一切都消逝了,喉嚨的刺痛感轉化為壓力的釋放,肩膀變得好輕。我開始驚訝於尼古丁的威力。抽完,我學那些女孩,很有氣魄地把菸蒂一丟,頭也不回的離開它,也離開他。我覺得自己的心智年齡瞬間老了十歲。(推薦閱讀:

一轉身,剛剛那十分鐘的放鬆突然不見了,壓力又排山倒海而來。我想起今日的事情還是得今日畢,太陽升起前還是得起床,晚餐還是得吃,房租還是得交,報告還是得熬夜寫完,而那個不屬於我的人,終究不會回頭。我很快地又從腦袋裡把那張嚇人的黑色肺翻出來,狠狠地訓自己一頓:剛剛那根菸排了多少廢氣,經由蝴蝶效應可能都飄過了太平洋,不知污染了多少人美麗的家園。經過我面前的小孩搞不好因為吸了一口二手菸而導致他半身不髓,這輩子只能坐輪椅。若我真的抽上癮了,一定會生不出小孩,還會因為肺癌而早死。

不好意思,我誇張了。是,我畢竟沒自己想像得那麼瀟灑,抽菸真不是我的路線。又或許,我從不願以傷害自己身體的方式去得到別人的任何眼光。我只能不斷地告訴自己不要放棄,也絕不做讓自己後悔的事。因為時間一久,我發現到沒人會施捨妳同情。許多過不了的大風大浪,只有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站穩了,才能在關鍵時刻贏得這場戰役。抽菸到底好不好,見仁見智。但下次請妳們在點燃那天的第五支菸之前,想想那張黑色肺的圖片。妳們的好朋友都是很心疼的。我們勸妳少抽,是不忍見妳為了短暫的快感而讓自己的肺染成黑色,讓未來老了的妳,去懊悔年輕的、不知道在執著什麼的妳。因為我們都相信,妳們值得用更好的方式對待自己。(同場加映:

「真的,別抽了吧!」我又說了一遍。她拿起打火機,往椅背上一靠。

「就跟妳說啦,姐抽的不是菸...」她調侃的說著,並專心地點燃今天的第六支菸,不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