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史上最會寫的工程師週記來了!來到女人迷第三週的工程師乃源說在女人迷裡頭,深切感到自己身上還有著許多的限制。眼力總是高於手力,希望大於實作,但也正因為明白了限制,因而能期許自己無所限制。讓我們一起聽聽他怎麼說吧!(想更認識我們?來看女人迷團隊日記吧)

今天我想談的是限制。來到女人迷的第三週,其實感受到許多的限制:身而為人的限制,與世解離的限制,以及作為自己的限制。或者說是,重新認知到了自己身上有著許多的限制。

前陣子聽紀香老師演講,談的是限制之下的無所限制。限制其實是影隨我們的,在有所突破的當下,也是從一個框架走入另一個框架。向內探索自己,才能夠理解自己的限制在哪裡,才知道究竟該把氣力使在什麼上頭才能獲得最大的綜效。也唯有理解自己的限制,肯定自我與平安的心才會伴隨而來。(推薦閱讀:講師:做自己都來不及了 織田紀香

了解限制與框架很重要,不過不是用來畫地自限,而是在追尋完滿的過程中,輔佐檢視自我的依據。

其實這過程可以很生活化,像「投入工作」就是其中一種檢視自己的方式。以往的我仰賴並慣於思考,純粹思想的限制是相對小的,唯有知識的邊緣與記憶的極限能阻擋這一切擴張,因此我總覺得自己是看得透徹,想得明白的。當開始覺得自己很偉大的時候,就試著把念頭投射到另外其他的事物上,頓時就會知曉自己的渺小。我想得多,於是我轉做操作、技術,結果發現我的手跟不上想法,評估與計劃樂觀於實際進度(頗多)。於是我只好大幅下修 OKRs 的標準,避免規劃一詞的美意流于空談。(推薦給你:你是「規劃派」還是「直覺派」?

當明白了屬於自己的限制(之一)後,就像瑋軒說的,去找那個比現在高一點的自己聊天講話,想像在走出這個限制之後的自己,會是長得什麼樣子,會怎樣的看待現況。

另一種限制是自己的身體、時間跟欲望觸角。

我其實很容易疲累,需要睡眠,但在過去的二十天,我總覺得很累,除了上工之外,還同時排練著三月的戲,以及混入其他之後,新的時間分配需要適應。每天要上班時,我是開心且期待的,我真的覺得女人迷在做好事,也對我們自身職場的文化有著健康的期待。但我的身體目前還跟不上,總蓄電一天比一天未滿,都跟接著下來的自己借債借掉了。這樣的循環很累人,而我還沒有足夠的心境放自己一陣空,讀讀閒書,好好休息。在夜裡真的挺折磨人。(推薦閱讀:如何讓每天變成 26 小時

以前我以為的一個限制是心有旁騖,但其實這點比我想像中來得好,我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犯癮,漫無目的的迷沉在資訊之海中。因為我連粘黏的時間都沒有(笑)這是個好的變化,也藉由如此,掌握多一點的信心,跟對自己的肯定,才有能量在限制之下,找到另一層境界的超脫與安適。


想更理解女人迷的工作生活嗎?來追蹤我們的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