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女孩都曾經有過這樣一朵紅玫瑰,嬌貴甜蜜的握在手上,但也常忘了玫瑰美麗卻會扎手,女孩與紅玫瑰的故事,更是所有曾在愛裡受過傷的女孩們故事。無論世界是否曾經讓我們失望,我們還是能相信愛,不是天真,而是堅強,明白過去的眼淚都將變成未來的女人味。(推薦閱讀:越愛越小心翼翼?愛裡的不安全感

我的背輕輕倚著噴水池的階梯,聽妳眉飛色舞地說故事。感恩節剛過,聖誕節的腳步已悄悄來臨,美國商人腦袋動的還真快。整片 Ghirardelli Square  早已掛著絢麗的燈飾,每棵被裝飾的小樹好像在爭奇鬥豔般,深怕吸引不到旅客注意。這個著名的義大利巧克力品牌照亮了舊金山最浪漫的漁人碼頭,讓灣區的美麗被溫暖的金黃襯托著。今夜挺熱鬧,身旁除了噴泉的潺潺流水聲、孩子們的嬉笑聲以外,還有 Kevin Toqe 的吉他替這片美景伴奏,一片鬧哄哄的聲音此起彼落,卻和諧得沒有瑕疵。

今天不太冷,但或許我已習慣了濕冷的西雅圖,舊金山的冬夜實在算不了什麼。一對對情侶坐在我們對面的椅子上,一會兒相視而笑、一會兒吃冰淇淋、一會兒靜靜聆聽吉他演奏。一切都很相襯,而妳的故事、興奮及笑容更替這完美的夜鑲上許多美好回憶。

妳從你們相識的第一天說起,短短的幾天,從素不相識的陌生人成為心靈伴侶,從簡單的笑鬧到十頁的跨海親筆信,我聽得好入迷。真的,我似乎已經到了泰國,到了你們相遇的農場,看著你們在海邊嬉戲,他從包裡拿出水果只怕你餓著的時刻。閉上眼,我便能想像幸福的妳和他緊緊擁抱。我腦海裡已鉅細靡遺地經歷妳向我敘述的一切。我的心情跟著你的情緒起伏,時而害羞、時而瘋狂、時而徬徨,看著二十歲的妳對愛情如此嚮往,擁有無比熱情與希望,我打從心底羨慕,甚至早已忘了自己也正值雙十年華。(推薦閱讀:女孩寫給未來男友的信

記得五月妳到西雅圖的時候,聽完我的故事,妳嘆口氣說了句令我永生難忘的話:「Irene,妳感覺好滄桑啊!」我想起妳當時的語氣,笑了笑,然後望著吧台隔幾個位子約莫四五十歲的一對男女,開玩笑地問,那會不會是我呀?四十幾歲還在bar裡和離過婚的男人調情。妳說,怎麼會?別才單身半年多就這麼沒信心。

不是我沒信心,親愛的。只是在過去一年裡,我在這趟旅程上掙扎太多、被一朵朵玫瑰刮地連自己都不忍看傷口。有不少好心人士試著幫我敷藥,但我連接受別人幫忙的勇氣都沒有。玫瑰可高貴了,多少人拿著它向愛人求婚,而他們眼裡只有它的紅,卻忘了它的刺。(同場加映:一朵紅玫瑰,喚醒冰封已久的內心溫暖

我想起身旁許多年輕女孩也曾像妳一樣,驕傲地告訴我:「我和他不一樣。」她們說她們的愛情與凡人不同,她們的愛情堅固的可以穿石,她們的愛情是上天賜予最特別的緣分。總而言之,她們都曾狠狠地烙過一句,我們絕不會分手。抑或是,就算分手了,上天總會把我們牽回來的,因為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我們是 soulmate,他是 the one,他是我兜兜轉轉好久才遇見的Mr. Right。

過了幾年,當初立下山盟海誓的年輕女孩們哭著問,為什麼不是這麼回事?我曾經如此相信他,為什麼歲月要狠狠賞我一巴掌?然後我靜靜聽著她們的故事,看著她們兩頰淌著的淚水,我只能點點頭說,我懂,我也經歷過。她們卻始終不想相信玫瑰是帶著刺的,刮到肌膚上是會流血的。就算已經滴出血來,她們也矇住雙眼,說那是蜜蜂蜇的,甚至是抹蚊子血。(推薦閱讀:分手之後的 To Part:人群若有方向,總往分離的方向

他說,我們不適合。距離是個問題,個性是個問題,夢想是個問題,時間是個問題。當不愛了,什麼都成了問題。都到了二十多歲,金錢、第三者、性、婚外情、年齡差距等等複雜的因素參雜在一起,更讓這些年輕女孩們嚇一跳。原來這就是長大,這就是現實,曾經在電視上看到的那些離我們好遠的社會新聞,怎麼突然間都發生在我們週遭?

一夕之間,我們從女孩成為了女人,化起妝、穿起高跟鞋來,還頗有 OL 的味道。歲月還沒在我們稚嫩的臉上烙上痕跡,卻先在我們心裡劃上幾痕,告誡我們:「愛情不是立過誓言就可以信,不是你以為天造地設就不會瓦解的。」(同場加映:愛情裡的現實與夢想:你選擇離開還是留下?

其實這樣也好。我老是這樣安慰自己,十九歲跌倒總比二十九、三十九、甚至四十九歲跌倒好。我們有很快站起來的本錢,拍拍牛仔褲上的塵泥,再接再厲。別忘了,張學友警告過妳,三十三歲的真愛是那麼珍貴。

妳說,世界這麼大,世界也這麼小。妳的房裡掛了一張世界地圖,我們指著想去的國家,建築著環遊世界的夢,世界是這麼大,年輕的我們還要背著包去闖。世界也這麼小,誰都不會知道在茫茫人海中,我們會在哪裡遇到和我們極合拍的人。

所以,親愛的,我們都要耐心等待。學會愛惜自己,學會品嘗自己煮的菜,學會欣賞自己寫的文章,學會當自己的最佳聽眾,學會享受一個人的生活。一瞬間失去生活重心很痛很難受,這是必經的歷程,我們從中學習反省,提醒自己下次不要犯一樣的錯,是該把重心移回自己身上的時候了。過了一段時間,或許數個月至數年,流過的眼淚會串成最有女人味的微笑,這時候的妳會比熱血莽撞的妳更美麗,且兼具內在與外在的成熟、圓滑。


How I met your mother 劇照

像我告訴妳的,經典美劇《How I Met Your Mother》和好萊塢愛情片《Definitely, Maybe》的男女主角都是經過幾十年的光陰,才明白愛情的真諦,然後在上天安排下重逢。所以我才開玩笑地說,會不會我到四十歲的時候還在等 the one 呀?(推薦閱讀:其實你一直在找的,並不是最愛你的人

年輕時,一拍即合的狀況可多了。我們可以不顧一切地去戀愛,去探所這個世界的所有角落,因為我們肩上的負擔小,我們遇到好多the one,有些差一點就成,有一些從來沒有成過,有些成了又散了,有些努力撐著到現在。我才二十歲,說真的,我經歷過的對很多人來說還真不算什麼。那些 the ones 帶給我許多像今晚一樣美好的夜晚:有牽著腳踏車回家的《那些年》傍晚,有Space Needle 上的浪漫晚餐,有屋頂上肩靠肩看著燈火通明的夜景,有聽著海浪聲如電影劇情般的邂逅。

而我們也曾努力不想白費上天的緣分。但緣分的來去皆有其原因,他的到來讓妳驚喜萬分,他的離去讓你徹夜未眠,回頭看這些無法從腦海除去的回憶,我明白了上天送他們到我身邊的旨意。提攜我、傾聽我、呵護我、點醒我,他們盡完在我生命中的責任,離開。有些姿態難看,有些和平揮手,有些還能笑談憶當年。我曾經也怪老天爺怎將他們帶離開我身邊?他們可是我尋尋覓覓才找到,心靈最契合的那位啊!時間久了,我便慢慢體會上天的用意,與成熟女人的忠告。

我還是很喜歡妳說的那句話:「世界這麼大,世界這麼小。」

不管遇到了什麼事情,別忘了妳今晚在 Ghrardelli Square 對愛情的憧憬,那個人會出現的 -- 當對的時機、對的地點、與對的人這三要素都擁有之後,就是上天賜予的緣分了。我們總是太急著一頭栽進去,太容易產生依賴,花大把的時間去思念一個我們誤以為是對的人,最後傷痕累累,無限循環。(同場加映:愛並非偶然!36 個讓你跟陌生人墜入愛河的心理學問題

玫瑰的美不是因為妳忽視它的刺,而是當妳再次拿起玫瑰時,妳已知道如何避免再次流血,並欣賞玫瑰上的水珠映著的倒影。那時妳眼裏會是跌倒過的妳,成熟的妳,一定會美得比紅玫瑰還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