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曾經想過,若是有一天你罹患乳癌了,你會怎麼面對?罹患乳癌對於女人而言除了是長期抗戰的開始,更必須面對切除乳房的掙扎。最近在美國就有名為 P.ink 的組織提倡用刺青重新定義傷痛痕跡,讓每一個傷痛都成為最美麗的勳章,紀念身體上的重挫以及重生。好美麗的點子!(同場加映:失去乳房,我依然獨特而美麗

切除乳房是許多乳癌患者最恐懼的惡夢,畢竟胸部被視為女性魅力的來源之一,外貌上的缺陷多少會打擊患者的自信心。不過美國公益組織想到了一個辦法,請來刺青師傅出馬,幫助乳癌患者重建自信。(推薦閱讀:Girly Tattoo 女孩風刺青


刺青不但是年輕人表達自我的方式,現在也能幫助乳癌患者術後重建自信。Photo Credit: Beverly Adams

刺青有助術後身心重建

《美聯社》15號報導,對成功擊退乳癌的女性來說,接受乳房重建手術是恢復外貌的第一步,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公益團體 P.ink 正在協助曾切除乳房的患者,重新肯定自己的身體。P.ink 為當事人引薦刺青師傅,同時也透過旗下基金會募集刺青費用。

P.ink 在2013年推出第一屆 P.ink Day 乳癌防治日活動,在紐約布魯克林替10位婦女募得刺青費用。2014年P.ink擴大舉辦防治日活動,在美加12座城市號召刺青藝術家,共有38位婦女受惠。(推薦閱讀:刺青女孩百勒絲:個性的身體裡,藏著柔軟的心


Photo Credit: 4thfullmoon

切除手術造成患者外觀上的巨大改變,也連帶影響了自我認同,除了生理之外,心理上也需要重建。

戰勝病魔 奪回人生

居瑟絲(Diane de Jesus)是第一屆 P.ink 防治日的受惠婦女之一,這位34歲的營養師想要在重建後的左胸上刺一隻鴿子,因為她在接受癌症治療時,曾經夢見鴿子。

居瑟絲說,刺青讓她覺得又能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我再也看不到我的傷疤了!這是刺青帶來的最大驚喜和禮物。」

創立P.ink的佛拉諾斯(Noel Franus)說:「我想有很多戰勝乳癌的人覺得,這讓他們有機會去定義乳癌在自己身上的模樣,這也是我們在這裡努力想達成的最終目標。」

佛拉諾斯的靈感來自於嫂嫂歐特溫(Molly Ortwein),歐特溫曾接受雙乳切除手術,對她來說,無論是重建乳房或刺上乳頭都不夠好,歐特溫徵求家人對刺青的意見,最後在2013年選擇了巴西蘇木開花的圖樣。


P.ink 舉辦的乳癌防治活動幫助乳癌患者用刺青告別創傷。Photo Credit:P.ink

刺青師:義舉意義重大

44歲的酒保兼清潔工楊科絲基(Mari Jankowski)也在P.ink的協助下,在去年12月刺了紫色的百合花。楊科絲基在2011年切除兩邊乳房和子宮,因為她的曾祖母、祖母和母親都有乳癌病史。(推薦閱讀:胸部的隱憂:你一定要會的正確預防乳癌七步驟

楊科絲基希望遮住胸口左上方的化療疤痕,請刺青藝術家紐曼(Ashley Neumann)替她設計一個結合粉紅絲帶和百合花的圖樣,百合花是她的母親和祖母的最愛。楊科絲基說,紐曼的設計美極了!

紐曼:「我找了2年半,她才試一次就成功了!」

24歲的紐曼以前也有為癌症傷疤刺青美化的經驗,「這絕對是你會想繼續做下去的事,因為你知道這對她們來說意義有多重大。」

2個小時後,刺青完成了。

楊科絲基看著鏡中的百合花新紋身,忍不住哽咽地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