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愛情能計算經濟效益,那我們該用哪種方程式評估愛過的人合不合算?哪一段戀情比較值得?說到頭來,理性分析愛情的人是否注定少受點傷,又或者其實,是少懂了些愛情裡頭的傻裡傻氣滋味?歡迎女人迷的新進中國作者顧一禾用經濟學的角度與我們談談戀愛,也別有風味。(原文即以簡體寫作,故保留,若有其他中國作者想投稿,請點寫下你的關心!女人迷海外作者招募中

我有一位朋友,为了保护其隐私在此用名字的缩写 KA 来代表他。KA 与我不同,我认为 KA 是可以成为经济学家的人,除了他在微观经济学的考试中取得了98分的成绩之外,他对待一切事物都持有的严谨科考态度也实在是一种景观。如果他最终没有做出什么成就的话,那也只是因为他的学术能力最终还是没跟上他的认真态度而已。

「恋爱」作为一项自古即有的运动项目(?)时至今日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改变,大多数人在这件事上也多多少少都采取着亚当·斯密的自由主义的态度,比如一见钟情啦日久生情啦反正都是随缘,不管两个人进展到哪一步都会有看不见的来自月老或者维纳斯的手来进行调控,参与者只要听从本心尽力去追逐去打打闹闹就好。

而 KA 在恋爱这个问题上是一位完全的凯恩斯主义者。KA 认为,恋爱作为一种两人(或多人)之间有付出有回报的行为,涉及到资源分配决策和交换关系,那就和大多数市场交易行为一样,如果不以严厉的政策加以管控,就会朝向崩毁发展。他的观点一经问世,就引来了大多数情侣的抵制,但是 KA 是一个有情怀的准经济学家,他像杏坛讲学一般将身边的单身狗和情侣齐聚一堂,向我们布道。

KA 提出了一系列理论来佐证自己的论点。

首先,他认为,「两个人在一起是因为恋爱这件事使得两人都获得了正的效用,如果其中一人或者两人在这段关系里获得的效用是负的,这段关系就难以维持。」他补充,这里的「效用」既可以是心理上的安慰,也可以是信息和成长机会,还可以是物质上的。这里,单身狗和情侣都点头表示同意。

然后,他提出了「情侣相处时获得的边际效用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会先递增然后递减」的理论,「边际效用」在这里指的即是「情侣在一起每多相处一秒钟所获得的心理效益」,KA 认为,刚成为情侣的小男女会陷入狂热的热恋期,而在一段时间后,双方都已经没有更多新鲜体验提供给对方,所有未知都被探索完毕(大家发出暧昧的笑声),除非有物质上的丰裕可以任性,否则在一起时的心理满足感就会下降,当边际效用降低为0时,大家就会开始互相嫌弃。(推薦閱讀:連說晚安都嫌麻煩的愛情

情侣们表示了抗议,一部分表示他们的爱是忠贞不渝天长地久的,他们并非为了新鲜感才在一起,而是因为对方正是自己天定的另一半;另一部分的智商比较高,提出人是具有自我更新功能的存在,而且人的复杂性远远大于手机游戏,所以如果从新鲜体验的角度出发,边际效用是不会降为0的。

KA 补充解释,自我更新的内容不见得符合恋爱对象的偏好,更新了也等于没更新,另外,如果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太久,自我更新的速度跟不上,边际效用还是要降低,而且边际效用根本不用降低到0,花花世界万千可能,只要别的什么事情能带来更大且看起来恒常的边际效用流入,那这关系也就危险了。

情侣们感到他们对爱情的忠诚被冒犯了,一对男女站起来准备走。KA 急忙又补充:但是假如双方都以对方的偏好为参考自我更新,还是有救的,久而久之还能形成一种叫「默契」的用户黏性。然后他抛出了解决方案:「只要大家控制一下相处的时间,每天不要超过三小时,剩下的时间都拿来读书看报打球跑步,努力提升自我修养,就能关系长久。」(同場加映:從心理學看關係細水長流的六個秘密

虽然三小时的限制有些过于严苛又没什么依据,但总的来说还算靠谱,大家继续听了下去。

KA又拿债券评级举起了例子:假如一家公司给你卖一种永续债券(即无期债权,定期向债券持有人发放利息),理论上你一辈子算下来的年利率是20%,但从世界范围来看,这个类型的公司都有着极高的经营风险,而且平均寿命不超过七年,你会买么?大家都摇摇头表示傻逼才买呢。

KA 说:「那大家对这家公司的债权评个级,你们觉得这算是什么级别的?」了解点金融术语的人表示这是垃圾债券吧。

KA 又说:「那假如一家公司每次只发行以月为单位的债券,年利率是15%,比上一个低,但基本上都能兑现,你们觉得呢?」大家纷纷表示买买买,哪里可以买到。

于是 KA 拍桌总结:「这你们就知道了,一谈恋爱就跟你们扯天长地久海誓山盟的都是什么级别的人了。」

几对情侣面有愠色,有单身狗姑娘说你这不是废话么?还用你跟我扯经济学,谈两次恋爱不就知道了。KA 晃晃食指表示这就是将实践与理论相结合,从而提炼出可进行长期指导实践的真理。

高智商情侣再次反驳,KA 拿公司债券和恋爱关系相提并论时的表述是不全面的,恋爱中的合理承诺会催人上进努力,正如公司经营者会为了公司声誉尽可能避免出现违约一样。KA 微笑着摸摸他们的头,耐心地解答:「所以高质量的公司不怎么发行有较高违约可能的债券,只有烂公司才喜欢打保票,这就叫逆向选择,你货币金融学一定没有好好复习。」(推薦閱讀:讓男人想定下來的春筍理論

觉得被严重冒犯而生气的情侣问KA还有没有废话要说的,没有的话就要去小树林约会了。

KA 清清嗓子说他其实研究了恋爱中所有行为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最让他有兴趣的是分手这个环节,他还建立了几个模型。

情侣们表示不听了不听了,你一说我们回去就得寻思,本来谈得还挺开心的,你这么一分析什么都有经济目的了,本来没要分手也要分手了。

大家迅速跳到了别的话题,比如电影票和酒店的团购,KA 成了被人们无视的诺亚,独自在脑袋里修建着寂寞的救世方舟。同为单身狗的我觉得他的理论其实也不至于错误至此,于是我递给他一瓶啤酒问他:「你说的头头是道,你谈过几次恋爱啊?」

对于这个问题他似乎有些惊异,但又好像正不知所措。「我啊,」他摩擦着啤酒瓶上的标签纸,「我没谈过恋爱啊。」(推薦閱讀:原來真是談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