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可能是造成台灣幼教老師出走的原因之一,但實際上台灣的幼教環境才是真正的原因所在,長期下來累積的習慣給台灣幼教老師諸多壓力,瑣事都集中給老師們做,相較之下,新加坡的幼教老師則有更多自由。(推薦閱讀:老師辛苦了!提供老師喉嚨保養步驟

前陣子,仲介朋友催我催得緊,說是新加坡方面很缺華文老師,近幾年新加坡幼兒園喜歡到台灣找幼教老師,第一個是台灣的幼教老師多是從高中就開始培育所以有一定的專業能力,第二個是因為中國各個地區的口音有落差,而台灣的老師比較沒有這個問題,不過那陣子,詢問了身邊的人,大家都跟我說目前沒有計畫,或者是還要再好好想想諸如此類的,也有下定決心的朋友,可愛的跟我說,因為她準備的過程中去拜拜求籤,是一個不好的籤詩,所以她感到惶惶不安,決定要緩一緩,我懂她那樣的不確定,因為幾年前的我也是這樣,所以我只跟她說,沒關係,妳好好想想,需要幫忙的時候可以找我。

結果最近我的朋友開始不當仲介了之後,倒是有了一堆身邊的姊妹淘們向我詢問來新加坡工作的事情,我開玩笑的跟我朋友說:「你可真是沒有趕上好時機。」她笑說:「人生本來就是這樣的,但是我們還是可以當作做好事給她們一些幫助和資訊,不過,別跟他們說得太好,畢竟,每個人會遇到的人事物都不一樣,如果讓他們抱著過度美好的想像來到這裡,卻不適應,會很麻煩的,我啞然失笑的想著,若是想著來到新加坡就可以錢多事少,那必定會受到很多的挫折的,畢竟,你來到這裡工作的日日,也不過是新加坡人的日常。(推薦閱讀:台灣的幼教老師為什麼越來越少?

理想的稜稜角角都在過程中圓了

一起來到新加坡的台灣老師,不外乎是兩種,一種是剛剛畢業,擁有幹勁,一出校門就往外衝了,一種是我這樣的,覺得被磨掉了自己的熱情,所以決定要向外發展,看看不一樣的環境,我的公司有兩種系統,一種是以照本宣科的教案為主,一種則是老師需要自己撰寫教案,公司會依照面試的結果分發你到不同的系統,說也很奇怪,已經在台灣幼教圈磨練好幾年的老師們,會跟我說,其實不用寫教案也挺不錯的,每個人還是可以發展出不同的風格;剛剛畢業的年輕老師會跟我說:「我覺得都要照著教案很沒有成就感,寫教案雖然很累,可是很有成就感。」甚至針對我之前的文章問了我很多的問題,像是:你有在公幼教過嗎?你知道現在公幼的薪水其實很高嗎?我以前實習過的公幼,他最後冒出了一句,你分到現在的學校真的很幸運…..我被她的熱血撞得一頭暈,卻也看到自己以前的影子,還記得大學時,我曾經在參觀完一間很有名的幼兒園,寫了一篇批判且充滿問號的見習報告,現在想想真是汗顏,不過這也是成長的必經過程,後來會發現現實是不太一樣的,我只問了她幾個問題:「你知道一年公幼開多少個缺嗎?然後我們有多少個老師在搶那些名額?因為少子化所以很多的學校都不開正式缺,很多老師每年都在考試,疲於奔命。」後來我邀請她加入了一個幼教老師的社團,希望她會看見台灣老師雖然優秀,但是辛苦的狀態,台灣很好的幼兒園不在少數,但真的能夠為幼教老師多想一點的,卻不是那麼多,很多的幼兒園,對家長來說是面面俱到的,但是對老師來說,卻不是營養的工作環境。(延伸閱讀:科技將帶來學校教育改革

所謂的比較好,其實也不過是瑣碎的貼心


開學前所有老師一起去挑教具和玩具


引起台灣幼教社團老師一陣討論的實用教具,讓幼幼班孩子學習排隊和牽手的教具

某天,之前台灣很優秀的一名同事,向我問起了新加坡的工作,他說真的有差這麼多嗎?我只淡淡的跟他說:「幼教工作本身就不是一個很輕鬆的工作,但是真的很值得出來看看不一樣的工作環境。」他問我:「怎麼說?」「是一種工作思維上的不同,拿用東西來說吧,今天我夥伴說,教室的釘書機壞了,我就反射性地說,我把家裡的帶來吧!他像看怪物的看著我說,申請就好啦!沒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但是台灣的幼教老師,卻常常在資源不足的狀況下做事,需要花自己的錢去做事情,來到這裡,工作用的東西,如果是需要用到的,花錢可以減輕老師的工作量,都是可以申請購買的,那天在看購買新學期物品的目錄的時候,好多我第一次看到的東西,然後在心裡犯著嘀咕,這個以前在台灣也用過,不過我們是自己 DIY 做的,沒想到其實可以用買的;學期末的時候,有一天孩子不來上學,老師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整理你的舊教室,準備你的新教室,那天在整理教室的時候,我想起在台灣,總是一邊照顧孩子一邊整理教室,然後還要打掃,搞得既煩躁又疲累,這裡把教室做簡單的整裡就做交接了,星期六的時候會請工人用吸塵器吸天花板,還會把教室的玻璃做擦拭,尤其是前一個老師在玻璃上留下了膠帶痕跡,正焦躁地想著不想要清的時候,學校的安踢居然拿著工具,在我照顧孩子的時候把它清乾淨了,都是小事…..。」我話還沒有說完,他就接著說:「可是對老師來說,這就是集起來的大事。」然後我們就聊了一些生活上的瑣事,因為他已經了解我說的不同是什麼了,就是為老師多想一點而已,老師要的也就是這樣而已。(延伸閱讀:職場中的貼心習慣:體貼看時機

那天,學校的老師帶孩子們到台灣畢業旅行回來,跟我說:「我回去台灣的時候特地挑一天到我家附近的幼兒園觀察那邊的老師耶,我看到他們真的要打掃耶,還要擦小朋友玩的車子跟整理環境,好辛苦的耶,哇!真的是不一樣,你就留在這裡不要回去了吧,在這裡比較好!」我笑了笑說:「對啊!!」不過台灣對我來說,就是家,兩年一次,能留多少次要留多久呢?終究是要回家的啊….希望很快很快,我可以跟這裡的同事說,我們台灣的幼教老師現在也是很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