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月,從珍妮佛羅倫斯的裸照曝光小茉莉的醫美錄影帶、太陽花女王的偷拍錄影帶及媒體獵巫阿基師的出軌疑雲,再到陳為廷的自曝襲胸事件,你有沒有突然覺得身處這個世界,還有太多框架等著被打破?還有太多事情值得好好坐下討論?聽聽作者黃雨傘怎麼說!(推薦閱讀:五篇報導,五個觀點,下一個行動,聊聊太陽花女王事件


圖片來源:來源

從小茉莉在醫美診所中的激情報導,到太陽花女王劉喬安的非自願性曝光事件,媒體的報導觀點只著眼在扒糞出事件的真假、對錯,而不在譴責觸法的偷拍者,一方面持續消費事件主角以供大眾意淫,另一方面則建構出「女性需要自愛」的論述,以還給大眾一個「乾淨」、「去性化」的純潔女體。女性的情慾自主仍面臨不能說、不能討論的難題。

撇開人對真假和是非的堅持,讓我們先把身體還給劉喬安。在這個事件當中,社會害怕的不是妓女、不是援交,不是因為生活困頓的單親媽媽受不了十萬的誘惑而出賣自己身體。這個社會害怕的是劉喬安擁有她的情慾。(推薦閱讀:奇怪了,太陽花女王喜歡做愛有什麼不可以?

「你人很好,但是我不是妓女(Prostitute),我只做愛(Make Love)我喜歡有氣氛,這樣我真的沒辦法。」- 轉載自劉喬安臉書


圖片來源:來源

也許我們真正譴責的不是她會做愛,而是她能享受性愛。

這個社會要的是不談「性」或「貌似」不敢說「性」的乖女孩。相反地,男孩子從小就被整個社會環境鼓勵談論性事,女性在情慾開發上一直以來都是受到壓迫。然而,身體和性領域中的價值觀以及實現的根本改變,不但相關女人的個人愉悅,更深刻的影響女人的主體養成〔1〕。(同場加映:千面女性情慾:學術圈、社會運動與大眾文化中的女性情慾

性別平等的議題也必須肯認女性情慾的實質存在,因為上天賜與我們擁有奇妙的身體構造,它擁有八千個以上的感覺神經末梢可以感受到愉悅,這是一種天賦、一個禮物。再者,藉由肯認我們的身體情慾,我們握有身體的自主權,對於性騷擾和任何讓我們不舒服的事情,我們可以勇敢拒絕。(推薦閱讀:日劇晝顏裡的女性情慾探討

追求幸福、快樂與成功,先從拒絕當一個沒有自我意識的客體開始。

「把我的身體還給我。」

也許有人認為劉喬安七千字的聲明稿是虛偽,而且適得其反,如果她能噤聲,或許還能博得大眾同情。這時候,按照以往媒體處理這類新聞的公式,如果她能戴著墨鏡和口罩,素顏出席記者會,同時梨花帶淚,哭訴自己身世委屈,乖乖地扮演一個「受害者」的角色,媒體也許就會放過她。傳統上我們總認為:「女人哪,示弱一點不是比較得人疼嗎?」但劉喬安沒有放過媒體。

對於性別刻板印象和性別角色分工,社會已經自有一套論述,不符合這套意象的女人,就被分類為壞女人,壞女人不配愛、不值得同情。好、壞二元的對立論述,是要讓我們更順從於父權體制,將我們規訓成同一種女人:聽話的女人。而聽話的後果是社會選擇饒過妳,但妳從此討厭妳自己。(推薦閱讀:太陽花女王的媒體獵巫啟示錄

妳愛護流浪動物、當國際志工、隨手捐發票;妳反服貿、反媒體壟斷、反權貴、反對頂新集團,妳對世界展現熱情,反對任何不正義的事。但是妳呢?如果妳變成事件的主角,妳會願意第一時間為自己挺身而出嗎?


圖片來源:來源

如果妳連替自己挺身而出的勇氣都沒有,那麼妳能保證誰會呢?

女孩,不要當父權體制的模範生,別讓世界欺負妳。(推薦閱讀:五篇報導,五個觀點,下一個行動,聊聊太陽花女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