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離開一個人,這麼痛,這麼難?分手這種事,好像怎麼學都學不會。有時候,你知道無法繼續了吧,只是那些小事總是太深刻,總容易在你一個不注意的時候攀上心頭。那場雨,那個卡通人物,那家餐廳,那個輕輕的吻。親愛的,當大家都叫你別傻了,我們知道你不是傻,你只是需要時間,鬆開你緊握著那些小事的拳頭。(延伸閱讀:分手後的一個人旅行,找到受傷前的自己

分手,為什麼這麼痛、這麼捨不得,又讓人這麼容易想回頭?

分開那天,他那張冷漠的臉,無情的拒絕,空洞的眼神,你不是忘記了吧?

其實,你都記得。但是除了記得一切都失控了的那天,你還記得一切。這就是為什麼當大家都說「別傻了。」你卻哭著說「還想繼續呢。」

你撐著雨傘,接我那次,已經足夠我,記得一輩子。我懂後來你,不是不堅持,愛情本來就,沒萬無一失。

我懂的,當朋友都說你心太軟,你明白自己不是心太軟,只是一直以來都太深刻地記得那些小事。(推薦你看:陪伴一輩子的,是那些充滿愛的例行公事

沒錯,我說的就是那些小事。

頂著夏天熾熱的太陽,在路上撞見劈腿的前男友和他的女友,你一通電話,他就狂奔而來,那件被汗水浸濕的白色上衣,那雙黑色的球鞋,那個滿頭大汗的男孩。


圖片來源:來源

交往紀念日,下班都好晚好晚了,他傻傻地說要給你一個驚喜,拉著你的手跑到快關門的蛋糕店,買了一個不到一百元的小蛋糕,兩個人就在路邊點起了蠟燭,在黑暗中,那燭光閃閃發亮。而你們兩人的黑色眼睛裡也倒映著燭光,閃閃發亮。

來接你下班前,他總要在機車後照鏡前瘋狂整理被安全帽壓扁的頭髮,到巷口的便利商店買一包口香糖用力嚼著,希望在你面前,他永遠是最帥的那個。(推薦閱讀:坦誠不愛了,其實沒那麼傷人

和朋友一起出去喝酒,一時太開心了,喝著喝著沒注意自己酒量,衝出酒吧對著水溝蓋一陣狂吐。是他幫你撩起長長的頭髮,避免你吐得滿身都是,揹著你到處走走醒酒,然後在你醒來後笑著跟你抱怨:「你昨晚吐到我手了啦,我有潔癖耶!」

那天晚上,他要出差之前和你道別,你隨手拔下馬尾上的黃色髮圈,微笑著說記得「睹物思人」。隔天收到他傳來的照片,照片中是他厚實的手,手腕上戴著一個很不適合他的黃色手環。正在上班的你,看著手機就笑開了。


圖片來源:來源

一起看過的電影,一起看過的電視節目,一起入睡的夜晚,那機車後座的溫度,那吻在你臉上的嘴。還有更多,更多。

你們分開,你們在一起,然後你們再分開。

你的疲憊,他的眼淚,在記憶裡和那些小事全部交錯,融合,打散,再重新排列。

那一陣子有你,美得不像現實,多高興每一幕都微笑著靜止。我最幸福的事,牽著你的日子,一段愛從開始,即使分開我們都對彼此誠實。

這些小事,你想著想著,又怎麼能說忘就忘?

於是你終於懂了,你不是心太軟,你不是傻,你只是,一直以來都太用力地記得這些小事。那種用力的程度,像一個過度緊握的拳頭,還需要一些時間漸漸鬆開,直到手心再次打開,才能去緊握另一個人的手。(我們都懂:相愛容易分手難!練習面對分手的藝術

親愛的,你哭著問我怎麼辦才好?嘿,放心,我不會叫你別傻了。我懂這一切沒那麼容易呢。

既然那些小事,是隨著時間一件一件堆砌起來的,那麼時間,總有辦法讓你一件一件慢慢放下吧。兩個人在一起,應該是快樂的加或乘,如果已經變成了減或除,你或許應該試著想起當初一個人的快樂。(同場加映:一個人也很好,不代表不想與人相愛

然後,慢慢、慢慢地鬆開手心,相信你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