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我好想你!誰說肉麻話只能對親密愛人說,比手足還親的朋友,每天說想你、愛你都還不夠!謝謝你懂我的堅強,擁抱我的脆弱,謝謝你比情人更死心踏地,謝謝你,不管多遠,都能陪我一起慢慢變老。(推薦閱讀:讓你想起身邊的她!四個電影裡的好姐妹情節

親愛的,妳好嗎?我好想妳。

我還記得那一晚,我們兩個講著電話然後不小心就哭了,妳說妳好想他,我說我也是。兩年前,妳飛到上海工作,製造精密的故意,讓兩個因距離而分手的戀人,再次因距離而重逢。就算人生有可能徒勞無功,妳仍然堅持撞破頭。

妳在上海,我在美國。我們總是在各自的白天與黑夜用一通電話,牽起彼此的手。「我真的好想結婚喔!為什麼都沒有人要娶我?」有好多時候,我會懷念起妳這道任性的命題,妳最值得我欣賞的優點之一,就是妳從來沒有失去對愛情的憧憬和勇氣。幾個月前,妳如願地進到一家外商公司擔任產品經理,忙得沒有時間打電話給我,想必新工作讓妳忙得不可開交吧。

總是用建築師專注的態度,一筆一畫描出自己職涯規畫的草圖,對於渴望的成就、想去的地方,妳沒有辦不到的。對我們來說,愛情有時候就像是營養補給品,吃了它身體機能也許更好,但不吃它也能活得好好的。此刻正為事業投入的妳,過得還好嗎?我好想妳。

那個對的人,你不要動,我走去找你

我們第一次相遇是在雪梨的機場,那一天我的飛機在晚上11點多抵達,妳說妳穿紅色外套,我說我揹著一個粉紅色的花包包。妳和妳身懷六甲的妹妹從臥龍崗開一個小時的夜車來機場接我,路上還下著濛濛小雨。即便我已經告訴妳,我已經查好火車班次,要搭到離妳家最近的一站下車,妳卻仍然堅持來機場等我,只因為妳擔心我一個女孩子在異地旅行。2013年11月17號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當時我們彼此都還是陌生人。

接下來的一個禮拜,妳把軟的床墊讓給我睡,自己睡在硬冷的木製床架上,每個晚上我都在妳旁邊聽著妳和在台灣的男友講完晚安電話才睡著。我陪著妳一起上當地超市採買妳餐廳要用的食材及用品。妳好厲害,獨立在雪梨經營一家餐廳,從食材購買到年度報稅都不假他人,除此之外還得應付嗑藥嗑到頭腦壞掉的 Aussie 奧客。妳一定不知道當時我差點要打電話報警。

後來我從臉書動態上注意到,妳和他分手了。一如往常,妳瘋癲地笑說:「那個對的人,你到底在哪裡?唉唷!你在那裏不要動,直接告訴我你在哪裡,我去找你好了。」後青春期的我們明白,對的人不會只有一個,他不一定會馬上出現在眼角,也有可能躲在牆角,有時候我們必須主動出擊。(同場加映:失戀,比你更心疼你的好姐妹

我要一個不上心的男友幹嘛?

「我要一個不上心的男友幹嘛,老娘沒時間。」我讚嘆著,總念舊情的妳好難得如此帥氣。經過幾些年,我們少了一份執著,多了一份灑脫,對於不適合的人和不夠愛自己的人,已經不再襖著臉演著讓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八點檔連續劇(同場加映:小王子,別豢養不屬於你的狐狸

喔,妳還記得嗎?去年夏天我們三個好姊妹曾經下班後約定好吃完晚餐去拜月老。殊不知差這一毫秒,就讓我們吃了閉門羹。這一毫秒我們究竟錯過多少真愛了我們也不知道。在路上嘻嘻鬧鬧說的理想男友清單此刻在手上竟形同一張錯過期中考截止日期的研究報告。我們被月老死當。

但還好我們有樂觀,我們有相信,有把整家熱炒店吵翻的幽默感,我們五音不全唱著翁立友的「我問天」,便自然而然地走進一家酒吧,把方才的失落一飲而盡。

讓我們一起敬後青春期,喝著最後一杯讓我們有點瘋狂、有點微醺卻不至於荒唐的香檳,踩著高跟鞋顛簸走,在路上。我們不再追求痛得深刻,不要只有五十分的愛情,不要「我喜歡妳」的每句後面都加上一句「可是」。我們知道幸福是「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很開心你也在這裡」。

我們要的是活得坦蕩、愛的誠實的每一刻。

親愛的,我好想妳,敬我們黏而不膩的遠距離友情。(同場加映:朋友還是老的好?七個應該和老朋友聯絡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