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在倫敦帶來好文章的 Google,今天來到了 Leeds 城堡和 Canterbury 小鎮,走過各大景點、城市的他,仔細看著眼前所見,心裡想的卻都因心情不同而有所變化,「明年的自己,會在哪裡呢?」走過的、拍下的,以為就是擁有,才赫然發現,在手中的,都是失去。(推薦閱讀:在擁有中擁抱失去

回到倫敦的時候,天空下起雨了。

一如往常,絲絲點點。倫敦總依戀雨滴,走過街坊,無可避免的被打濕髮梢。

今天是來到倫敦之後第一次踏出這個城市。天空縱然灰暗,但是當車子開出市郊,迎面而來的就是一大片霧濛濛的草原,看不清前頭的路,只能依稀看到前方的車頭燈,早上八點半,偌大的遊覽車上,大半的人都還在繼續沈睡,留下一片寧靜。

我們在霧中搖搖晃晃。

Leeds 城堡與其說是城堡,倒不如說是一個巨型的古代建築。值得一看的不是城堡本身,而是在前往城堡的路上,從湖的另一頭望去,聳立著一間小木屋,依山傍水,旁邊有著一對老人打著高爾夫球,煙囪揚起裊裊炊煙。那一刻湖景的寧靜和安定,勝過人間無數。

總想著在這樣的冬天,坐在暖爐旁,煮一壺茶,從茶煙當中安靜的看著湖景,什麼也不做。

所幸在離開之前,天空微微的破開了一點陽光,稍稍照亮眼前路。

相較之下,Canterbury 反而是我比較喜歡的地方。人就是這樣,住久了城市,總喜歡往小鎮走走,而待在小鎮久了,又嫌沈悶,然後回到城市。大概我現在是處於渴望小鎮的週期吧,喜歡小鎮那種安靜中熱鬧的感覺,石磚的小巷,簡單的店面,配上各式各樣的聖誕裝飾,萬千斑斕。(延伸閱讀:遊倫敦必去的五間餐廳

天氣又冷了一些,走過街區總要縮著脖子,抬頭看到天空中的吊飾寫著大大的 Merry Christmas,霎時之間有點恍惚。這幾年的聖誕節幾乎沒有在同一個地方度過。今年會在倫敦,去年在尼泊爾五光十色的霓虹燈下,前年在五股山上的靶場。明年呢?我會在哪裡?

走在 Canterbury 小鎮的路上,一直帶著似曾相似的感覺,或許歐洲的小鎮都透著一樣的底藴。也或許旅行太多的人不應該再旅行,因為都會在不同的景色當中看到類似的東西,帶著不同的心情與感慨,看到的都不是眼前所看到的東西。

我走在這裏,看見的是印度的科欽小城,是尼泊爾波卡拉的山間,在耶穌莊嚴肅穆的雕像裡頭,瞥見的是吳哥佛燈後面的莊嚴寶相,以及象神遺跡的斷壁殘垣。聳立雲間的教堂,想到 Mysore 的晚間,想到聖歌詠唱的管風琴樂。

眼前的景色沒變,變的人一直都是我,為了生活總要改變,不變者少,恆變者多,又怎麼會有例外。繞了一圈又回到教堂前面,走了那麼久的路,回頭還是原點。(推薦閱讀:相信,改變是為了更好!

看著一樣的耶穌雕像。我想起以前曾經聽人家說,大無情的反面就是大愛,大愛的反面也是大無情,以前總是不懂,現在好像才懂一點。

離開前,鬼使神差的忽然回頭,然後看見在沐浴在月光下的教堂,仿佛發著光,美得讓人屏息。下意識拿出相機,拍完之後怔怔地看著良久,然後再度上路。記得也聽過人說,以前一直以為只要把當下拍下來了、照下來了,我不會失去任何東西,但看著拍過的照片,我才明白我失去的究竟有多少。

時間五點半,前方卻已然一片漆黑。路燈照得亮眼前路,卻望不盡身後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