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精選專訪回顧!這一年來,我們遇見了許許多多的人、參與了他們的生命故事,常常做完專訪,感到何其有幸、我能成為把他們人生故事再現給讀者的人。這一年,多麼感謝所有在女人迷與大家相會的受訪者,因為有你們精彩的故事,使我們更貼近人生一點點、更領悟活著一點點。接著,就讓我們以他們說過的經典名言,回顧他們在女人迷留下的痕跡!(延伸閱讀:女人迷推薦名人專訪

時序是冬,剛踏入女人迷的夏天卻依然在記憶裡鮮明地盛開,在這裡感受團隊旺盛的生命力,也因專訪際遇了與許多陌生人有了短暫交會。在一次又一次的人物專訪中,聽著他們說話、卻好像也在傾聽內心的自己。我時常覺得,與他人對話是一種治療,在說出口的過程裡釐清自己,在聽到回答的同時得到觀看世界更廣的視野。

歲末的感恩,想要送給這些曾經與我對話過的人們,感謝那些萍水相逢、掀起我思想上的漣漪,感謝寫下了你們人生走過的路,讓我也彷彿在那路上重頭學習生活一遍。

教會我在富足裡同理他人—何韻詩

「其實我無論是價值觀還是性向在香港環境都很像一個異類,正因為如此,才更要去改變。」

「我知道香港正亂,所以我想回家了。」

「不但要為自己留點餘地,感情也是需要空間的,我們總是只看到眼前的東西,太執著於現在,但兩人的關係保持一點距離,才能看見可以更好的地方、以及感情中的盲點。」

今年九月,女人迷和何韻詩有個充實的對話。她與我們聊電影、聊音樂、聊生活,在何韻詩身上我感受到她的明星大器,那是一種「歷練過所以明白」的包容力與理解心。在聊天的過程中,何韻詩並不會丟出「公版答案」,甚至是丟出一個更讓人意外的驚喜、把問題帶到另一個層次,讓我進一步思考。(同場加映:

大家都說她是香港小天后,但是在何韻詩身上我看見了超出天后的光芒。這次訪問結束不久後,雨傘革命在香港遍地開花,何韻詩第一個站出來為香港人發聲、到現場與市民同在、不遺餘力的參與這次運動,甚至再佔中清場時被警方逮捕。何韻詩曾在訪問時透露對香港的感情,她說自己一度厭倦香港環境,甚至想離開了,但是經過這兩三年在台灣香港兩頭奔跑,何韻詩明白自己對家鄉的感情是不可能割捨的,所以她在香港最苦的時候,選擇和市井小民們的信念站在一起。她回家了,看到新聞畫面裡何韻詩與香港市民站在一線的那刻,我在電視機前紅了眼框。

對我來說,何韻詩不只是個女藝人,她身上累積了歲月的智慧,她不只關心自己、更誠心為他人付出,很感謝這次的專訪,讓我在何韻詩的神情與談吐中體會她情感的細緻、精神豐富的層次。超越明星光環,她是一個對情義有知覺、對社會有意識的演藝圈俠女。

教會我誠實,才能看見真愛——個人意見 陳祺勳

「婚姻平權不是逼迫所有人都要踏入婚姻,在愛下面,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所有人都應該擁有相同的選擇權,不應該去剝奪任何人給予承諾的機會。」

「所有真愛都是有瑕疵的。真愛是走過風浪後,兩人還能攜手變老。『理想條件』是對自己設下的限制,反而成為愛情的阻力。」

「不相信真愛的話,就不會遇到想要的,不相信愛情,相處容易變成一種技巧與算計。我們不可能與一個人維持一個沒有真愛的相處慣性,愛情讓我們人生中的許多事都變得不同、賦予意義,就算是小事在感情裡似乎也能被放大。一個人如果沒有真正去愛過,那他的人生不會是完整的。不相信真愛,我們還要相信什麼呢?」

「女性主義不只談論身體、經濟的自主,女性主義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不要定義女人』,女人沒有一定要怎樣,她們應該像所有男生一樣,擁有在生活上更多的選擇權。」

踏入與陳祺勳相會的包廂前,女人迷編輯們整整衣衫,出門前對於今天訪問的衣著用心了一番。「 陳祺勳本人好溫柔啊!」這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不論是談吐、或是細微的動作,都讓人感覺他是一個非常可親的人,就像好朋友一樣聊著感情、聊著社會運動。為什麼陳祺勳的文字總是那麼吸引人?也許就是因為他比我們都多一份誠實。他是一個非常尊重主觀性的人,也說自己的「時尚評論」都來自主觀。美原來就不具備標準,這就如女人迷所相信的一樣,每一種美,都有被肯定的價值。(同場加映:

金馬51紅毯一結束,陳祺勳馬上上傳了「2014金馬獎點評」,不知道有多少人跟編輯一樣,一面在等男女主角開獎,一面看著陳祺勳的評論捧腹大笑。這次有讀者留言說「他的部落格文章看完就忘記」,陳祺勳反將一軍回答:「請問萬茜在2014年金馬獎的紅毯穿著被個人意見形容為: A. 火山熔岩 B. 垃圾山 C. 噴墨汁逃跑的章魚 D. 以上皆是」

我們喜歡陳祺勳的幽默,就像我們喜歡他的誠實那樣。

教會我放下角色、真心對話——鄒承恩

「因為錯過,所以學會勇敢。告白需要勇氣、分手需要勇氣、面對自己需要勇氣,在錯過和失去中,我們學到更多的其實是勇敢。」

「年輕時我們很容易去遷就別人,現在想起來會覺得很蠢,但正是因為當時有不顧一切的勇氣,那股傻勁讓我們去衝撞。長大了,有了圓潤世故的能力,更有智慧去處理各種關係,反而失去了勇氣。迎合對方沒有不好,但要找到與底線的平衡點,關係才會快樂。」

「默契與共識是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因素,我覺得兩個人之間最舒服的相處就是能夠理解對方的興趣,如果不懂對方、覺得對方過於完美,那就是『愛慕』,而非愛情。比起『女神』,我們要找的其實是可以陪伴在我們身旁女人,她未必是最漂亮的,但必須要最懂你的心。」

走進《16個夏天》的拍攝場景,鄒承恩彷彿進入了「丁國慶」的角色,在帥氣的鄒承恩和台灣國語的丁國慶間他轉換自如,讓我見識了演員的功力。當天在女人迷採訪前其實有個電視台的訪問,承恩也不厭其煩的一遍又一遍跟反覆拍攝指令,不但如此他還主動參與討論,提出較好的內容拍攝。 他有種天生的魅力,讓周圍的人可以更自然地與他相處,並且也用誠心的態度與人交心。(同場加映:

聽著鄒承恩與角色的相遇與成長,我明白一個在演藝圈能持之以恆的藝人需要多大的恆心與熱情。褪去明星的色彩,他更像一個大男孩,有時天真地聊著朋友、有時細心地談生活。鄒承恩的魅力,來自他待人的真誠與不留手。這次的相遇,他讓女人迷編輯也上了一課:「待人以誠、做人以真。」

教會我別怕青春消逝——錢翔

「青春就是拼了命的消耗自己、浪費自己。對我來說,人生不是一件有意義的事,人生是一種存在。所以,人的存在是,在那個當下,你就利用它,好比利用青春的旺盛,就努力耗盡、燃燒它。」

「人為什麼能夠突破關卡?是因為我們內在驅使『想要愛』的欲望,那個東西到底有多強。如果當你看他以肉身搏鬥,你覺得不忍,覺得疼痛,你就明白了。」

「真的拼命衝過,掉下去,是不會後悔的,別人怎麼定義你的成功不重要。」

「比起緬懷青春,我對下一刻的人生比較期待。」

專訪進行中的好幾個片刻,我激動的想流下淚來。我聽錢翔導演聊青春後的故事、聊人生這麼大的命題,他用「不加索求只求盡力」的態度去面對每一件事。彷彿,所有人都冀望的「成功」,對他來說一點也不重要,他只在乎自己如何活出生命的密度。並且,在他身上,我感覺到一個電影從業人員默默耕耘十幾年的厚底子,許多拍片的人身上都有這樣的一股氣,他們在片場是詩人也是工人,下戲後演員都回家了、他們還活在角色裡。導演說:「電影拍完後,最不習慣的就是沒了隱私,我是個安靜的人,喜歡簡單一點的日子。」與其說他淡泊,我覺得他不過是對自己夠誠實罷了。(同場加映:

若想看見錢翔導演怎麼替在生活裡的悲涼尋找出口,我很希望每個人都能擁有《迴光奏鳴曲》的記憶,那是每一個人,都會走到的地步——面對年近半百、你還能如何擁抱生命的激情?在錢翔導演的電影中,我看見生命在最幽暗的谷裡發亮;在錢翔導演本人面前,我看見自己還能更用盡力氣地活著。

常常做完專訪,感到何其有幸、我能成為把他們人生故事再現給讀者的人。這一年,多麼感謝所有在女人迷與大家相會的受訪者,因為有你們精彩的故事,使我們更貼近人生一點點、更領悟活著一點點。這次,我想以讀者的身份,對這些在我心裡留下深刻痕跡的人們說,因為以交談的方式閱讀了你們的靈魂,或深或淺,對我來說,都是生命裡最美好而獨特的際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