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正賢,蓬勃運動事業的創辦人,也是台灣運動行銷界的傳奇人物。舉辦兩場轟動台灣的網球公開表演賽,請來球王球后,舉債上億只為台灣的運動精神奮鬥。女人迷的11月 Talk Talk Day 特別請到徐正賢做大來賓,分享他走在夢想上的創業故事,走進我們相約的咖啡廳,帥氣的戴著自家代理的運動墨鏡,徐正賢大氣俐落的說:「叫我 Jeff 就可以!」(推薦閱讀:不談夢想的夢想實踐者 林弘全

2011年,世界網壇球王阿格西與俄羅斯球壇傳奇沙芬首度來台,在臺北以及高雄的兩場表演在台掀起了前所未有的網球熱;2012年,阿格西帶著球后老婆葛拉芙再訪,與辛吉絲、伊凡尼塞維奇對打,組合夢幻的4球星邀請賽,更是亞洲首例。

台灣為什麼擁有這些?幕後的推手,就是蓬勃運動事業的創辦人徐正賢。放棄矽谷百萬年薪回台,33歲創業,只為扭轉台灣的運動生態;為了舉辦表演賽,徐正賢背下7000萬債務,無怨無悔只為成就台灣的「運動希望工程」。(推薦閱讀:從小地方改變大世界!富比世榜上有名的三位女創業家

阿格西曾有一句名言說:「如果你不鍛鍊,你不配獲勝」“If you don't practice you don't deserve to win.“

而從徐正賢的故事,我們更看見了「如果你不敢賭,你不配改變世界」的精神。不但 Dream Big,徐正賢創業七年,也 Do Big,不斷顛覆台灣對於運動界的既定想像,要做就做一場大的,讓我們一起從他的故事說起。

一場顛覆的革命:打破台灣的運動生態

徐正賢的爸爸是軟網國手,自然而然,徐正賢小時候在心裡也有過想當「運動家」的念頭,並曾兩度獲得全國青少年14歲級雙打的亞軍,結果老師和爸爸都告訴徐正賢:「傻孩子,台灣沒有運動家。」爸爸用自己的球壇經歷勸退了徐正賢,口氣嚴肅的告訴他:「台灣,沒這個環境。」

所有台灣人都有感,台灣,並不是個重視體育的地方。求學時期,體育課常常被借課補上國文英文數學理化,熱愛體育的人有時甚至會被老師貼上「不好好唸書可能變壞」的標籤。於是,我們的社會漸漸的只剩下一種價值,一種聲音,一種信念,叫做「考上好學校是人生的全部」。而體育,從不在這樣的價值選擇之中,而且還離得遙遠。(推薦閱讀:凡事都要必勝的台灣,凡事都要學的瑞典

小時候眼巴巴想當網球國手的男孩長大了。畢業後的徐正賢先是竹科新貴,接著風光外派到許多人夢寐以求的矽谷,年薪接近兩百萬,旁人覺得他的生活過得舒舒服服、一帆風順,他卻覺得人生少了什麼。

「一個毛遂自盡,進紅襪隊無薪實習的故事改變了我。」那時候是2006年,徐正賢在職進修,獲選 YEF 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劃,到美國波士頓紅襪隊參訪,赫然發現紅襪隊的行銷副總,居然是麻省理工學院 MIT 畢業!這位精英畢業後,毛遂自薦,到紅襪隊無薪實習,只是為了進紅襪隊,只是為了在運動屆投注自己的一份心力。「聽了那個故事,我當下就決定要回台灣創業!我想讓台灣人也能這樣,沒有後顧之憂的愛體育。」

放棄200萬年薪和矽谷頭銜,徐正賢回到台灣,著手進行台灣運動的希望工程,蓬勃運動事業,就在2007年6月正式創立!從那一年開始,台灣的運動生態正醞釀著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

傳奇邀請賽是徐正賢打破台灣對運動想像的第一步,2011年,他邀請前世界球王阿格西(Andre Agassi)、沙芬(Marat Safin)、世界前十選手尤茲尼(Mikhail Youzhny)及台灣球星盧彥勳、王宇佐,於台北、高雄各舉辦一場邀請賽,把世界級的賽事和選手帶到台灣,總計虧損3800萬;2012年,徐正賢再辦阿格西、葛拉芙、辛吉絲、伊凡尼塞維奇,夢幻4球星邀請賽,兩場下來總共虧損了七千多萬。

很多人說徐正賢傻,辦了兩場表演賽,第一年就虧錢三千多萬,第二年還繼續辦。連續兩年下來,多了七千多萬的債務。賠了這麼多,新聞記者紛紛打來追問「會不會苦?」「還要不要再辦?」第一年徐正賢還會辛苦準備財報解釋,第二年徐正賢氣了,說:「怎麼大家不懂,許多事情的價值萬萬不是錢能夠衡量。」(推薦閱讀:成功者不是運氣比較好

夢想大了,才能真正做大事

「我到現在還記得當時表演賽結束的那個晚上,E-mail 收到了上百封的信件,信上寫著謝謝你把這些球星帶來台灣。其中一個人說自己的爸爸七十多歲了,看到網球明星居然興奮地跑去找他們簽名,簽到名的時候,像個小孩子一樣的哭了起來...」

「那一刻我更確定,這件事情,非做不可。對於我來說,舉辦這樣的賽事虧錢了沒錯,但台灣的國際行銷,不是錢可以衡量。」徐正賢堅定的說,話語裡頭聽不見猶豫與害怕,只有滿滿的對台灣未來的期待。(同場加映:【紀錄片】看見台灣:不是鬼島是值得守護的寶島

徐正賢不傻,他清楚知道自己走在什麼樣的路上,自己想要帶給台灣什麼樣的未來,於是他比任何人都拼,比任何人都敢賭,一股腦的傻勁與衝勁來自於心中很大的夢。當年的他不敢走上運動家之路,但是未來,台灣孩子是不是該有這樣的選擇,讓他們不再害怕?

「我第一天寫在公司網站的任務 Mission statement,我到現在都沒有改過。我要做的事情從一而終,是要讓網球以及運動在台灣蓬勃發展,我覺得這件事比賺不賺錢更重要。」

於是,2012 年七月一號,還欠著七千多萬的債務,徐正賢又向原始股東借了一百萬,飛到美國的奧林匹克中心取經,希望在台灣建立專業的運動訓練團隊。接下來的日子,蓬勃沒有因為龐大的債務而害怕駐足,反而越走越快越走越穩。

2013年,蓬勃成立了蓬勃網球學院,邀請來自法國與韓國的網球教練來台執教,立志將台灣打造成亞洲一流的網球學院。

「台灣可以做頂尖的運動訓練中心,天氣很好適合做訓練,成本又便宜。但沒有人認為台灣可以做這件事。我們自己都小看了台灣。」徐正賢說。

現在蓬勃網球學院裡,除了台灣選手之外,還有來自印尼、烏茲別克、越南、韓國的網球好手。2014年,蓬勃加速前進,成立蓬勃運科學院,邀請美國奧林匹克訓練中心培育出的教練來台,協助網球/棒球/籃球/田徑/體人三項等選手進行訓練,協助選手提升運動表現。

當運動在台灣長期被看作「次等的學科」,徐正賢不甘心,要扭轉運動在台灣的長期劣勢,而這件事情從不輕鬆容易。憑著對於運動熱愛的執念,加上帶著國外習得的經驗,徐正賢帶領蓬勃從穩穩地走到快速跑,現在正在起飛的路上。

「你要把夢想設得很高很高,而且不停 Push 自己去達成,就算沒有達成,你也問心無愧了。」徐正賢分享,而我們在他身上,也看到了夢想大了,才能做大事的魄力。(同場加映:沒有搭配行動的夢想,不叫做夢想

人生沒有偶然,所有的事都是 Connecting dots

今年 41 歲的徐正賢,僅用了短短七年的創業時間,蓬勃在台灣舉辦了兩場撼動人心的超級賽事;延攬國內外教練,建立國際規格的運動訓練中心培植台灣選手;從網球開始跨足職球籃球高爾夫球領域,成立運動學院;舉債上億,卻在台灣種下了紮紮實實的運動種子。

我們好奇,徐正賢如何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全方位地從優秀選手培育、業餘人口倍增、國際賽事舉辦三方面改善台灣的運動生態。徐正賢笑了笑,說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 Connecting Dots,過去的經歷每一段都同等重要,每一刻、每一個當下,都用心看待,盡力做到最好。

當年徐正賢還在矽谷當科技人,就替台灣網球好手盧彥勳募款了190萬台幣,支持他繼續走在網球的路上,當時盧彥勳才19歲,徐正賢告訴身邊的人:「這個孩子不一樣,將來他會成為台灣出名的網球好手。」15個月後,盧彥勳以世界排名85名的成績,回到矽谷參加他人生第一場 ATP 賽事,現在的盧彥勳已是無人不知的世界網球好手!

當年徐正賢以最高規格接待從美國奧林匹克訓練中心來台的教練,現在徐正賢著手的運科學院,他們大力支持,更在國內口耳相傳台灣有這麼棒的學院支持運動。

人生的事情,缺了一個就是斷了,所以每個當下都要很盡力。

盡力不是不享受,我一直都很享受我在做的事情。你可以覺得苦,但你去看看別人吃得苦是不是真的比你少?最後,你會發現,很容易找到人比你吃了更多苦,而且他們都是檯面上很成功的人。(推薦閱讀:享受逆境,更能品味成功

被稱為台灣運動行銷的第一人,徐正賢說蓬勃「用線性的運動商品收入來養指數的選手,栽培的是未來,看的不是現在的獲益。我不覺得我的 Business Model 了不起,但是沒人做。我做的事情難被複製,我不是砸錢請來一群優質教練,我用心讓他們知道我看中這件事。做運動行銷,有很多軟性的東西在裡面,其他人做不來,因為多數人沒有親身體悟過放棄運動的痛,他們都小看了運動。」

徐正賢感嘆,台灣有一股認定「有錢就是全部,看扁專業」的風氣,但是這個世界不是有錢就可以複製所有。你用心投入的每份心血以及努力,都是錢再多都拿不走的東西。

耐心的等,大膽的賭:極致的運動家精神

「我這個人比較天真,我覺得越是能用價值形容的東西,總有一天會回到你身上。如果你急著想要即時的收益,你就會失去長遠的價值。」

創意就是願意等。要忍,其實很難,你要忍到旁人都覺得你是瘋子,為什麼不做馬上可以賺錢的東西。你還是相信自己做的事更長遠的價值。「對!我就是要賭這件事情值得!」徐正賢說。

細看台灣的運動生態,徐正賢認為許多企業短視近利不願投資長期價值,不夠了解運動產業又想來分一杯羹,難以發展台灣的運動生態圈 Ecosystem。徐正賢換個角度,自己來做,從「教育」面穩紮穩打,在培育選手方面,成立學院;用一個教練共帶四名選手的方式,降低比賽成本;簽下多名運動好手,棒球界的高志綱和林琨笙也是他們經紀的選手。從教育面去做,收益全都拿來栽培選手,影響深遠。

徐正賢說自己欠下一屁股債務,但銀行還是願意借錢,大概是覺得「我現在做的事情,具有某些意義吧。」

徐正賢說台灣該更尊敬運動家以及推崇運動家精神,「各位,你一生為自己做幾次決策?但運動選手幾乎每一秒鐘,就要做出一個困難的決策,只有很少的分析時間能在腦海中裡算。網球選手打上打下打高打低,棒球要投變化球還是直球,每一場球賽都做上百次的決策。所以運動選手不可能笨,都是絕頂聰明的。」

「運動很現實,你不是冠軍就是輸家,所以你要一直承受輸球、輸球、又輸球這件事,怎麼可能耐挫力不好?」

徐正賢相信運動這件事情會讓國家的力量變得更強大,讓每個運動的人耐挫度更強,也培養判斷的精準力。在徐正賢身上,我們同時看到運動家大膽賭的狼性,也看到了不怕挫折、靜待時機到來的耐性。徐正賢沒有當上網球國手,卻用了另一種方式實踐運動家精神。

給年輕人:不要讓別人定義你的價值,你自己定義

曾經徐正賢走著旁人眼中的成功之路,從竹科再到矽谷,年薪兩百多萬,覺得自己就會這樣一輩子了;現在徐正賢的夢不再只有自己,更有台灣,他決定把價值的定義拿回自己手上。當年他放棄了自己的網球夢,現在他要幫助更多台灣的孩子勇敢做大夢。

「永遠不要讓別人定義你的價值,由你定義自己的價值。」

當所有人都告訴你「這個不可能!」的時候,你更要記得所有的事情都是從「不可能」開始。照著就有的「可能想像」,就不可能創造「從零到一」的格局。

徐正賢鼓勵年輕人更大膽,去賭一個自己想要的未來。而在賭的過程,心智要夠強悍,才能做得了大事。不要怕累,不要怕難,多方嘗試,更要培養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與其小小的活著,不如幹一場大的。」徐正賢最後笑著說:「依照國際的最新標準,60歲才算中年人。所以我也還是年輕人吧,年輕人,讓我們用新的方法,新的作為,去闖,千萬不要侷限自己。」(推薦閱讀:年輕人,挫折就要趁早

徐正賢,西裝筆挺也掩蓋不了的運動魂,對於自己與台灣充滿了瘋狂想像,運用自己的專業跨界整合,從無到有打造台灣的體育生態圈。更用運動家的耐心以及狼性,大膽的去賭未來,徐正賢證明了:「錢不是最重要的,長遠的價值才會對社會帶來根本性的改變」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徐正賢顛覆性的改變了台灣的運動生態,我們更期待下一步,能看見越來越多台灣的運動好手登上國際舞台,更多人可以擁抱運動精神。


女人迷 Talk Talk Day 與徐正賢的談話現場!

兩個小時的談話時間,我們體會了他曾感受過的挫折,感動於他看待台灣體育界無比的溫柔,我們多了幾分堅定,是啊,還背著七千多萬債務的徐正賢都能無懼且紮實地走在追夢的路上,我們還怕什麼?也想把這樣的兩個小時濃縮分享給螢幕前的你們。

勇敢做大夢,踏實做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