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金馬51屆頒獎典禮,許多人守在電視機前,等著數這次台灣將奪走幾座金馬。入圍六項的《Kano》也是當天的大熱門,無奈馬失前蹄,與金馬擦肩而過,台灣也僅搶下三座金馬,讓許多人難掩失望之情。我們特別專訪到《Kano》的導演馬志翔,聽他聊聊他的導演長路。他說:「金馬輸了,有點傷心卻服氣。失望過後,我要繼續走下去了,我還要更好才行!」(推薦閱讀:易智言:身為創作者,我想為社會發聲

馬志翔,你怎麼認識他?或許你會說,他是演員,你記得他在電視劇《孽子》裡的阿鳳一角,狂放不羈卻又渴望愛;或許你會說,他是電視導演,首部執導作品《十歲笛娜的願望》獲得金鐘獎最佳迷你劇編劇獎肯定;而你當然記得他首部執導的電影《Kano》,追溯台灣棒球歷史,上映九天就衝破億萬票房,在台灣揚起一波野球復古風氣。(推薦閱讀:一球入魂!《Kano》演員永瀨正敏、坂井真紀獨家專訪

細數他的經歷,或許很多人會覺得馬志翔的一生很順遂。但看似順遂的背後,從不只是「演而優則導」這麼簡單。馬志翔用十年時間,從電視劇一路摸索,扮演場記、副導、編劇,紮實的修習導演學分;用無數個電視劇作品,去凝練說故事的能力,於是才有了《Kano》的誕生。

一戰成名,《Kano》入圍六項金馬提名,誰又想得到背後是多少年穩紮穩打的努力?在眾多的身份之中,馬志翔笑笑的說:「我還是最喜歡身為導演這個身份。」

 

在我們面前的馬志翔,穿著高領的褐色毛衣配著灰色的西裝外套,眼神裡揉合著歲月洗鍊過的世故與天真,語氣真誠而有重量,在 GQ 的年度風格男人頒獎現場,我們暫且不談時尚,卻想好好地聊一聊電影,聊一聊馬導作為一個“story teller”的故事。

金馬輸了,難過之後我要往下走了

金馬獎第51屆剛落幕,對台灣的電影圈無疑投下震撼彈,最大贏家婁燁執導的《推拿》囊括六項大獎,金馬影帝陳建斌同時身兼最佳男配角和最佳新導演。一片激戰之中,台灣搶下了三座金馬,引起各方熱烈討論。金馬執行委員會執行長聞天祥特別出面表示:「總不能我家小孩考試,把所有可能考贏的小孩擋在外面。」

這次金馬確實戰況激烈,實是一場君子之爭!於是在金馬過後幾天,我們也不免俗的問了馬導,這次導演處女作《Kano》獲得六項入圍的肯定,最終卻鎩羽而歸帶給他的反思。馬志翔笑了笑的說:

「失望一定會有,但失望過後呢?失望過後我要繼續走下去了,我要更好才行。金馬失利就是一個刺激,刺激我要繼續更好。」(推薦閱讀:給自己的一封信:相信自己可以更好

馬志翔坦誠,這三年內看的電影其實屈指可數,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在與自己對話,在其他的電影沒有完全看過的情況下,馬志翔說自己完全相信金馬評審的公信力。

「金馬獎輸了,我跟魏導有一點點失望,這是當然,但我們服氣。服氣不是因為覺得自己不如人,而是相信金馬的評審做出的是經過思量的選擇。這次的金馬獎,給我們一次反省的機會。我會找時間把得獎的片子都好好看一看,但是,為了超越自己而不是超越別人。」

馬志翔也拿了《Kano》裡頭的棒球經驗比喻了這次的金馬現況,這一局我們或許是輸了筆數,但我們是戰勝了自己,受到刺激,所以要期許自己下次更好,依然能抬頭挺胸地離開球場。這樣的精神也讓人想《KANO》製片魏德聖說過的「真正的運動家精神,不是在輸贏之間,而是面對輸贏的態度。」


馬志翔與永賴正敏合影 圖片來源:Umin Boya 馬志翔作品集

「我告訴自己,要記取這次的經歷,讓它內化成我的經驗。之後,我就能用這樣的經驗,好好的去說故事。」這是馬志翔面對輸贏的帥氣態度。輸了沒錯,面對它,承認它,然後讓自己更好。(同場加映:享受逆境,才能品味成功

金馬過後,馬志翔往身上多放了幾分對自己期許的重量,扛著肩頭的重量,他也透露現在正籌劃要拍下一部電影,同時有三、四個故事在腦海中轉,他笑著說自己想到要再拍電影,就覺得蠻興奮的!

這一次與金馬失之交臂,但我們看著馬志翔說起電影時的認真神情,也深深的被感動,覺得他定會走在一條距離金馬越來越近的路上。跟金馬獎相呼應,每年都只有一次金馬獎,而馬志翔要往下走了,與下一個金馬相遇。

用十年時間,醞釀充滿溫度的故事


照片來源:Umin Boya 馬志翔作品集

熟悉馬志翔電視編導作品的人就會發現,馬志翔的編導作品從《十歲迪娜的願望》、《我在這邊唱》、《飄搖的竹林》都有一定的歷史與文化脈絡,也相當有原住民色彩。馬志翔說:「創作,來自於經驗和歷練。但是對我們來說,很多事情我們並沒有機會去歷練,所以就必須從許多地方去汲取這些過往的經驗,而土地還有曾經的歷史,就是最好的素材。」

「電影可以說是一個國家的文化,文化就很容易碰觸到歷史,認識歷史除了重新得到自信,還有一個好處,就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你可以看得更遠。」

認識歷史的過程,更讓我們能夠去定義「我們是誰」,而對自己的身份有更多認同,但挖鑿過往歷史的過程,同時也是重新再建構自己,其實也會伴隨來很多的痛苦與碰撞。

馬志翔回憶自己當年曾在原民台的部落三部曲飾演一位不認同自己血緣的原住民大學生,剛好跟他當時的心境很近似,他也曾在求學過程中,因為是原住民而曾被取笑甚至排擠。演一演之後,馬志翔說:「我突然覺得很慚愧,自己這麼排斥是「原住民」這件事,但自己又有多了解原住民呢?我覺得自己一定要更回頭去看看我和我的族人究竟是經歷了什麼。」身為賽德克族和薩奇萊雅族的小孩,馬志翔透過演戲,得以挖鑿過往,重新認識自己,建立自信,更在心裡種下了「導演」的念頭。(推薦閱讀:金獎導演 遙遠星球的孩子 沈可尚

「當演員的時候,遇過的導演讓我有自己想說故事的心情。但演員,永遠都是被選擇的,因此我就想,不如我自己來拍好了。我也看了歷史,了解越多越覺得有很多問題沒有解決,但不解決,就會在角落發爛腐臭了啊,怎麼說呢,只能自己寫了!這就是我想要編導的想法。」

立下當導演夢想的那一年馬志翔才23歲,他告訴自己:「10年後,一定要當上導演」,於是「自己來拍好了」這樣一句話就此刻在他心上。我們看見的 Kano 背後,是馬志翔十年磨劍的故事。他總是充分準備,穩紮穩打,不求快但求穩,但願用十年時間,醞釀一個好的故事。

當年人生的第一部戲《大醫院小醫生》就遇上王小棣老師,又與魏德聖導演合作了《賽德克巴萊》,馬志翔說自己很感謝身邊的前輩總是給予許多指導與機會,怎麼想都是幸運。

為什麼拍電影?回到最簡單的一句話,我覺得拍電影,就是讓我們更認識自己。

格局更大!既然有能力拍電影,就要有正向影響力

「當個電影人,我期許自己要有正向影響力。」十年時間過去,馬志翔也成長許多,依然想拍電影說故事,但更期望自己可以藉由電影與觀眾溝通,帶給台灣觀眾正向的影響力。

我們也特別問了,馬志翔怎麼看自己的電影,以及他的下一步,又會是什麼?

「我覺得我的電影想講的是「了解」、「尊重」、「包容」這三件事。我覺得台灣太多族群了,這個族群不只是血緣的關係,不只是漢族,原住民族的分野。人對於不了解的事物會恐懼,恐懼之後就會有抗拒產生。能不能打開自己的心胸,願意去了解彼此,互相尊重與學習,甚至對方做錯事,也學著去包容,是我很重視的事。」

馬志翔笑說自己拍了《KANO》過後,眼界與格局都更大了。從前他格外關心血緣這件事,想釐清漢人與原住民族之間的關係,想扭轉別人對於原住民族的刻板印象;而現在的他,想好好的看台灣這塊土地。「只要跟這塊土地有情感上的連結,你就可以是台灣人,我覺得就是這麼簡單。」馬志翔說。(推薦閱讀:彎腰傾聽,台灣土地的秘密

「我們一直在想未來要怎麼做,一直從現在找未來,從未來找未來。但我在想,我們要不要有時候停下來回頭看看,我們經歷過的有沒有內化變成經驗。」

馬志翔慢下腳步,重複看了自己的作品,也有許多新的東西跟著跑了出來。電影,讓他與過去的自己對話,也再次與觀眾對話。馬志翔說,電影是因為人而存在的,而電影人的責任就是反覆挖掘,捕捉住時代下的微光與幽暗,反芻記錄下來,與更多人對話。(推薦閱讀:夢想到手前,絕不放手《志氣》導演張伯瑞

創作,就是挖掘自己的過程

聽馬志翔談創作很過癮,因為即便只是靜靜的講述,馬志翔身上的創作能量都不容忽視。身為一個說故事的導演,馬志翔自己身上就有太多太多故事了。

「創作,可以更認識自己,這是很棒的,人活到越老,就會忘記童年。但創作者不會,你會不停的挖掘自己,甚至可以挖掘到很久很久以前,回憶會蹦出來,那個東西是有熱情的、有歷史的,那個東西不是虛構的。」

馬志翔的眼神熱切,笑說還不敢稱自己是創作者,但確實很喜歡創作的過程。他爽朗的分享自己的一天,「今天早上五點多起床,開始看書,把書本拿出來再把電腦打開,但一直到下午三點,卻發現自己只打了幾個字,慘了!創作,就是不同的思考挖掘,常有卡關的時候,即使創作的本質是痛苦,但是在痛苦中創作萌芽的那一刻,就很爽。」

這次入選 GQ 年度風格男人,我們也問了馬志翔覺得自己是哪種風格男人,他想了想看起來有些傷腦筋,最後說可能是「樂觀的男人」吧。「樂觀應該是創作者的絕活了!不樂觀可是會卡關很久的啊。」馬志翔笑笑地說。至於對於時尚,馬志翔說自己最喜歡的就是自在的風格。不需太多拘束,不論是衣著上,或是創作,他都盡可能地讓自己自在。(推薦閱讀:解開14個生活癥結,讓心一輩子自在


GQ 年度風格男人大合照:左起張基義、林俊傑、陳鎮川、馬志翔

「畢竟男人的魅力來自于智慧,智慧來自於內化經歷而得到的經驗啊!」

馬志翔開懷的笑,我們看著他聊創作神情,也忍不住覺得獲選為今年度 GQ 風格男人的他實至名歸,他的風格來自於看待所有大小事的真誠。即便只是為時不長的訪問,地點又在人來人往的休息室,馬志翔專心的把每個問題都答得完善,也不時停下沈思,思索更好的答案。我們覺得在馬志翔的身上,風格,是一件自然而然已經成為生活一部份的事。(推薦閱讀:誇耀成就,不如散發氣質

要做夢?那就做大一點,別小眉小眼

訪談就要結束,最後,我們請一路以來總給人勇敢印象的馬志翔給女人迷的讀者能跟著一輩子的建議。

「如果要做夢,那就做大一點。不要小眉小眼,要做夢,就豪邁的一奔千里。這樣子,你才不會後悔做夢。」

說這一段話的時候,馬志翔不疾不徐,細細的吐清楚每個字的音節,感受說出來的話的重量。我們在場也覺得,其實這樣一句話,也道盡了馬志翔這十年追夢的生活。「不要小眉小眼,要做就做大的。不只是隨意發夢,更是踏實。如果不想做夢是你的事,但既然都要做夢,就不要小眉小眼了。」(推薦閱讀:生命很短暫,去追夢吧

馬志翔,揮別過往十年,展望未來十年,已用自己的人生經驗,做了最豪邁的追夢示範。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