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過,或是曾經出國讀書嗎?你認為出國讀書的意義是什麼呢?是為了那張寫著他國語言的文憑,還是為了學習呢?女人迷駐站作家 google,要和我們聊聊他在英國倫敦求學的體悟,原本對他而言只是為了自我投資、拿到學歷的留學之旅,卻讓他在過程中漸漸找回了學習、獲取知識的快樂,且他更用這些領會來反思的台灣社會現象期待台灣能有一股改變的力量。(同場加映:在德國,我學會了在台灣學不到的事

離開台灣一陣子之後,我終於在倫敦安住下來。而不知不覺我在倫敦的日子,也過了一小半。入冬了,陽光開始慢慢在這座城市裡面消失,灰色的天空是最近天氣的基調,配上絲絲的細雨,典型的倫敦天氣。

但消失的陽光卻用另外一種方式補償,每天下午四點左右走在泰晤士河畔,天色黯淡下來,黑夜就隨之而來。但在河岸兩側,點點的燈光開始在樹上閃爍,一眼望去,整座河仿佛籠罩在一片寶藍色的燈海當中,如同塵世的星光,即使蒙上一片陰霾,卻亮麗異常。(延伸閱讀:《午夜巴黎》秘密場景!你不想錯過的倫敦、巴黎小店


圖片來源:來源

每當這種時候,我都會不自覺的慢下來。用一種帶點崇敬又帶點遲疑的心情去看這個由人工所製造出來的瑰麗景象。魔幻又真實的時刻,讓我差點相信在這座城市什麼都有可能。

一直以來我都把出國念書當做一個目標,也當做一個投資,只是投資的標的從來也都不是成長,而是那份學歷,以及那份學歷能給我帶來的工作或未來。我覺得我在台灣所受的教育相當好,也相當扎實,並不覺得來到這邊能夠學到太多的東西。

但是實際來到這裡之後我才慢慢改變我的想法,我才重新找回對知識的好奇,對學習的熱情,以及夜深人靜在成堆的文章裡面恍然頓悟的喜悅和快樂。牛頓說,「如果我看得夠遠,也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有機會面對這些巨人並有機會站在他們的肩上,那種感覺是真的難以形容的。(同場加映:享受閱讀,給自己靜下來的時間與空間

然後我才發覺,對一個人來說,最大的敵人和恐怖不是無知,而是覺得自己夠了。一旦你覺得夠了、夠好了,你就永遠停在這一刻,無法前進,只能後退。

在這裡,你每天會看到來自各個地方的人,說著不同的語言,有著不同的文化,抱持著不同的想法,你每天要逼自己了解不同的東西,用不同的語言與別人辯論自己的觀點。你需要在各種不同的資訊、不同的論點上面找到一個可能不存在的答案。然後才發現原來這世界上的所有東西或許都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你只需要找到自己的聲音。

你開始懂得邏輯與假設和證據的重要性,一個事情有沒道理,你需要去看假設和證據,在一連串質疑、反思、辯論之後找到自己的信念。相信了,驗證了,即便不是盡善盡美,即便路上沒有人,找到了,就堅持走下去。

 

 

我也強迫自己參加大大小小的求職說明會、社交場合。從站在旁邊看別人說話卻不知道要怎麼插話到最後可以侃侃而談。然後開始厭倦這些場合,但還是強迫自己前往,接著才慢慢發現,當你放下了一定要從這些人身上得到什麼的想法之後,我開始放鬆下來,也才開始真正喜歡上這些活動。站在那邊的,不是什麼公司主管,也不是什麼 HR 部門,更不是什麼剛進公司的新人。站在那邊的,就只是人而已。而人與人交流的那一刻,眼神相交的瞬間,會心一笑的時刻,這些才是我覺得最有價值的東西。(一起看看:進入 MBA 的第一步!同儕不會告訴你的五個社交秘密

不管我最後有沒有在這邊找到工作,這些都是我的收獲。

我才發現以利益的角度待人,人們也會用同樣的態度對你,但是換個方式去做之後,你卻能夠得到更多的東西。對我來說做很多事情,利益也在其次。

然後我有幸在這裡看見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的演講,教授是一個溫柔平靜的老人,臉上一直帶著笑容,也很樂觀,看著他,你不知不覺就能從中得到力量。這是一個樂觀的人,他真心的相信改變會到來,也真心的相信我們所做的事情不是徒勞無功。你知道他經歷很多,也或許經歷過很多次失敗和挫折,也相信經歷過更多的質疑,但是他還是笑著,他還是相信他所相信的東西,樂觀而勇敢地面對著。這無疑是我在這裡聽過最好的一場演講。(延伸閱讀:6 場 TED 演講,讓你看見自己的力量

即使是行儘最黑暗幽冥者,最後嚮往的還是光明。

尤努斯教授認為我們現今的制度是不完美的,而這樣的不完美導致我們社會上的各種不公不義,這樣的不完美,源於我們對於人性的假設,我們假設人們都是自私的,我們假設我們所有的行為都是為了追求最大的利益,這樣的假設很大一部分形塑我們所熟知的現代社會。

但或許人們做很多事情不見得是出於利益的需求,而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這樣的行為是不理智的。但是就是這樣的不理智造就了我認為社會上最美好的部分。

演講當中有兩個時刻讓我印象深刻,其中一個是當教授講到他想要提供幫助給那些需要幫助的婦女的時候,那些婦女卻說他們不需要幫助,不需要貸款,他們不知道這些東西他們可以拿來幹嘛。(伊朗婦女真情告白:要不要戴頭巾,我們自己選擇

教授說了一句話:「那時候我知道,在說話的,不是他們的聲音,而是歷史的聲音,是這樣世代積累的苦難和不公,讓這些人沒有辦法找到自己的聲音。而我好想幫他們找回聲音。」

另外一個時刻是當教授被問到在不同文化和不同社會下,難道不會這樣的解決方式可能適用於某些地方卻不適用於另外一些地方嗎?或許其實有些地方根本就不需要改變。

教授愣了一下,然後笑了,他說:「我曾經在一個山上幫助一群人,這群人都說著不同的語言,有著不太一樣的文化,但最後改變還是發生了,你知道為什麼嗎?」他再笑了一笑:「因為當遇到問題的時候,我們都說著一樣的語言。」

 

然後我想到台灣。

離開台灣之後,才更見到台灣的陰霾和不足,我們社會看似民主,實際上卻沒有真正能夠包容不同聲音的雅量。我們看似開放,卻對東南亞新移民的問題視而不見。我們看似多元,卻依循著二元或單一的價值觀。我們社會上有成堆的問題,但大多數人卻選擇視而不見。我們不習慣做一件事情先思考前因後果,我們許多時候反對了卻沒有理由,發聲了卻支支吾吾。我們不習慣表達自己,我們也不習慣衝撞彼此的不同信念,所以我們很難找到自己的信念,也沒有辦法堅持自己的信念,勇敢的走下去。(和你分享:我在美國,做更美的台灣夢

但是我仍然記得在這裡的某堂課上,一位老師拿著她那時候分別在同一年去東德和西德的柏林圍牆兩側所拍的照片。她說,那時候她就想著:蛤?就這樣嗎?就是這樣的一座小小的牆把我們分開嗎?然後時間來到現今,她手指著照片,眼神堅定,一字一句地告訴我們:「不管一個事情看起來多麼理所當然,也不管一個事情看起來多麼牢不可破,沒有任何的東西,是無法改變的。」

我沒有辦法形容我當下的感覺,那是一種歷史在眼前倒塌的感覺,也是一個新時代的開端,我太過震撼,以至於說不出什麼。

來這裡之後,我不只一次聽到課堂上的老師說、聽到參加企業說明會的主管說,還有聽到坐在台上的尤努斯教授說:「這是一個新的世代,改變的責任,在你們每一個人的身上。」

在這裡,我慢慢開始相信,改變是真的有可能的。

台灣有很多不好也不足的地方,但是每當這個時候,我卻更加想起台灣的善念和溫暖,是台灣的土壤孕育了我,給我力量,讓我能夠勇敢的在這裡追尋信念。如果台灣真的改變了,或許我們會有更多一點點的希望。也或許徘徊在異鄉的遊子,也都有了回家的理由和機會。(和你分享:彎腰傾聽,台灣土地的秘密

這是一個新的世代,而我想追求的信念,是永遠可能也不會到來的公平與自由,但永遠忘不掉那位老師手指著照片眼神堅定的那一刻:沒有任何的東西,是沒有辦法改變的。

台灣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