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 Google,許多人心目中的印象是世界上最會玩,且最富有生產力的一群人之一。這麼說並沒有錯,事實上,許多企業都嘗試仿效 Google 的辦公室,增設桌球室、健身房,舉辦腦力激盪的趣味競賽,希望能走在 Google 之後,體現 Work Hard, Play Hard 的風格!不過根據 Google 董事會執行長的說法,真正重要的可不只是「玩樂」而已...(同場加映:學會70/20/10 法則,建立說 Yes 的 Googel 企業文化

Google 每星期五下午舉行全員會議,所有新進員工坐在第一區,戴上彩色的螺旋槳帽區別,布林親切歡迎他們,全體鼓掌,接著布林會說:「現在,回去工作。」這不是很棒的笑話,但布林以假正經、略帶俄羅斯腔的語調說這話時,總是令人開懷大笑。除了其他傑出才能,幽默感是身為智慧創做者領導人布林的一項優點,每次主持全員會議,他的即興妙語總是引起哄堂大笑,大家是真心的笑,不是為了捧創辦人的場而笑。


圖片來源:Wired.com

 

一家傑出的新創公司、一個出色的計劃、一份好工作應該充滿樂趣,如果你賣力工作,卻完全無法從中獲得任何樂趣,那一定有問題。樂趣有部分是來自期望未來成功的心情,但有很大的部分來自和公司同仁共事,一起開玩笑。(推薦閱讀:新創公司員工心聲:我們追求的是信仰,而不是工作

多數公司嘗試製造玩樂,比方說,舉辦年度公司野餐(節慶派對、週五在公司外舉辦的活動)、有玩樂的音樂、有玩樂的獎品、有可以讓同事出糗的趣味競賽、有顏面彩繪/小丑/算命、供應玩樂的食物(但不供應玩樂的酒品)。你參加這些活動,在這之中玩樂。

不過,這類玩樂活動有個問題:它們很無趣。

公司舉辦這類活動沒有什麼錯,但必須用心思,有技巧。想舉辦一場有趣的公司派對其實不難,這就像舉辦一場有趣的婚禮:很棒的人(你的公司聘了很棒的員工,不是嗎?)+很棒的音樂+很棒的食物及飲料。天生無趣的人(來自佛羅里達州博卡萊頓市的芭芭拉大媽,會計部門的葛瑞格)可能危及樂趣的元素,但是一支1980 年代的知名樂團和上好的啤酒就能解決一切, 喝著鐵錨牌蒸汽啤酒(Anchor Stream beer),隨著比利.艾鐸(Billy Idol)的歌聲起舞,人人都會變得有趣。還有團隊或公司在外頭舉行的活動,這些常被視為「凝聚團隊」的活動,幫助團隊學習更好的共事合作方式。

你們可能去參加繩索攀爬訓練或廚藝課;接受性向測驗或練習團隊合作共同解決問題,期望藉由這些活動使你們結合成一部運作得很好的機器。效果好嗎?未必。我們對於這類公司外的活動看法是:別管什麼「凝聚團隊」,只管玩就是了。(同場加映:邊玩邊工作!荷蘭 Google 辦公室的快樂基因

羅森柏格對團隊的短程戶外活動有一個原則:在天氣許可之下,行程要在離辦公室夠遠的新地點,這樣感覺才會像去玩,但仍然可以在一天往返,提供團隊人員無法或不會獨自有的體驗。在這些原則下,羅森柏格帶領他的團隊前往北加州各個地方, 例如到穆爾紅木國家公園(Muir Woods NationalPark)、尖峰國家公園(Pinnacles National Park)以及去阿諾努耶佛州立公園(Año Nuevo State Park)觀看海象,還去過聖塔克魯茲海灘遊樂區(Santa Cruz Beach Boardwalk)。這些活動花不了多少錢,有時候,樂趣很便宜,但玩樂通常不便宜。

在Google 成立早期,想要參加佩吉和布林舉辦的直排輪曲棍球賽只需一根桿子、一雙溜冰鞋,還有願意讓創辦人檢查一下你的臀部就行了。雪柔.桑德柏格為她的銷售團隊辦了一個讀書會,在 Google 印度分公司大受歡迎,所 有員工都參加。施密特率領 Google 首爾全部的團隊隨著造訪公司的韓國歌星 PSY 跳起「江南 Style」,施密特沒遵循已故美國職棒非裔球員薩奇.佩吉(Satchel Paige)的忠告:「旁若無人地跳舞」。不過,領導人跳舞,人人都會看,沒人在意你得好不好,大家注意的是你跳舞了。(推薦閱讀:沙發衝浪,不小心衝進 Google London

羅森柏格曾和Google 行銷部主管辛蒂. 麥卡弗瑞(Cindy McCaffrey)打賭,看誰的團隊在公司的年度員工意見調查「Googlegeist」中參與率較高,輸的一方得為贏的一方洗車。羅森柏格輸了,麥卡弗瑞租了一輛加長型通用悍馬(Hummer),盡所能地把這輛車塗滿泥巴(我們至今仍不曉得她是如何辦到的),召集她全部的團隊成員,邊看羅森柏格賣力清洗這輛巨大的運動休旅車,邊用水球砸他。

還有一回,羅森柏格要為公司的籃球場架設多組籃板及框網,他讓公司幾支工程團隊互相挑戰,看哪個團隊能夠第一個架好。這些傢伙當中有人連扣籃的「dunk」和連接手機或行動電子用品上的傳輸器「dongle」都分不清,但一看到工程挑戰,他們的腦袋就靈光得很。

樂趣文化有一個與創新文化相同的特徵:樂趣處處都有。重點在於建立盡可能寬鬆的容許範圍,讓人們無所畏懼地尋找樂子。(推薦閱讀:研究顯示:做讓你擅長的事情最讓你開心

2007 年,我們一些工程師在公司內部網路系統的一個公開檔案夾裡發現施密特的一張檔案照片,他們動手修改照片中的背景,放入一張比爾.蓋茲(Bill Gates)的相片,然後在4 月1 日愚人節用這個修改相片更新施密特的網頁相片,如圖1所示。

施密特讓這張篡改相片張貼了一個月。智慧創做者的幽默往往不是只有在牆上張貼一張蓋茲相片這麼溫和的舉動而已,所以我們才建議你要建立寬鬆的容許範圍。2010 年10 月,Google 工程師柯林.麥米蘭(ColinMcMillen)49 和強納森.芬柏格(Jonathan Feinberg)建立一個內部網站「Memegen」,讓Google 人創作瀰母(meme), 也就是創作和相片內容搭配的標題,並且讓大家為彼此的創作投票。Memegen 為Google 人帶來了新樂子,既有趣,又能挖苦公司狀態,在這兩方面都非常成功。Memegen 仿效湯姆.雷爾(Tom Lehrer,譯註:一邊在哈佛等大學教數學、一邊創作幽默諷刺歌曲) 和羅森柏格. 史都華(JonStewart,譯註:搞笑諷刺節目《史都華每日秀》〔The DailyShow with Jon Stewart〕主持人)風格,在極具趣味的同時,也切入Google 公司的核心爭論,以下就提供幾則創作。


施密特顯然是 Memegen 裡被拿來製造話題的熱門人物,圖2就可以證明。


由於經常有員工抱怨過去的Google比現在好太多,於是有了圖3的創作。


新的Google 眼鏡應用程式也被拿來搞笑,圖4是其中一則。

Google 宣布推動「氣球計劃」(Project Loon,詳見本書後文敘述) 後, 一位Google員工覺得他的季績效目標(OKRs,詳見本書後文敘述)必須修改,於是製作出圖5。


圖6,施密特跳「江南Style」,Google 人當然不會放過評論舞技的大好機會。

這不是公司舉辦的玩樂,公司不可能下令這麼玩。這是真正的樂趣,唯有在信任員工、不因擔心「萬一這些東西外流」而禁止的寬容環境下,才有可能發生。這種樂趣再多也不為過,這種樂趣愈多,員工的生產力愈高。

 

更多 Google 思維的養成秘密,都在《Google 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