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遍遊世界的背包客、看盡世間美景的旅人,回到了家鄉,是不是很難適應定下來的日子?想念那顆蠢蠢欲動、反骨的心,想念說走就走、拋下一切的勇氣?如果你懷念那段你與旅程的時光,如果你猶疑自己在現實與理想間的選擇,聽聽雪兒說:人生的旅行,只為自己出發。(推薦閱讀:生命,是最值得旅行的地方

時光拉回到兩年前,興高彩烈穿上了套裝跟高跟鞋,宣告自己復出上班族,天知道過去400天在國外打工度假的日子中,多期待回到這一刻。完美的三吋半黑色包頭高跟鞋,曼谷新買的黑白相間合身洋裝,還有厚重的濃妝以及簡單梳頭,時尚俐落的公事包。

天阿!我終於可以擺脫田間草莓園裡的風土農家味,還有在東南亞獨自流浪時永遠洗不乾淨的髒臭味,站在鏡子前的自己充滿了自信。

『是阿!這才是真正的我。』不由自主我得意的笑,揚起一百分的微笑。(同場加映:

但上班的第一個禮拜後,我站在鏡子前,陌生到連自己都不太清楚我到底是誰?面對自小生長熟悉的世界感覺格格不入,面對過往熟練的工作內容感到質疑,面對父母對你歸來的期望感到疑惑,面對朋友冷淡的問候感到無助。

每個人看你的眼神都像是想問『你到底怎麼了?』

但我也很想問『這個世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好幾次想拿著背包就往外衝,回到過去那個骯髒卻知足常樂的流浪漢,但我知道這次不可以,如果第一次的離開是因為厭倦了生活,那麼第二次的離開必須要有更正當的理由,我是這樣逼迫自己留下來,把靈魂塞進那個不屬於自己的軀殼中,慢慢清償著那些未完的責任,以及別人對我的期待。

當你深嚐過那自由海風的味道,真實的飛翔在各地陌生的角落,靈魂早已經散落在未知的世界。我沒有辦法甘願的困住自己在原來的舒適圈裡,我真的不甘心要把旅途中對人生的期待一筆清除,我好厭倦身上的華麗衣服還有腳底下的高跟鞋,能拯救自己的就是不斷去旅行,但實際我也無法擺脫現實責任的枷鎖。(同場加映:

所以只好趁著黑夜循著月光,偷做著自由的夢,回來的兩年間,下班時利用文字寫下對旅後不甘願的聲音,然後放在各種旅遊論壇讓大家討論,周末後就騎著機車或是坐著火車去附近獨自旅行,陪著另外一個孤單的靈魂去吸收自由的空氣。出差工作的時候就多請幾天假在異地感受台灣這塊土地,住住青年旅館,然後跟來自四面八方的旅人聊天,懷念一下過往旅程中冒險刺激的回憶,當有連續假期時就假裝若無其事的把請假卡送到老闆面前,跟他說這只是短暫的出遊。(推薦閱讀:

兩年間我不停的在夾縫中找喘息的空間,滿足那個寂寞又空虛的流浪靈魂,也維持自己在這個世界原本的責任,一半是旅人,一半是工人,我原本以為能夠這樣下去就好,但沒想到我要的比我想像還多。

我想寫更多關於旅行的文字,那麼就必須要經歷一趟更長遠的旅行。

我想閱讀更多關於旅行文學的書,那麼就必須有更多的時間去閱讀。

我想做更多關於在地旅行跟文創的事情,那些才是我在旅途做的夢。

我想要找到那些當初跟我一樣對於人生未來迷網的人,跟他們聊天。

我想要的已經不是當時候回來的自己,也不單單旅行就好這樣的夢,當你想要的越來越多,也代表你可能要放棄某些曾經讓你執著的責任。

所以《我的夢想,35歲前退休》,這個概念就慢慢在腦海中成型,也慢慢找到不依賴薪水生活的方式,但在踏出這一步之前我還是害怕。

直到最近身邊最好的朋友以自殺的方式結束生命,我才驚覺生命不應該浪費在等待責任已了這件事情上,如果當我們一直都為著別人而活著,那麼生命有著不可承受之重,當哪天自己不願意為別人而活時,那生存的價值不就等於了零。

於是誠實問自己『沒有那份穩定薪水,你還可以做夢嗎?』

我認真翻開了存摺簿,數剩下來的錢還有多少,發現雖然不多,但也足夠我窮遊世界一趟,但如果不去旅行,應該也可以簡單生活個一兩年。

當初想要三十歲離職去旅行的原因,其實是希望在人生能有個中場休息,讓被生活折磨到支離破碎的靈魂能重新燃起熱情,但如果生命真的只剩下了兩年,我應該會毫不猶豫就把工作辭了,然後在把剩下的錢全部花光,當然這只是假設。(延伸閱讀:

我相信有夢想的人,不會把生命看的這麼輕。
我相信會追夢的人,寧可死在路上也不願意中途放棄。

回來兩年間,我努力的咀嚼過往旅程帶給自己的改變及感動,每天都花1~2個小時寫關於旅行生活的文章,也不停的出發去蒐集更多旅行故事,終於慢慢拼湊出了對未來的想像。(你會喜歡:

我告訴自己『如果這時候不去做,你永遠都不會去做。

於是,我找到再次離開的正當理由,就是重新愛上那個旅途的自己。

人有很多責任,但都必須學會為自己負責,不要拿別人的未來當藉口,因為人生是自己的,不是別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