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龍雪山13個山頭連在一起, 映著夕陽光輝


從台灣起飛,到香港轉機,才到昆明停留兩三個小時,最後再轉機到達麗江。一個雲南最美的城市,一抬頭,這裡的天空好近,空氣有些冰冷,但絕對淨澈。

 

這一次跟著台灣的至善基金會,為了資助雲南少數女孩就學的問題,我們在五天之內,從麗江一路出發,行過千山萬水,開著一台越野車,就這樣翻過山頭,到達拉佰

 

 

到達時間,上午11點,300個學生還在上數學課,女孩們的臉龐因為高山炎曬,兩頰發紅,因為缺水,這裡的孩子,從開學到現在,從沒洗過澡。女孩們的房間,12個人一間房,因為半年才能洗一次澡,很難 想像校長跟學生,已經很習慣,12個人一間的宿舍,碗、牙刷、臉盆全放在一起,3坪大的房間就是生活的一切。

 

在這裡,我們認識了一個小孩,叫做小莉。

 

16歲的她,因為長期營養不良,讓她看起來只有 像是台灣五年級小朋友的身高,雖然長得不高,小莉的志氣可是相當驚人。初二時,父親驟然過世,家中經濟全落入眼睛看不見的媽媽身上,靠著擺小吃攤過活,但 在雲南,大家生活已經夠困苦,小吃攤根本沒人光顧,家中沒收入,唸書似乎也成為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當時,我真的想,啊呀不要讀了。就在家裡面幫媽媽忙吧,有錢就供弟弟唸書,只要弟弟能唸得好, 我真的沒有關係。」想到三年前的家變,小莉紅了眼眶,「但媽媽一直說不行,堅持要讓我唸書,她要我住校,因為校舍裡的伙食比家裡好,每到要繳學費的時候, 媽媽就這邊掙一點,那邊攢一點,供我唸書,所以我一定要好好唸,因為我想離開這座山頭………」



離開這座山頭,就這樣成為每個雲南女孩的夢想


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擺脫貧窮,越過山頭,這兒的女孩特別努力,父母有多餘的錢,才會讓女孩上學唸書,要不在這裡,上學,永遠是男生優先。

 

另一個女孩,則是13歲的白族女孩小艷。

 

靠78歲的奶奶務農賺錢,供她讀書,因為爸爸媽媽都是智能不足,根本遑論對小孩的教育,78歲的奶奶撐起全家,甚至教孫女唸書,彎成90度的腰,是每天下田種馬鈴薯,再扛到市場上去賣的結果。

 


白族老奶奶,努力照顧孫女,就是希望小豔可以得到不一樣的機會,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小艷,妳一定會好好唸書的,以後好好孝順奶奶的,小艷你可以做到的!」跟著我們進行家訪的台灣英文老師徐薇,早已紅了眼眶,淚水止不住,但口氣卻得相當冷靜平穩,才能撫慰孫女倆。

 

在雲南,這樣的故事俯拾皆是。

 

女孩們,在過往,13歲以後就是成人。然後走入婚姻,有了家庭,可能一輩子沒離開過這個村,可能一輩子也不知道求學是什麼?

 

但現在,這些女孩不滿足,破紙壞筆、黃土的牆,只要有求知欲,她們就可以寫數學、讀英文,在我們看來,環境或許很惡劣,現實或許殘酷,但她們忍受約乏資源的惡劣,懷抱著希望,感謝殘酷,因為殘酷,讓她們的韌性與夢想益發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