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有人說:三十歲的女人愛得更快樂,因為她懂得先愛自己。是啊,越活越老的我們,誰不是越受傷越小心翼翼、不如愛自己好?但真正的快樂不應該是保護色,而是儘管受傷了,仍有勇氣去愛。很喜歡一句話:「去愛吧,就像不曾受過傷一樣。」獻給在愛裡受盡磨難的你,永遠要相信美好的存在。(延伸閱讀:個人意見 陳祺勳犀利談愛:「不相信真愛,要相信什麼呢?」

本來妳以為這跟之前每一段結束的感情一樣,都至少要等上兩年,妳才有辦法走出傷痛。結果妳發現過去每一段感情的結束,已經讓妳內心的防衛機制開始慢慢的建置起來,從過去失戀要連哭三個月、無法進食到進醫院、無法工作到失業、甚至差點連畢業論文都要交上白卷。(嘿親愛的:

直到現在,妳可以越來越快就收起眼淚還有心酸,很快就可以堅強的站起來,自己一肩扛下之前有人跟妳一起分擔的世界。

本來妳還有一點擔心,怕自己會永遠都無法再單純的愛,永遠都無法再像過去那樣義無反顧的愛。

但其實,二十幾歲的愛情跟三十幾歲的愛情,要的本來就不一樣。

所以即便不再單純也不再讓自己撞的頭破血流,又何妨?這樣也不代表自己的愛情就不再深刻了。

過去之前的每一段感情,都潮濕的可以,潮濕的讓妳的心幾乎讓每個踐踏過去的人都留下了泥腳印。這些過往的痕跡與傷痛,讓妳自艾自憐的以為,這種肝腸寸斷的痛苦就是愛的深刻,也才是真正的愛情。但一段真正、正常的愛情,不應該是帶著淚水的。過去的感情,造就了土石般的心,再也不輕易的碎裂。於是即便有了裂痕,自己也能夠很快的修補。因為妳已經明白,說會好好握緊妳的心的人,往往就是妳賦予了他們狠狠敲破她的權力。(推薦閱讀:

知道長高的時候,骨頭與肌肉的無法配合,是會產生生長痛的。

在這條路上跌了一跤之後,好長一段時間站不起來,有人說那就先這樣趴著睡一覺吧。然後總會醒,然後總會繼續往前走。受了點傷,以為傷痕已經被漫不在乎的笑容與態度給忽略帶過的同時,夜半的夢裡總還是驚醒,夢裡的哭嚎太過於淒厲,像是這些療傷的日子從來不曾存在似的。重新往前走或是把身上的塵埃給拍掉,並不表示心裡頭的那道傷痕已經消失無蹤。

 

繼續看,愛情裡的生長痛

只不過,這又何嘗不是一種成長必經的生長痛。

當心智與經歷陷入了一種無法磨合的窘境,造成心裡頭、精神上的撕裂傷,然而,該讓心智成長,當經歷已經跑在前頭,就明白了該讓自己的心智更堅強。

於是橫衝直撞的這種事情,妳再也不會在沒有戴頭盔的情況下做了。保護好自己、珍惜好自己、愛自己,變成了妳構成一段新感情的首要條件。這是二十幾歲的妳還不懂的事情,也是三十幾歲的妳想要的愛情。(你會喜歡:

『女人,别活得像支菸似的,讓人無聊時點起妳,抽完了又彈飛妳。
 記住,妳要活得和毒品一樣,要麼不能棄、要麼惹不起。』

一段或許有點心機、或許有點條件化,但不再帶有淚水的感情。該有的 passion、激情與熱情,還是會一點都不少於二十幾歲的妳,只是妳更懂得了,愛不只是無條件的、不顧一切的給予,其實愛也要讓對方有付出的機會,否則妳最後會搞不清楚自己愛上的究竟是對方,或者是奮不顧身去愛的自己。

人都會記得自己給了別人什麼,卻都很少記得或感恩誰給了自己什麼。

這次雖然還是逃到了一個新的環境,但妳努力用最短的時間,去遇見新的跟自己合 tone 調的朋友們,當妳開始在異鄉找到了自己的生活圈與歡笑,妳開始想要背起行囊跟他們一起去旅行,一起去體驗人生,甚至開始找到了想要留在異鄉的動力。(同場加映:

於是妳很快的開始遺忘,遺忘那些痛,不再讓自己浸泡在淚水與悲傷裡,連夢裡都很少再看見他的臉。

在一個微醺的夜,朋友說喝醉了的腦袋最誠實,所以問妳是不是還是會想念他?

當然還是會。但已經能平心靜氣的接受過去已經過去。

想念,當然還是會想念你,但那不會再讓妳任性妄為的為了想聽見他的聲音,而藉酒裝瘋的打一通他故意不接的電話、不會再活在自己的童話世界裡,以為他對妳有過那麼一丁點的在意。(推薦閱讀  

三十幾歲的妳,或許多了點心計,但其實都只是為了想要得到幸福結局而已。

 

Follow me on my facebook: 戲劇化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