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女人迷駐外記者的新加坡觀察:在新加坡,想想台灣。不曉得你有沒有這種經驗,長大出國後和外國人聊起台灣英文教育,他們很驚訝我們大多數人從幼稚園就開始學習英文,甚至取了個英文名字。學英文沒有不好,但是近年來,很多人開始討論孩子太早學英文對於母語的影響,這個問題,並沒有答案。我們只能繼續討論,然後從新加坡的例子看一看,想一想台灣。(推薦閱讀:在新加坡,羨慕別人不如增強自己

飄洋過海到新加坡打拼的華人,他們的後代很多已經遺忘自己的語言了。

來到新加坡之後去聽了一場演講,談的是有關華文教育,也就是我們所謂的國語,當台灣的教育現場正在進行一片英文教育應該要怎樣生活化的聲浪中,新加坡正在做一個華語的復興革命,身為一個從華語是主導的台灣過來的華文老師,正在受著兩個國家,對於第二語言的教學的衝擊。

更衝擊的是,這一名在新加坡關心著華文教育的,是一位來自台灣的原住民,他的演講中給大家看的是齊柏林的《看見台灣》,他讀的是蔣勳的詩,他的贊助商是台灣的廠商,我看見了,一個從台灣來的新加坡人,讓大家看見她是多麼熱愛華文這件事情,在他穿起原住民服裝,唱起古謠的時候,我偷偷地流了眼淚。(推薦閱讀:《看見台灣》不是鬼島而是值得守護的寶島

新加坡是一個多數華人組成的社會,但是有許多的華人卻是用盡方法讓自己的孩子可以逃避華語。

新加坡政府的作法是,只要你是新加坡公民,父母其中一方是華人就必須要學華語,但是還是可以透過申請逃避讀華語的,所以我們可以在新加坡的地鐵上面聽見華語混雜著英文的對話,或者是明明兩個華人在說話,卻有一方是說華語一方是說英文的方式在溝通,當我們在看新加坡電影時覺得他們的發音很有趣,或者是把他們的新加坡式英文當作一個玩笑的方式在看待時,其實他們也正在為這樣的現況苦惱著。(延伸閱讀:失靈的公權力,讓台灣輸慘新加坡

小印度街頭的景色,會讓人忘記置身在新加坡,彷彿已經身在印度街頭。


走在牛車水的路上,眼見的食物和所販賣的商品真的都很中國,非常多的歐美觀光客。

新加坡的文化是非常多元並蓄的,你可以到小印度去看到印度風情,你可以到 china town 看看華人來新加坡的歷史,但是你很難看見,屬於新加坡的文化,這裡的孩子們學習華文,如果是給中國老師教,唱的是中國的兒歌;如果是給台灣老師教,我們就唱台灣的兒歌,一不小心,「馬鈴薯」中國老師會告訴你是土豆,一不小心台灣老師會說:「把ㄌㄜˋ ㄙㄜˋ丟進垃圾桶。」小孩睜著眼睛問你那是什麼,以前看一堆觀光客愛來台灣,我總不懂為什麼,現在我開始有一點懂了,我們有台南,我們有台北的華山,我們有誠品書店,我們有許多的觀光工廠,或許也不是什麼特別值得炫耀的,但只有台灣有。或許我們的 101 旁邊還是會有些不夠高樓大廈的小角落,像四四南村那樣,或許我們每個地鐵出來都有很大的 MALL ,或許我們沒有逛不完的 FOREVER21 或者是 GAP,H&M,但是我們在東區或是師大夜市的角落可以找到許多特色的小店面。

在新加坡想要找一間書店是非常困難的,可能有文具店,但是要找一間像誠品那樣有氛圍有空間,也有那麼多書的書店,還真的是沒有,好不容易找到一間大家說的書店,在一個以華人為大多數的國家,我卻很難找到一本華文書籍,真的非常的可惜。這時候又會想要感謝起台灣有誠品,讓我們有這樣的陶冶性情的地方,莫怪乎外國觀光客到了台灣都要到誠品去朝聖一下,和從台灣來的老師們聚在一起,我們最想念的也是誠品,當人家問起我們為什麼,我們異口同聲的回答,因為那是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的文化啊,說完,我們相視而笑了。(延伸閱讀:比台灣 7-11 密度更高的書蟲聖地 英國海伊村

那天保育時間,班上一個孩子走過來說:「爺老師,某某某他沒乾….」看他義憤填膺的樣子,勢必是對方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要告狀了,所以我又問他說:「你說某某某怎麼了啊?」他皺了皺眉又說:「某某某他做乾。」又是沒乾又是做乾的,我忍不住說:「到底什麼乾啊?」旁邊的資深老師問:「你再說一次吧!」那孩子又把剛剛說的話重複了一次,結果資深老師忍不住大笑的說:「葉老師,他是說某某某 made gun ,做 gun」一瞬間所有的老師笑成一團了,我忍不住抱怨:「又是華文又是英文的,誰聽得懂。」旁邊的老師們笑著說:「新加坡人都聽得懂是你聽不懂。」

好吧!我得承認這裡的孩子真的是挺辛苦的,要說出一段話,一個字句,到底是要用華文還是英文呢?在小腦袋瓜子裡百轉千迴之後,都不知道要花上多少時間才可以把一個字句說全了。

在台灣教學時,台灣的學校總是要老師們精進自己的英文,因為不可以在英文課說國語,在新加坡,華文老師要盡量用華文來做教學不要用英文,每當我聽見新加坡孩子們想要表達一件事情但是用華語怎麼都說不全的時候,我就會想,當初那些在台灣教英文的老師們是不是也和我同樣的心情呢?

覺得孩子們是如此努力的學習著一個不是自己優勢的語言,但是想必不會是我這麼複雜的心情,看著一個一個華人的孩子,英文說的流暢卻無法把自己的想法完整的表達出來,新加坡的孩子在語言的發展上比台灣的孩子較慢,因為他們是貫徹的雙語教學,同樣的課程主題會由英文老師和華文老師進行不同語言的課程教學,所以孩子們常常要在腦袋中先思考好自己要表達的字句還有語言才能夠說出口,比起相對還是國語為最強勢的台灣孩子,在語言發展上來說,有點蠟燭兩頭燒的感覺。

台灣的幼兒園基本上是不能教雙語的,擔心的正是這樣的狀況,孩子年紀小是學習語言最快的時候,但是第二種語言不能過於強勢於主要語言,新加坡是台灣足以當借鏡的例子,不過當新加坡的官方語言其實是以英文為主的時候,到底對這些孩子而言,哪一個才是第一語言呢?

華語之美,希望不論哪個地方的孩子們都可以有能力去欣賞與了解自己的文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