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馬達加斯加,聽起來遙遠,實際上也距離台灣五個小時的時差距離。雖然遙遠,但這塊位於非洲東南方的小島,其實地理環境和台灣很相近,同樣也是四面環海,且在大陸東南方。就讓女人迷的新進作者宗諺用他細膩的攝影鏡頭以及文字帶你看馬達加斯加這塊美麗的小島,聽他說簡單生活,其實很容易。(推薦閱讀:非洲女人比亞洲更幸福?奈及利亞女力崛起

2014 年七月六日到八月十八日,我參與了「世界公民島」旅行家紀錄片拍攝計劃,加入了一組由四人組成的紀錄片團隊。從台灣飛到香港,再到南非約翰尼斯堡,最後到了在南半球的馬達加斯加。

我的工作是攝影助理,任務是攜帶器材,協助導演拍攝,並管理檔案。工作之餘同時也帶著我的相機,進行著自己的攝影創作計劃。帶著「不知道即將面對什麼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的心態,期待但嚴肅的步伐,我走進這個人們對他的印象只有電影動畫的國家。

馬達加斯加,位於非洲大陸東方一座比台灣大十六倍、一樣人口數的島嶼,如果把赤道當對稱線,馬達加斯加剛好坐落於與台灣相反的南回歸線上。缺乏穩定電力、現代醫療系統、現代產業與普遍教育(大學升學率 7%)。面對物質生活相對缺乏的生活環境,普遍缺乏教育機會與經濟能力。

在馬達加斯加這座大島上,蘊藏了 90% 的特有種生物,例如狐猴與種數眾多的鳥類,也因此有生態學家稱這裡為世界第八大洲,擁有一個獨特的生態系統的美麗大陸。

此外,近期大力發展觀光產業的馬達加斯加,每到七八月旅遊旺季,知名景點如猴麵包樹大道、國家公園,總會湧入了大量的西方遊客。許多遊客付了極高的團費,參與這裡的生態觀賞團。

即便如此,旅遊業發展不久且無一套穩定系統的馬達加斯加,卻仍是一個平均日收入為一美元的貧窮國家。(推薦閱讀:一封改變一生的信,讓貧窮女孩看見希望


[ Surviving,Tana Madagascar 11.07.2014 12:17 ]

首都的街上有許多大型垃圾廂,散亂著各種被丟棄的垃圾。一位男孩正在垃圾堆中尋找任何他可以再使用的物品或是食物。

當我走在馬達加斯加首都 Tana 的老城區與市集,

明顯的這裡的生活條件不比台灣或已發展國家,

 

沒鞋子穿的小孩,破舊髒亂的環境,

正在發臭的垃圾堆中尋找任何一點可能還有用的東西。

 

即使這些我在電視上、網路上都已見過,

 

但當我在不到三公尺與他們的眼神相交,

我才感受到這是的的確確真實存在,

 

這樣的生活就是一個人的整個童年甚至是整個生命。── 11.07.2014

那時我在日記下寫下這一段,對於眼前所見感到懼怕且自責無能為力。我手中的相機像是一把獵槍,獵取他們人生悲慘的一面,然後放到先進的網路世界,引起眾人的注目,但我卻並未對這樣的情況做點什麼改善的動作。我愧疚地無法直視他們,因為此時此刻站在他們面前的我,也只是、只能選擇走過。

隨著紀錄片拍攝行程的推進,我們拜訪越來越多當地的部落與城市,因為拍攝記錄片的緣故,很幸運的,我們擁有很多體驗當地生活的機會。(同場加映:慢慢體會生活,沿途風景更迷人

與當地人實際交談中,聽著他們說著關於對祖先的尊重,關於東北方是他們神聖的方位,因為南島民族祖先自印尼、馬來西亞搭船而來。我可以感受他們驕傲且滿足的語氣,例如自豪於自己簡單卻美味的料理、驕傲於傳自古人手工藝術,和一個父親豢養了七個女孩的家庭的欣慰。

有些時候我願隔著一個鏡頭的隱形觀察,此時的我能夠全然地關注每一個細節、最大限度地打開我的感官,試著去解讀我所見到的人,我像是一個旁觀者,只是純粹的記錄下背景資訊、留下影像,讓主角自己展現自己。(推薦閱讀:什麼是正義?從柬埔寨反思公民的意義


[ Curiosity,Zafimaniry,Madagascar,21.07.201414 14:54 ]

兩個帶著當地傳統服帽女孩在木建的竹頂屋外,從窗戶偷偷地用烏溜溜的大眼睛往裡面看大人們在做什麼,並用眼神來互相與同伴嬉鬧。


[ Natural Shoes, Zafimaniry, Madagascar, 21.07.2014 16:25 ]

大多馬達加斯加村落的居民都不穿鞋,或是說無鞋可穿,即使需要爬山或是進入森林。一群小孩嘻嘻哈哈的正排隊著等著領取當地導遊準備的氣球禮物,他們也直接赤腳在泥地上行走。


[ Deep in Mountain,Zafimaniry,Madagascar,21.07.201414 16:30 ]

從最近的城市要翻過四座山才能到達 Zafimaniry 村落。下午四、五點是太陽逐漸下山的時候,即使是像 Zafimaniry 逐漸有越來越多國外訪客拜訪、收入因觀光漸多的村落,基礎建設依然是十分缺乏。如一般部落一樣,每到夜色一切生產活動嘎然停止,等待下一次日出。他們仍是遵循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自然法則。下午四點半,此時天色漸暗,在外工作的人慢慢回來,村落的大人與小孩出來歡送我們的離開。

接下來,更多馬達加斯加讓人動容的片刻


[ Walking in Fog,Zafimaniry,Madagascar,21.07.201414 17:31 ] 

馬達加斯加人傳統習慣上會將重物置於頭頂行走,從小就開始訓練,讓全身肌肉支撐並能空出兩隻手,做更有效率的使用。一位婦女正穿過四座山丘,帶著貨物從村落到小城市,此時天色漸暗,慢慢的起霧。婦人步伐漸快,希望能在天色全按之前抵達。有時會有青年跟著離開村落的遊客,翻過四座山丘一起走回小城,只為再有多點機會兜售手工藝品,然後再原路走回村落。(推薦閱讀:讓第三世界有自己的品牌!Motherhouse 創辦人三口繪理子


[ Kid in Kitchen,Madagascar,22.07.2014 17:05 ]

村落的房屋大多用土製成,屋主號集村民一同搭建,並以食物作為回報。小男孩在自家土屋頂樓的廚房旁,正安靜的等待著今天的晚餐。


[ Teeth Brace And Golden Tooth,Madagascar,23.07.2014 14:57 ]

在這裡的某些地區的傳統,如同以前的台灣,會以鑲金牙來凸顯身份。一個平日的市集布攤旁,一群正值荳蔻年華的少女經過,與我們對到眼,我示以禮貌的微笑,而我的銀色牙套大大引起了他們的好奇。其中一個少女因為口中沒有金牙而害羞的將嘴巴遮住。


[ Take A Photo of Me,Madagascar 03.08.2014 17:45 ]

漁村的小孩對於外來的訪客充滿了好奇,關於我們的長相、服裝與相機。每當相機一開機,小孩們爭先恐後地希望入鏡,然後在螢幕上看見自己與夥伴們,互相大笑,樂此不疲。小女孩淘氣地做出鬼臉,試圖引起我們的注意,其他小孩爭相仿效。(推薦閱讀:


Playground,Madagascar 03.08.2014 17:48 ]

對於馬達加斯加人來說,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很近很親,如同家人一般。一對男孩開始在沙灘上遊戲玩耍,從一開始輕輕互推到在沙地上打滾,還不時地偷瞄是否有相機正對著他們。(推薦閱讀:換個角度世界比你想得更近,找回人與人之間的溫度


[ Sinking Sun,Madagascar 03.08.2014 18:12 ]

太陽漸漸沉下,天空從淡藍到深邃的藍,中間一抹橘紅向外延伸到一片閴黑,最後留下閃爍的星空。女孩不捨今天的遊戲即將結束。(同場加映:愛在日落時,十大讓人心醉的落日美景


[ A Perfect Church, Madagascar 10.08.2014 11:10 ]

許多馬達加斯加人信仰基督教與天主教,每個禮拜日每個家庭都會帶著小孩穿著最體面的衣服前往教堂。這座教堂是這個村落唯一的教堂,卻因為常年缺少經費,一直無法完工。至今沒有屋頂與大門,只有四周的牆壁,與殘破的長木凳跟暫時用來遮蔽的帆布。這裡做禮拜的人們,依然唱著詩,他們與神的距離依然親近,相互獲得的力量依然強烈,外在的簡陋的教堂環境一點都不影響到他們對神的虔誠。


[ Connect,Madagascar 11.08.2014 18:12 ]

一個遊客經常會經過的渡河口,當地居民會用浮筒木板與數艘小船組成的渡輪,接送遊客的四輪傳動休旅車到河的另一邊,以此賺取生活費用。時序近晚,天氣漸漸有點涼意,孩子們隨處撿起乾草,就地坐下生火取暖。


[ Morning Water Doesn’t Come form Tap,13.08.2014 07:27 ]

自來水系統並非如此理所當然的存在,馬達加斯加部分的水源來自河水。兩個少女在河邊用水桶取水,再將水桶頂在頭上按原路走回,她們重複著這樣的動作許久,似乎本該如此。(推薦閱讀:給自己的情話:追尋最想要的生活


[ Cosy Ride, Madagascar, 17.07.2014 14:53 ]

剛完成今天的工作,與朋友招呼準備回家的村民,以腳踏出載物,慢慢騎行在高低的草地上。

接下來,是他們教會我原來快樂可以很容易


[ Bush, Madagascar, 29.07.2014 16:28 ]

男孩和女孩,在一片乾枯的草叢中穿梭與嬉戲,從這一端跑到那一端,不亦樂乎。

若要說在先進的世界當中我們損失了什麼,我想會是「失去了讓自己快樂的能力。」我們很幸運,擁有最新的科技和相當便利的生活;對於想要的東西,似乎不需花太多的力氣便可以獲得。因為太常認為什麼事情都是理所當然,所以再多的物質享受,再便利的生活,仍然是常常感到無止盡的空虛。(你快樂嗎?十個讓你更自在的小練習

我們遺忘了,單純的努力爭取並獲得一件事物的美好;我們忽略了,快樂應該是來自人和人之間的每一個相遇問候與直接互動,而不是行動裝置上的熱絡。相較于馬達加斯加,我們看似富足,實則內心貧乏的可憐。

身為一位攝影師,或是說,一位關心社會的人,我常常對著他人的不幸感到同情,思考著背後的原因。於是,我試圖在自己能力所為之內盡力幫助他人,追尋所謂的公平與正義。但同時我也在學習,不要因為他人物質環境的缺乏,就理所當然的認為他們是可憐的,是必須被我們關懷同情的。

馬達加斯加走一遭,讓我深刻的體悟到 ── 生命的精采程度是來自於心靈上的富足,而非物質生活的先進。

 

想看更多宗諺眼中的世界和動人的照片,

請至 The Corners 角落攝影紀實 和 The Corners 角落攝影紀實粉絲專業

 

照片/文字:宗諺 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