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女孩們,嘗試過一個人冒險旅行嗎?當背包客最棒的地方就是可以和不同的人相遇了,相遇的方法,莫過於在青年旅館裡和其他國家的旅客聊旅遊心得、聊各國文化,或者是嘗試在沙發衝浪裡看見最當地的文化,你,都嘗試過了嗎?(推薦閱讀:沒做過不能稱為背包客!22個旅人一定要做的事

「We can meet for coffee today, and you can stay at my place if we understand each other good.」(我們可以今天可以碰面喝個咖啡,如果我們懂對方妳可以住我家。)我在沙發衝浪的信箱裡收到了這樣一篇訊息。

這是我到德國柏林的第一天,我躺在中國女孩M的沙發上,找著這天晚上的住宿。M 是朋友知道我終於決定要去柏林後引薦給我認識的。柏林可以說是完全不在我的旅行動線之內,但一路上有太多人告訴我柏林的好,讓我念頭一轉,在延了機票後一路從巴黎坐了兩趟夜車來到柏林。如此臨時的跑來,我按照慣例的在沙發衝浪的網站上發出open couch request。和倫敦、阿姆斯特丹、比利時、還有巴黎比起來,我在柏林所收到的回覆少了很多,雖然不是沒有人回覆,但時間都搭不上。不想給 M 添麻煩了,所以即使這篇訊息和發訊者的檔案並不讓我感到100%放心,我還是和他約吃了早午餐,看我們「懂不懂對方」。(推薦閱讀:沙發衝浪,不小心衝進 Google London

雖然經常和其他要去旅行的朋友推薦沙發衝浪,但我也不想美化它,即使在紐約接待日法混血美國女孩 L 時我們一致認為, 沙發衝浪見證了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也無法否認偶爾會遇到想佔妳便宜的沙發主,所以除了自己要把對於邀請來函的敏銳度提高,沒有別的了。姑且一試吧,我和發訊者碰了面,果然和我的直覺一樣 —— 我完全懂他的「意思」,但我並不想接受那樣的「意思」,於是我當下回絕了他的邀請,說自己有地方住了,找了藉口離開。

柏林是歐洲最便宜的首都之一,它著名的歷史、文化、以及近乎24小時不打烊的 party 讓這個城市吸引了許多年輕人造訪,也自然也有數不清的便宜青年旅館。睡別人沙發時畢竟是受人恩惠無法挑剔,但若是要自掏腰包我便得斤斤計較了。回到 M 家,我花了一些時間比較青年旅館的價錢和品質,撥了通電話給離 M 家約20分鐘路程的 Cat's Pajamas Hostel 確認他們還有床位,便動身前往。(延伸閱讀:柏林,那個陰鬱卻令人喜愛的城市

「Cat's Pajamas」(貓的睡衣)通常被用來形容某人(事)是特別的、有風格的、或有創意的,因為在1920年代,睡衣(Pajamas)算是種新的流行,而貓(Cat)則是形容在爵士樂時代留著鮑伯短髮、穿著及膝背心洋裝、化著妝的潮流女性,也因此不難想像這間青年旅館雖然並非以接待女性為主,卻十分對女孩的口味,我也遇到許多一個人旅行的女生來這邊投宿。工業風格的設計搭配著溫暖的原木傢俱色調,這間青年旅館在裝潢上所下的功夫可以比擬高級旅館,色彩豐富的壁畫也替室內空間增添了不少活力。餐廳及開放式廚房的部分則應有盡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們的員工非常用心的維持公共區域的整潔,大廳的氣氛也讓人感到放鬆,可以安心的穿著睡衣四處亂躺,安靜的氛圍讓我可以專注的工作寫字。

The Cat's Pajamas Hostel 位於美麗的 Kreuzberg 及 Neukölln 地區,離柏林地鐵 U-Bahn Hermannplatz 站步行僅需兩分鐘。Kreuzberg 字面的意思是「十字架山」,在1970年代後期曾是西柏林最窮的區之一,在東西德統一了之後則成了柏林的新文化復興的中心,成為流浪藝術家、嬉皮、酒鬼、龐克等人物的群聚地,同時也有著高比例的外來移民在此落地生根,其中又以土耳其裔為最大宗,也因此有了「小伊斯坦堡」的名號。(延伸閱讀:蛻變後的柏林


天氣好的夜晚 Kreuzberg 會有許多年輕人聚集在席地而坐、飲酒作樂。

基於我完全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離開柏林,我都是當天才下樓詢問櫃檯當晚還有沒有床位,所以我每個晚上都在換房間,住過了它們的八人、六人、及四人女生宿舍。我當然不是沒有想過換旅館或搬去其他沙發主家,但 The Cats 的乾淨度、便利性、舒適度以及預算真的可以說是物超所值。不僅如此,每一個床位都有自己的插座還有個人儲物空間,所以雖然是和別人共用房間,房客依然各自保有一定程度的隱私性。

The Cat's 不是瘋狂的 party hostel,但可以用不太貴的價錢在櫃檯買到啤酒(來德國怎麼能不喝啤酒呢?)、咖啡等等。除此之外,每天早上只要4歐便可以享用美味的早餐吃到飽,有新鮮 yogurt、咖啡、牛奶、cheese、德國麵包、穀片、salami(一種用鹽巴醃製風乾保存的香腸),當然如果想要更省一點,附近也有便宜超市讓你可以自己買菜回來料理。(延伸閱讀:柏林美味私廚!台灣女孩用料理闖蕩歐洲

這間 hostel 唯一稱得上是缺點的事情大概就是住得樓層越高、wifi 的訊號越弱,但反正在房間就是睡覺,除非妳有網路成癮症,否則這應該是構不成什麼大問題的。房間裏沒有冷氣,所以在七月時還挺熱的,不過對來自熱帶島嶼的我還算是可以忍受。另外,我也發現許多青年旅館是沒有提供毛巾和吹風機,甚至連床單及被套都要另外付費,但到了 The Cat's 完全不用煩惱這方面的問題。旅館內也有付費使用的洗衣機及烘衣機設備和腳踏車租用的服務,親切友善的員工也會詳盡的提供在柏林所需要的觀光、交通資訊。

我在這間幾乎像是家一般的 hostel 待了四個晚上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回到了 M 家,雖然原本沒有打算要住青年旅館的,這額外的花費卻花得十分甘願。


柏林夕陽

在M家又待了兩個晚上後,我回到了在阿姆斯特丹的沙發主泰斯家,和他說了柏林那位沙發衝浪發訊者的事,他斬釘截鐵地說,這還用說嗎?他擺明了就是那個「意思」。

= 九萬臉書粉絲頁 =
= 九萬部落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