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好想放假!你知道在荷蘭當地人最愛的交通工具其實就是單車嗎!很久沒出去走走的你一起來看看荷蘭人的單車樂活步調,想享受阿姆斯特丹的悠閒風光,就要先學會當地人的單車地圖與訣竅!(推薦閱讀:荷蘭女人的戀愛童話

『我從五歲就開始騎腳踏車了,每天一個人來回騎十公里上下學。我在阿姆斯特丹時,從來不搭 Tram(電車)的,去哪都騎腳踏車,甚至可以同時載好幾個人,喝個爛醉快要失去意識時也可以騎車回家沒有問題。』沙發主泰斯一邊抽著菸,面露驕傲的說著。

就像泰斯所說的一樣,單車在荷蘭小孩還沒學會走路以前便已經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許多父母都會使用專門替載小朋友和嬰兒而設計的、有加上安全座椅的三輪車(bakfiets)。他自己是在鄉下長大,路上比較沒什麼車,所以他的父母讓他很小就一人騎車上路了,但在都市裡交通比較繁雜,大部分的父母會陪著孩子騎車上下學,更有90%的學生都騎車上課,因此在荷蘭所有的學校都有停腳踏車的地方。(推薦閱讀:好想放假!荷蘭人的慢活時光

我在阿姆斯特丹加總待了12個晚上,除了散步之外,我最喜歡、也最常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坐在公園的草地上看著腳踏車來來往往。幾乎每個荷蘭人在騎車時都可以一心多用,也經常可以看到有兩輛單車以一致的速度並排前進、和朋友一邊聊天手上還拿著手機傳簡訊,或是幾個青少年雙載還邊在單車上向對方開玩笑嬉鬧,彷彿腳踏車就是他們身體的一部份,荷蘭人騎腳踏車只有「快、狠、準」三個字可以形容。(同場加映:發現不一樣的荷蘭首都 阿姆斯特丹

但其實,我所見到的荷蘭單車景象並不是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單車雖然在二次世界大戰以前便已經是荷蘭主要的交通工具,但是二戰後汽車工業起飛,荷蘭經濟蓬勃發展,越來越多人擁有汽車,原先的腳踏車道被快車道取代,在1950~1975年間施政者在道路規劃上也是以汽車為主,形成了單車騎士經常被汽車逼到路肩或得穿插在縫隙中的驚險景象(聽起來是不是似曾相識呢?很像在台灣騎機車呀!)光是在1971~73年間就有超過6500人因此喪生,其中有850人是14歲以下的兒童,80%是單車騎士。

1973年,荷蘭民眾發起了社會運動 "Stop de Kindermoord"(停止謀殺孩童),主要訴求為要求政府建造更安全的單車環境。家長自組成導護父母保護小朋友騎車上下學,有些民眾帶著油漆自行在車道上漆上腳踏車標誌,也有人帶著腳踏車橫躺在荷蘭歷史博物館車道上癱瘓交通。

另外就是在1973年十月所爆發的第四次中東戰爭所引起的第一次石油危機,大多數阿拉伯石油輸出組織成員國對支持以色列的荷蘭實施了石油禁運(註一),此舉不僅讓荷蘭人對於長久使用汽車作為代步工具的可靠性失去信心,荷蘭首相也在媒體上呼籲民眾開始回歸以腳踏車作為通勤工具的習慣,並多使用大眾交通工具、減少依賴高耗油的產品。荷蘭民眾的抗爭和石油危機說服了荷蘭政府將都市計劃的一部份投資在單車道規劃上,也因此在荷蘭,除了每個城市裡大都有單車專用道以及專用交通號誌之外,許多單車道甚至是和人行道及車道徹底分離的,城市與城市之間也有互通的單車道;健全且設計完善的單車網絡讓荷蘭儼然成了全世界最 cyclist friendly 的國家。(推薦閱讀:如何成為設計之都?和荷蘭人學習生活中的城市美學

我對荷蘭的單車印象追溯到19歲第一次去歐洲時,因為那時從西班牙回台灣前得在阿姆斯特丹等著轉機等八個小時,於是決定利用時間從機場搭火車進城,再租個腳踏車蹓躂蹓躂。當時不知道在荷蘭腳踏車有兩種啊,租車時才知道我們在台灣平常騎那種有手剎車的租金比較貴,另一種比較便宜的它的剎車方式是將腳踏板向後踩。我已經忘記那時價差是多少了,只記得那時為了省錢便租了便宜的那種。

我很喜歡騎腳踏車,小時候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像馬戲團猴子一樣,在家裡社區中庭和鄰居小朋友一圈又一圈的繞著,所以我想不過就是騎腳踏車嘛沒問題的,反正到處都是單車專用道,不會有在台灣騎單車、得跟汽機車爭道一般可怕(那時騎單車風氣還不盛行也沒有 Ubike。)只是我完全沒想到那就是災難的開始,而且不止是我的災難,也是荷蘭人的災難,因為每次要剎車時我就會忘記要往後踩!

尤其那時可能在荷蘭人的標準之下,我騎單車的經驗值大概就跟很多台灣人在駕訓班考上汽車駕照卻沒有上路經驗一樣,加上我根本有時候連要怎麼騎過大馬路都不太清楚,只能跟著人群騎,所以我不是在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前的大斜坡以時速100公里的速度停不下來的往下衝,就是在熱鬧的市中心搖搖晃晃的衝向人群。當時一定有很多荷蘭人內心 OS 這是哪來的亞洲女孩來這邊騎單車自殺也太可怕!後來我還因為折騰了一下午太累,坐火車回機場時睡著坐過站,還好後來有發現要不然差點就要坐去鹿特丹。(你會喜歡:輕踩鐵馬,漫遊哥本哈根

下一頁感受荷蘭的城市風情

 

總之,這件事情變成我心裡的一道陰影,所以,雖然後來我在紐約時有一輛屬於自己的腳踏車,也認真路騎了兩三年,經驗應該比19歲時還要多了許多,但是事隔多年我再訪阿姆斯特丹時看到當年差點讓我命喪黃泉的大斜坡還是心有餘悸。

『要在單車道上分辨誰是觀光客實在太容易了,觀光客大部分都分不太清楚單車道在哪,要不然就是騎太慢了,之前有一次我在單車道上經過兩個看起來驚慌失措的韓國女生,她們在反方向的車道上啊!所以我叫她們趕快去對面。』泰斯點起另一根菸。

『不止是騎著單車的觀光客啊!有時也會有觀光客在單車道上散步因為他們分不出來單車道和人行道的不同,有時我早上趕著要上班,卻有人站在車道上東張西望。有一次我曾經一邊騎著單車,一邊敲了一個觀光客的頭一記,警告他這裡是單車道!雖然這樣聽起來很不友善,只是我就在趕時間,實在沒辦法好言好氣。』坐在我斜對面的泰斯好友艾瑪喝了一口啤酒,有點無奈地說。我接著立刻自首,因為初來乍到時真的常常會搞不清楚,也花了一陣子才學會要先看腳踏車道、再看汽車車道、然後是 Tram 的軌道,然後反方向再來一次,過了幾天才慢慢融入在阿姆斯特丹過馬路的節奏。(推薦閱讀:感受阿姆斯特丹的溫度

『我記得十歲時學校有單車路考,但那時我已經騎了好幾年的單車了,所以對我來說是小意思。』有人有可能沒考過嗎?如果大家都從小就騎車的話,我問。『我不記得有人沒考過,但學校提供和單車相關的課程還有考這個考試主要是學習道路交通規則,就算沒考過也不可能阻止得了任何人騎車的,沒考過也不會怎樣。』泰斯說。『現在也有越來越多年輕人投入單車產業,比方說提供單車出租及維修服務,或是客製化單車設計;在這裡也有一個老人每天在 city 裡穿梭,幫輪胎沒氣的人免費打氣。』

那天晚上,泰斯要帶我去紅燈區逛逛,『妳來荷蘭沒騎腳踏車也可以坐一下荷蘭人騎的腳踏車,艾瑪的單車騎很好。』我有點猶豫,但還是跳上艾瑪的腳踏車後座,『基本上妳只要是坐在荷蘭人騎的單車上,就是世界安全保證啦!我習慣從右邊下車,妳如果是要面向左邊側坐的話等一下下車要小心噢!』艾瑪細心的提醒我。上了小學以後就沒有再坐在單車後座過了啊,我有點緊張,但過了幾分鐘的確感受到荷蘭人騎車有多麼的快速平穩,也放心了許多。我看著艾瑪和她的先生以及泰斯三人在單車上一前一後的穿梭著,時而並排著談天,用這樣的角度看荷蘭完全是另外一個視野呀,我心想。(推薦閱讀:發現不一樣的荷蘭首都 阿姆斯特丹

抵達了路口,艾瑪忽然跳下了車,我沒有心理準備的連人帶車往下倒。『就跟妳說我習慣從另一邊下車了,要小心了吧.....。』

嗯,看來我連坐荷蘭人的腳踏車都需要練習啊(遮臉。)

註一:阿拉伯石油輸出國組織針對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後西方各國的態度採取了不同的立場,將西方國家分為三類進行選擇性禁運:第一類是對支持以色列的美國和荷蘭實行完全禁運。第二類是享有特許權的國家。由於英法兩國很早就表明不支持以色列和美國的立場,因此英法享有出口特許權,不受出口削減限制。第三類為對歐共體的其他國家和日本每月減少出口5%。從10月6日戰爭爆發到26日戰爭結束,阿拉伯國家採取了提高油價、削減產量及實施禁運等令世界石油市場產生大幅波動的措施。

 

更多精彩的城市風光都在九萬臉書粉絲頁九萬部落格

 

 

旅行是享受心的節奏
〉〉為自己設計一趟「心」旅行!
〉〉說走就走!享受一個人的旅行
〉〉女人迷獨家專訪:肆一帶你看見旅行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