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台灣人在外國開餐廳行不行得通?來聽聽台灣女生在柏林的勇敢創業計劃,用全新的經營模式打造獨具一格的風情餐廳,法國味的裝潢加上上好中國茶,把以客為尊的台灣文化帶進歐洲,豪不遜色於異國料理的家鄉味已經開始風靡柏林!(你會喜歡:超越用餐地點的極限!不可錯過的世界九家最瘋狂餐廳

在參加 Supper Club 的餐宴後,我不但馬上興奮的昭告周遭朋友,最快樂的,莫過於我的傻人計劃終將實現了!雖說當時大家都認為「私宅餐廳」是癡人說夢,我卻一直沒有放棄的告訴自己「也許有一天」實現的話……因此不論在居家的設計布置上,或家用或廚房的任何添購等,都是以此信念為標準。所以當這夢想成真時,完全沒給我們增添太多麻煩,除了幸運外,堅定的正向信念絕對是奮鬥人生的路上不可欠缺的條件。

以新名號勇闖歐洲

接著面對最大的難題便是如何命名了?這件事曾小小的困擾了我一段時間。在人生地不熟的國家,光是適應環境就不容易,還想在自己家裡關著門做生意,任誰想來都傷腦筋。首先得認清的,就是在台北辛苦耕耘的這十幾載的成績,在這兒是一點用也沒有。(同場加映:用心熬出頭!台灣的職人精神,美食真工夫阿吉師

接著便是連日伏案絞盡腦汁,想要無中生有總是起頭難。我做了多方面的嘗試,要便於記憶、易於上口、像有那麼回事又響亮……某個週日上午做完晨禱才坐上書桌工作,突然間「Phoebe in Berlin」就突然閃現腦海!Phoebe in Berlin,Phoebe in Berlin……反覆在心裡念著它,立即便眼裡有光、嘴角上揚,太棒了!完全吻合以上所提的易記、上口、很像回事又響亮。


(圖片來源:來源

尤其是還能配合得上咱們家那位命盤裡驛馬星旺的先生,不知哪天又要派往哪座城市上任,到時候只需改個地名就可易地另起爐灶了。開心到不行的我,趕緊喚來正在樓下忙活的先生,告訴他這個新名字。不消說也和我一樣很開心,甚至比我更興奮的衝下樓去找家人做起市調了!

市調後的結果不但讓我們鬆了一口氣,並且興奮的再度坐上書桌重操我「設計人」的舊業,開始設計起最重要的名片、菜單等,還有操持著對外宣傳掌管入口生意的「網頁」規劃和設計。到此,心中沉重的大石漸落,每天埋首桌前趕工的同時,不時的仰望窗外正漫步天際的雲朵,相信在不久後的未來,我的「Phoebe in Berlin」即將面世。

東西設計品味大不同

經營 Supper Club 最困難的,是要如何讓他人知道和認識有這麼個地方。由於是關起門來做的生意,既沒招牌,也不可能有過路客的光顧。打出的網頁要運氣好被人搜尋得到,還要內容夠專業夠吸引人,最後客人願意上門光顧才算得了數。所以最大的問題仍是那「起頭難」的第一步。(推薦你看:行銷不是資源戰,行銷是心理戰


(圖片來源:來源

不要說我過去十幾載的人脈關係一點都派不上用場,連專業採買的廠商都不知哪找去。最慘的是,一開始,我在這裡認識的朋友屈指可數,就算認識也未必是願意花錢吃飯的人,所以草創初期,行銷上可是讓我們苦惱了一段時間。

後來找來了我家先生的好朋友操刀製作我的網頁。妮可是一個執業多年的專業平面設計師,她專程從科隆遠來柏林,討論設計內容和方向,這是我少數幾次跟國外設計師的合作之一,很有挑戰性和難度。(同場加映 好設計!打動人心征服世界:什麼是綠色設計?

 

下一頁,經營餐廳之必要——抓住客人的胃

「語言溝通」和「溝通語言」是要面對的第一關。再者「彼此的理解」和「理解彼此」所需所講等等,第二關就更難了些。最後我想表現的「法國味」,對一個很「德國」又很「義大利」的妮可來說,不是那麼容易了解,也難以達到我的期望。因此,我們歷經了兩個多月的討論、磨合、修改後,終在2010年9月完成了美麗的網頁,並在10月底正式上路。那是一個令全家人欣喜又難忘的日子,一步步接近我夢想的日子,終—於—啟—程。

有了好的行銷網頁是成功的開始,接下來就等著有緣人來敲門了。


(圖片來源:來源

菜單設計的重要性

除了行銷工作外,餐廳的基本當然還是食物,所以在決定菜單格式之初,我們做了各種不同的評估,包括市場調查、市場定位等研究,這是開發新事業之前必須要下的工夫,對於產品定位、市場行銷和策略等都得事先企劃。(推薦閱讀:設計師一定要有的七樣東西

首先考慮的是「客層定位」,一定要以「自我能力」高低為考量的標準,絕對不做過與不及的錯誤評估,更不可一味的追隨別人的腳步,或不自量力的做了過高的計劃,不但效果不佳,也會徒增自己的困擾和壓力。對開展初期而言是非常危險的事。

簡單來說,就是以「自己的強項」為定位點,若希望表現得比能力更好,可以在日後隨著自我能力的提升和市場的肯定後,再加以調整,切莫大意評估標準,做了不符合自己程度的高估。一開始的客層定位不清或不對,失敗的機率是相當高的。

以我的「Phoebe in Berlin」為例,因為在台灣經營時以中高消費層為主,十分清楚此一客層的消費心理和習性,明白如何服務和滿足客人的需求。雖然遷居他鄉,仍決定以我擅長的客層為出發,也藉此區隔與其他同業間的市場,雖然略有風險,但經過嚴格的評估後決定一試。(同場加映 以客為尊,貼近女人心:東方美副董鄭娟芳

為此,我們做好了諸多的應變措施以防不備,針對了消費層的性別、年齡、職業、經濟狀況和信仰習慣等,還有主人的個性、空間設計、風格表現、料理的取向和成本高低、定價等。十分幸運的我們成功了,這全賴於正確的評估與成功的策略。對這些展業的重要環節把好關,加上自我的努力,及隨時應變市場的準備,危機處理的能力,相信自創一個屬於自己的 Supper Club 絕不是難事。


(圖片來源:來源

最後,在考量營業時間長短、菜色分量和用餐的節奏感後,我們決定以三道開胃小點(canapes)與開胃酒(aperitif)、三道前菜(starters)、兩道主菜(main courses)與兩道甜點(desserts),附餐的咖啡或茶(coffee or tea)與小茶點(petit four)等,組成了十一道豪華套餐為定案。

在一般餐廳用餐,餐後的飲料不在供應範圍內。但以自宅開設的 Supper Club 而言,我以招待朋友的心情,附加提供咖啡和中國茶等服務,精緻用心外,再加送一份茶點,小小的用心讓人感受到主人大大的熱情與貼心。

這一套華麗組合打破了我過去的經驗,因為道數很多,不論在採買、準備和料理上的心思與時間,都變得更繁瑣複雜與費時,但熟能生巧,在試賣後,得到消費者的絕佳回響,頓時信心大增,決定放手出擊。

 

下一頁,客人都是貴人

儘管需要考量與觀察市場上的變化和潮流,但「料理」本身的品質,才是決定一家餐廳的口碑和興衰的關鍵。做出具有自我風格及對食物美味的最基本掌握,才是所有料理人應該具有得「最基本」也「最高深」的學問。

幸運之神再度敲門

網頁上線後,我們碰到了兩位大天使。

起初我們先從認識的朋友開始嘗試營運,邊做邊修正內容,也一面增設硬體。在得到好朋友和新客人的熱烈回響後,確實讓我們寬心不少。不久後,我們就回台北省親度假去了。沒想到,竟然在台北收到了一封來自倫敦的驚喜!Supper Club 繼美國與倫敦的成功風行後,也在柏林如雨後春筍般的蓬勃興盛。倫敦大報《The Guardian》對柏林的 Supper Club 做了一趟地毯式的搜尋和過濾,預備精選前十名的佼佼者——「10 of the best Supper Club in berlin」。(推薦你看:吃美食不一定要上館子!五個歐洲特色街食滿足旅人的味蕾

這突如其來的信函讓我們驚喜萬分,但又開始擔心才剛回到台北的我們,要如何配合他們的柏林專訪呢?經過我家先生的聯繫溝通,幸運的我們破例在台北接受越洋電話訪問,這長達一個半小時的訪問,不但可見《The Guardian》的重視和用心,而我們的營運主張和我的專業背景,也讓遠在電話那頭的記者 Rachel 十分感動,為我們寫了一篇精彩的專文,文章一登出,立即為「Phoebe in Berlin」殺進了幾百人次的閱覽率,而且效應至今餘波未停,讓人不禁為《The Guardian》的強大報導力和渲染力感到驚訝。在《The Guardian》報導的推波助瀾下,「Phoebe in Berlin」順利踏出了成功的一大步。

不久後,經由口碑傳遞,我接到了 Suzan 的訂位。Suzan 如一般客人般依約前來,唯一不同的是,她要求拍照的尺度跟其他人不同,而且整場飯局拍照的時間占去了大半,這讓我們覺得有點奇怪。過了幾天我接到了 Suzan 寄來的照片,這些照片真是好看極了,令人很開心。

不多久我們的網站竄入了一群新的客人,這些人都是因為 Suzan 的推薦而來。這時我們才明白來自倫敦的 Suzan,本身不但是知名的美食作家,更是一名超人氣的美食部落客,她的部落格經營有序且挑選嚴格,深得大眾市場的信賴,只要被 Suzan 肯定的目標必會為市場大眾所追逐。而後 Suzan 也成了我們的朋友。(推薦閱讀:Lativ 創辦人戳破中國夢!從台灣立足看世界

這兩位大天使為我們初期的事業衝鋒護航,為初上場的「Phoebe in Berlin」創下了佳績,直到三年後的今天仍然十分受用。不僅驚奇其效應,也讓我始終感恩於心。

    


 

更多好料都在《留味東柏林
 

 

更多垂涎欲滴的歐洲美食
〉〉巴黎古董跳蚤市場裡的小餐廳
〉〉飄揚過海只為這一餐!超越米其林三星的南法美食
〉〉超市也是米其林:美食國度義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