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十二年國教前陣子喧騰一時,台灣的教育改革也已持續多年,但仍然未有令大家滿意的答案,為了考出好成績,下課後繼續前往補習班,應該是大多數人國高中的共同回憶,對每個學生而言,無論是塞得下百人的大教室,還是總是笑話說不完的名師,補習班的特殊文化,都青春歲月裡令人回味的一頁,今天就讓我們揭開補習班神秘的面紗,一解我們的疑惑,為什麼我們花錢補習,卻不認真上課?(延伸閱讀:哈佛啓示錄:現在的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又要開學了,許多家長又要掏出鈔票交給補習班,另一些家長可能還在煩惱,是否要補習,或者要補哪一家。

我們常對補習班沒有好感,把教學這件神聖的事業當成生意,總讓人覺得不太恰當。補習班超大班教學,常常又讓人聯想到填鴨,都不符合一般的教學理想。甚至我們會以補習班數量,補習學生比例,來評判改教有多失敗。


圖片來源

但是我在做教育課題研究的時候進行訪談,卻發現一個意外的現象 -- 竟然有不少人在畢業(十)數年之後,對補習班老師抱持深度認同感,甚至懷抱敬佩感謝之意,至少在高中英文是如此。對補習班英文老師的認同感,甚至常遠高出對學校英文老師的認同感。

為什麼?為什麼補習班的商人,比一般的學校老師,可以得到更多的尊敬和喜愛?經過不少調查,最主要的原因是:自由選擇,即使是要付出代價。

如果問那些補過高中英文的人,往往他們對於補習班老師的特色與教學理念印象深刻:「某甲老師重視語言的習慣和直覺,用大量閱讀讓我們自然學會。」「某乙老師重視課外單字,擅於解釋用字精確度,而且上課輕鬆幽默。」「某丙老師重視背單字,常用比賽為手段,比到前幾名還發獎學金,對我超有效。」「某丁老師年輕漂亮,擅於教字根原理幫助我們理解。」(同場加映:芬蘭教育這樣改:教得愈少、學得愈多


圖片來源

在挑選補習班的過程中,學生自己會選擇比較:我相信誰的方法,誰的解說方式讓我聽得懂,誰的上課方式讓我有精神不會想睡…。於是,需要短期快速進步的人和願意長期打基礎的人,選擇不同的老師。希望深入了解原因的人和喜歡競賽得獎金的人,進入不同補習班。重視上課有笑話的人和重視老師長得好看的人,也各取所需。

因為自由選擇,每個學生都選到他心中比較好的老師。而因為他選擇了,即使要付學費(有時,正因為要付學費),甚至是他自己壓歲錢中扣的學費,他更珍惜這個學習的機會,充分利用學習的時間與資源。同時,也因為自由選擇,老師們努力強化自己的教材、教學能力、上課趣味性,努力鼓舞學生,達到了更好的成果。

其實,在教育部的課綱之中,高中是「選課制」的,而多數歐美的高中,都是採行選課制。然而台灣的教學現場,因為便宜行事,因循舊制,只有選組,並沒有真正的選課,諻論選老師。這個作法,不只對學生可能是不好的,對老師也是不好的。(延伸閱讀:在德國,我學會了在台灣學不到的事


圖片來源

學生因為亂碼、機率、命運,被安排坐在教室,不得逃離。老師受保障台下有一群學生,但是卻沒有人能保證台下的學生適合這個老師、想聽他的課。事實上,無論一個老師多優秀,多認真努力,總會有少數的學生和教法、老師特質不配合。這個學生沒有換老師的可能性,只好發呆睡覺,只好玩手機傳訊息。這對認真的老師而言,不也是一種折磨嗎?

也許,正是看來殘酷的市場機制,讓補習班老師得以因才施教,被學生所感恩紀念。也許,正是看來溫情的責任使命機制,讓一般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常常處於互相不配合的狀態,讓師生的良緣變調走味。這個吊詭,也許當局者該好好思考。(同場加映:另類教育,讓德國的孩子不一樣

教育其實處處影響我們的生活
〉〉芬蘭教育這樣改:愈多元、愈平等
〉〉為什麼 MIT Sloan MBA,只錄取一個台灣人?
〉〉北歐其實沒有這麼好!為什麼我不喜歡芬蘭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