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人們越來越喜歡發明一個新的詞彙去形容某一種人,一開始會覺得很新鮮有趣,如敗犬、草食男、剩女等等,但到後來社會會因為這些詞彙,開始將人們歸類貼標籤,可是人們應該是不同的個體啊,硬是把社會區分成一個個小團體,團體與團體間開始互相討厭,社會就會分化成我們越來越不喜歡的樣子。(性別分化:性別廣告誰買帳又害了誰?事實上答案是男女雙方

 

中學的時候一直很困擾的問題就是,為什麼爸媽老師都覺得聽搖滾樂不是好孩子。我曾經衝家長大吼過:「搖滾樂不是憤怒、莽撞、吸毒之類的東西!搖滾樂代表真實、勇敢,代表一種自由精神!」我給他們聽一些相對舒緩而深沉的作品,希望他們能夠祛除一些偏見,認識到這種真誠與獨立思考的可貴與難得。(推薦閱讀:關了燈不黑暗,十首撫慰人心的療癒系搖滾歌單


現在我終於明白,傳統長輩們對搖滾樂的偏見,基本上是個人價值觀上的偏見。因為在他們的意識深層,已經被教育與歷史磨礪出一個結論:「對真實與自由的追求是不好的、不安全的」。所以你展示給他們的真實,只能被他們理解為一種憤怒、莽撞的姿態,反而加深了偏見。

從那之後我和最好的朋友幾乎都是因為喜歡同樣的音樂而走到一起。一起取暖,堅信我們喜歡的是好的東西,保護我們的小眾喜好,我相信同樣的小團體分佈在全國各地不同的角落,同樣自視甚高,認定自己找到了大多數人無法識別的珍寶。(推薦閱讀:不甘小眾的普普藝術教父:安迪沃荷

但是「任何事物都是發展變化的」,小團體總是會發展壯大,每個人都可以影響身邊好幾個人,小團體當然也會變成中團體直到大團體。當環視一圈發現手中的「珍寶」已經沒有那麼特別了,在一個講究與眾不同的時代,必須要把自己和「眾」區分開來。

現今,批鬥的刀鋒對準了「假文青」。其實我一直不知道假文青到底基本定義是什麼,這個詞的由來、概念、範疇也一直不清楚,上網查也查不到。可是突然有一天,我身邊的搖滾青年(多數是女生)旗幟鮮明地針對起了假文青。我問了其中幾個人假文青是什麼,沒有一個像樣的回答,有人給我發了個網址連結,通篇都是給這個名詞貼的各種標籤,類似於「長裙、帆布鞋、矯情、拍天空草地……」。

這種貼標籤的行為感覺特別熟悉,簡直像極了我剛喜歡搖滾樂那陣子師長們給搖滾樂貼的標籤「毒品、煙熏妝、憤怒、淫亂、髒話連篇……」。(延伸閱讀:撕掉年齡標籤!成熟女人更美麗

其實我認為這一代人反對文青和上一代人反對搖滾是同樣的心理歷程。就像在一個不敢輕言自由的時代裡、人們認定自由精神是一種危害一樣,在一個物質崇拜的時代裡、情懷和理想主義都被認定是「做作」和「假裝」,因為它們並不能直接產生造福大眾的物質和金錢。

在你鄙視上一代人輕易遵從時代規則的同時,自己早已潛移默化地進入了自己時代的法則。人生最恐怖的事情之一,就是你不得不發現,終於有一天,你變成了你曾經最討厭的那類人。而更恐怖的是,很少有人能避免這個過程。

我不明白文青的危害性在哪裡,也不清楚為什麼那麼多人用特別像心裡不平衡的狀態在辱罵這個稱號。

所以從今天起,我宣布我是一個假文青,面朝天空草地,秋涼長裙開。

 

標籤不該貼在人身上
〉〉女權主義老要求特權?當女權主義變成負面標籤
〉〉當「單身」變成了你的標籤
〉〉當「正妹」變成負面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