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子茵,無論妳有沒有聽過她的名字,只要見過她一次,她的身影就能夠烙印在妳的心上,鮮艷的頭髮,帥氣的拉琴架勢,她的身份很多,從小提琴手、旅行家、到跨界音樂家,妳能從她身上看見不安於現狀的靈魂,那樣的不安於現狀,反而讓她不被局限,奏出獨一無二且異常耀眼的人生樂章。

攤開蘇子茵的履歷,妳會看到一項項顯赫的經驗,三歲開始學琴,高中就離開台灣,考上世界首屈一指的茱莉亞音樂學院,回到台灣後開始多元跨界的音樂生涯,她不像傳統音樂學院出身的氣質音樂家,在交響樂團第一排拉著琴,或在音樂教室細心地教導學生,那不像她,也不是她。

她選擇走了一條有別於以往的路,讓古典,搭上了搖滾、嬉哈、爵士等等不同曲風,變出專屬於自己的獨特樂章,她是蘇子茵,樂壇最閃耀的跨界小提琴手。(一起豔遇,不一樣的郭靜

因為離開,發現自己無法沒有音樂

那天早晨,頂著豔陽我們和子茵相會,她不像我們腦海中想像學著古典音樂女孩的樣子,但她的笑好迷人,當她談到夢想時,好迷人。看著眼前自信的子茵,妳很難想像她也曾經迷失過。

「剛進茱莉亞妳會發現大家都很厲害,然後所有人都睜著眼看妳拉了什麼曲子、參加什麼比賽,漸漸開始很在意別人的眼光,這時候音樂就少掉了一層從心裡出來的真實感觸。」

談起在音樂學院的日子,子茵的臉上閃過一點無奈和記憶猶新,「茱莉亞是那種競爭很激烈的環境,表面上誇獎,但台面下競爭非常激烈,所以那段時間我在音樂上很壓抑,覺得拉琴是為了達到同學老師眼中好的標準。」

所以在音樂的路上,子茵選擇先停下腳步,因緣際會應徵上了名琴拍賣公司,原本打算工作一兩年後再回去學校深造,但再也沒有回去過學校了!(有些事情,三十歲前先別計較

「剛開始第一個月很開心,因為琴就放在床角,完全動都沒動,終於可以不用一直不斷的練琴了!」子茵說那其實是種心理壓力的釋放,可以暫時放下琴,也暫時放下音樂人的生活。

一個月後,開始有朋友邀請演奏或表演,不再被檢視的表演,反而變得沒有壓力,一直到後來子茵才發現,這些時候的自己反而是最快樂的。

「後來漸漸發現,對我來說音樂有著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在音樂中的心靈釋放,是在其他地方沒有辦法感受到的,從那時候開始,我才發現音樂對我來說很重要。」

那是她第一次發現自己對音樂的真實喜愛。這是個契機,但她還有些不確定,直到公司派給她接待世界調琴大師的工作,子茵記得自己很久以前給過這位大師調琴,但因為大師的客戶幾乎都是世界知名音樂家,所以對當時還是學生的子茵並沒有被注意,直到因為工作而有機會在大師面前拉琴。

「他很認真的對我說,他覺得我應該回到音樂這條路。這句話給了當時的我很大的力量,因為他聽過無數的人拉琴,所有世界上的大師都會去找他調琴,這樣的人跟我說,他覺得我有我的特質,這是很大的鼓勵和肯定。」

有得時候站得離夢想遠一些,才能真正發現自己有多渴望,離開音樂的那兩年,讓子茵更加確定自己對音樂的真實情感,也讓她的音樂不再是為別人而奏,而是以自己喜愛的方式恣意揮灑,這樣的音樂,多了點純粹,也多了更多的勇氣和真實。

靈感,走出去就能找到

「對我來說,生活很重要。因為你的人生歷練都會呈現在音樂裡。」子茵覺得人沒有辦法待在同一個城市又不斷激發靈感,一個地方待久了,會太習慣那個城市的呼吸和步調,對音樂家來說,不同的體驗和刺激是必要的,所以子茵每年都背著琴出走,尋找能夠激發靈感的城市。

前年環遊九州,去年駐足巴黎,都是語言完全陌生的城市,卻也應此聽見和看見更不一樣的世界。子茵習慣在旅行中創作,有的時候帶著琴,有的時候只是用手機錄下創作的旋律,旅行除了生活調劑外,更是真實體驗每段旅程的不同驚喜,將這些驚喜轉化為音樂靈感,也因此對表演有了新的見解和定義。

「當表演變多,你會發現有的時候不疲乏很難,也不可能永遠在最好的狀態,但也因為旅行,讓我忽然想通了!其實每一場表演,都只是人生大圖中的一個小點,當下很在意,但攤開一看也沒什麼,所以之後每次表演我就展現我那天的狀態,雖然不一定每天的狀態都很好,但那次的表演就是我當下的心情展現。」當音樂成為生活,就和所有的事情一樣,會有開心和沮喪的時候,正因為這些不同的體會和感觸,讓子茵在跨界表演上能夠轉換自如,用自己最舒服自在的方式呈現給聽眾,造就每場獨一無二的精彩表演。

下一頁,聽蘇子茵說,別管別人怎麼說,人生是自己的。

別管別人怎麼說,人生是自己的

「我骨子裡就是有很多層面的人。」子茵笑著說。這樣多層面的她似乎註定無法就安穩過一生,因為內心的靈魂在沖撞著尋找更多不一樣的可能性。

15 歲就出國,頂著茱莉亞音樂學院的光環,大家都認為她應該就留在紐約發展,但蘇子茵卻決定辭掉穩定工作,回到台灣。 「其實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只想著我要重新調整我的生活方式,就先回來看看,其實當時很單純,只是覺得自己 30 歲前如果沒有回台灣之後應該就不會回來了。所以先抱著渡假的心情回來看看。」剛回台灣,其實並沒有被看好,連爸媽都反對,用台灣的低薪環境現況恐嚇她。(女人迷告訴妳,找工作最重要的不該是薪水

「但我只知道,如果我 25 歲到未來,人生成長的只有薪水而已,對我來說就沒有活著的感覺。」子茵把人生比喻為學音樂,學完一首曲子就開始進步到下一首,如果停滯不前會有種不習慣的窒息感。

「現在的我會做那麼多不同的嘗試,除了個性以外,我覺得人就活一次,有些事情不嘗試你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她抱持著一種開放的心態,所以只要有機會就嘗試,連鋼琴酒吧都去表演過,在大家眼中的自貶身價,對她來說卻是個接觸爵士樂的大好機會,對於音樂圈子也能夠更加瞭解。(在紐約,來場爵士音樂之旅

「妳只要很清楚自己要走到哪裡,這個過程中每個步伐都不是浪費,人家要怎麼說妳,那是他們的事,畢竟這是你的人生不是他們的人生。」

每一次跨界完美演出,都少不了背後的加倍努力

「我第一次接觸到愛爾蘭小提琴,這是有別於古典小提琴不同的呈現方式,也發現了音樂更多迷人的地方,我就以這個風格為發想寫了一首曲。」那是子茵的第一次跨界演出,在國家演奏廳上,她展現了不同的提琴風貌。後來和爵士鋼琴家合作,也跨足電影配樂,總能從每個體驗發現不同的樂趣,也從每一次跨界更加精進自己的技巧。

接觸到電小提琴,對子茵來說是迷人的邂逅,在紐約與電小提琴手 Joe Deninzon相遇,讓她第一次聽到電小提琴的聲音,而那種感覺就像是遇上久別重逢的好友,「我等這個聲音很久了!」當時的她這麼說。之後子茵玩起了Loop,這是一種一人樂團的音樂模式,透過層層堆疊的方式,呈現小提琴、電小提琴及電吉他三種角色。

嘗試了音樂多元樣貌,每次看到子茵的跨界,都覺得是場完美演出,我們總天真的以為她就是天賦異稟的音樂才女,但其實這背後,付出的是比別人多好幾倍的努力。

「當初一口答應和頑童 MJ116 合作嬉哈跨界,回去才想到,很酷是沒錯,但我上一次聽嬉哈已經不知道是多久之前了!」但她沒有服輸,呃補了整整一個禮拜的嬉哈後開始了跨界合作,最後,擦出讓人驚艷的火花。

原來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句話不假,但蘇子茵笑著描述著這一切,仿佛全身的細胞都在告訴大家她有多愛音樂,子茵的魅力太難用筆墨形容,有點淘氣玩心,但卻堅持每次表演的品質。

訪問結束,我們有些捨不得,蘇子茵跟我們分享的夢想故事和一般人有些不同,並不是那種一開始就宣告我要成為世界級音樂家的熱血夢想,而是哪種有些頑皮但卻無比堅定的一個夢,蘇子茵走在自己的夢想道路上,也許並不完全依照大家想像中的成功模樣,也許她自己最後也不知道能走得多遠多高,但能肯定的是,在逐夢的過程中,蘇子茵享受著每個過程,享受著每一個和音樂共同呼吸的片刻。最後,蘇子茵偷偷告訴我們她年底要出書了!但她卻神秘地說這本書不談她的過去。「因為我未來三年絕對比我過去三年精彩多了!」這,是霸氣又閃耀著無比自信的,蘇子茵。(也來看看她的故事:一路乖巧的劉真老師:我把一生的叛逆都給了舞蹈

馬上報名 5/23 我愛我自在節,來現場感受蘇子茵的跨界音樂魅力!


523 自在節,更多活動資訊與講者陣容都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