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還記得大學的時候總是到處問學長姐什麼課最涼、最甜,最推薦我們修嗎?那時候總是以為輕鬆就好,反正我不喜歡,碰到必修課,也偶爾翹翹幾堂,然後考試前才拼了老命抱佛腳。出社會以後才發現,原來學校教育要教的,並非是那些基礎課程,而是要我們學會如何面對那些考驗難題,出社會才發現,逆境會一直以不同的形式出現在生命裡。(推薦閱讀: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練習,勇敢面對問題



by Luke Chesser

在電腦螢幕上印出「hello, world.」 是所有計算機課程第一堂課第一個作業,最基本最簡單的程式。

我差不多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學會抄作業的。為什麼要抄作業呢?我就是對他沒感覺,甚至沒好感。總覺得 C、Linux 介面黑壓壓的,Window、Mac OS 都可以漂漂亮亮的、人性化的,為什麼他的指令要用輸入的呢?笨死了!但殊不知,逃避只會帶來更大的陰影,計算機課就慢慢變成我最討厭的課程之一。

教授講得那一套完全聽不下去,大學時講堂又是相當古老的建築,通風不良,每到計算機課,就是好好補眠的時候。好不容易撐完一節課,點到名了,教授又出了作業,這才開始頭疼:這次作業跟誰抄呢?…大學四年下來,學到最多是厚臉皮欠人情,美其名參考同學的作業,改了改幾行,什麼也不懂得就交出去了,這程式在幹什麼呢?我不知道。我只告訴自己,各行各業何其多,我以後就是不會走這條路,天地之大,豈有我不能容身之處?(推薦閱讀:學寫程式前你該知道的五件事

該被當的也當了,但和學弟重修的好處就是以學長身分更好要作業來抄。我又在渾渾噩噩中重修了一次計算機課程。

美國研究所終於畢業了,我這輩子不用再考試交作業了,但老天卻幽默得給我開了一個玩笑:我知道你重修了計算機課程,但你在考卷上戰勝它他並不代表真正的克服他。所以我要給你人生重修的機會。(延伸閱讀:克服五個創業恐懼,世界沒有你想像的這麼可怕

有趣的是,在美國研究所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我來到了軟體業。

 

這是一家為納斯達克,  JP 摩根等大型企業提供資料儲存,總部在紐約的國際軟體公司。在這裡,大家都是硬底子的專業人,右邊的同事看起來年長許多,因為他在軟體業已經六七年。左邊的同事年輕不少,他和我一樣沒什麼經驗,但他之所以在這,是因為資訊工程博士班沒辦法再供應他獎學金,所以他必須半工半讀。我既不專業又沒經驗,以菜鳥之姿加入,我倍感壓力。但真正另我洩氣的是我的計算機基礎,做起事來處理問題來總比別人慢半拍,有時一個簡單問題困惑半天。我開始為我當年因偷懶而造成底子不紮實,感到懊悔。(延伸閱讀:菜鳥上班族的第二堂課:職場內心戲,真的演不停

作業為什麼一定要自己寫?絕不是因為老師出的作業以後職場用得到,自己動手做作業其實是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公司不會叫你 sin cos, 不會叫你微積分,更不會叫你 print hello world, 但如果你動手做作業,你已經開始動腦,就算你腦子不夠好,你會開始找解決的方法,解決的方法也絕不是找誰抄作業,而是知道自己不會什麼,回去翻書、上網找資料、把不懂的觀念搞清楚。而我在竊取別人的智慧財產時,或許我節省了時間和精力,但我卻什麼也沒帶走,我留下問題,只是我不願面對而已。(關於動腦:策略思考就是設計思考

如果當初作業自己寫,我或許更了解 Linux 系統,或許對指令概念更熟習,或許不會有這麼挫折,或許進度更快,或許不用再巴著同事問自己都覺得很基礎的問題。因為,如果當初我自己寫作業,我會更熟練得使用這個系統,知道問題所處,知道答案所在。冤有頭,債有主,出來混的總得還,本慶幸從此不用讀書,現在卻得重拾課本,一字一句練習,從最基本的觀念學起。

越是逃避越是恐懼,無法正視無法解決。人生面對困難就像走路,只有自己知道鞋帶是否繫好,沒有人能幫你繫鞋帶,蹲下來繫上鞋帶雖壞了節奏,但之後的路卻走得更順更安穩,腳踏實地,路可以走得更長遠。(別慌:用冷靜面對困境

如果我有機會回到過去,回到當初的教室,看到因為沒有勇氣面對困難而心生恐懼、自甘墮落的我。我會拍拍在打瞌睡的我說,「Howard,你得醒醒。」

我微微睜開疲倦雙眼,「Hello, world!」

 

By Björn Simon
 

學會如何面對逆境
〉〉享受逆境,更能品味成功
〉〉用冷靜面對逆境
〉〉學習與恐懼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