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來,周迅在愛情中始終如一做自己,在愛情裡的她,沒有靈氣,只有傻氣。


圖片|影片截圖

「抵達自己遠比抵達成功更難」這是我欣賞周迅戀愛觀的理由。我從七歲《蘇州河》就愛上周迅,因此有記憶以來,我蒐集了她許多簡報資料,更了解她後,我更愛她。因為,我覺得她跟我很像。(延伸閱讀:愛情,沒有規則

周迅每一次戀愛,都是愛到骨子裡,說著他是今生的唯一,非他不嫁,但又哪一次不是忽然收場,打得大批人措手不及。

楊瀾曾在採訪中問她:「會不會下次學得聰明一點?」,她的回答是:「不會。」

「想學嗎?」她也回不想。

這句話我媽媽也曾同樣問過我,而我也這樣回答她。「不會」是真的,「不想」也是真的。

我認為對周迅來說,若非如此,則不能抵達自己。抵達自己是如此艱難的事情,它要求你剝離掉人生來的種種不自由,剝離掉來自他人好意的勸誡,甚至,剝離掉文明——像高更去到塔希堤島那樣,做一個野人。

抵達自己,遠比抵達成功更難。成功,不過是沿途,自己,才是永遠的彼岸。

以情慾為人生驅動力,在一次又一次的高峰體驗裡,接近自己,認同自己,然後觸摸到這個世界,將自己融入這個世界,這是周迅的生存之道,也是我的生存之道。這種生存之道,其實也談不上多麼了不起,只是夠忠於自己而已。(延伸閱讀:相信自己,相信愛

有些人以情慾為人生驅動力,有些人以征服為人生驅動力,有些人以賺大錢欲望為人生驅動力,甚至虛榮、自私亦是一種驅動力。我忘了哪部小說裡有提到一種修煉體系,通常會把修煉之道分為大道和小道,大道亦有千千萬萬條,只要夠篤定,夠堅持,最後也都能得道。

現今社會依然有相當一部人認為,女人最大的功效是結婚,甚至連高高在上的女明星也可以分為兩類:一類如周迅,肆無忌憚談戀愛,永遠相信愛情,永遠熱淚盈眶;一類是大部分女明星的歸宿,豪門少奶,企業家夫人。明爭暗裡都要比一比,誰嫁的老公更有錢更有權。

粉絲們喜歡稱呼後者為人生贏家,她們前半生收穫了無數掌聲,後半生找到個穩當的靠山,還有什麼能比這更幸福呢?這些女人也的確精明厲害。(推薦閱讀【單身日記】剩女的光榮,我不結婚我不道歉


圖片|周迅官方微

沒有人跟周迅一般,找到個男朋友,就劈哩啪啦說我好愛他、好喜歡他,世俗的人不會懂。因為他們眼裡,女人只有聽老人言,才能過上世俗意義的好生活。是的,這世間有一群女人過著設計好的、最棒的生活,她們從來不會胡來,一件事情沒有成功前絕不宣布,免得成為別人的笑柄。

我的母親其實就是希望我是上者,她總為了我談戀愛的直接、高調傷透腦筋。「談戀愛低調些吧!」、「交往兩三天分手多丟臉。」但我愛他,為何要隱藏?

就是有一群女人,在無情的時間裡兜兜轉轉 、跌跌撞撞,和世俗生活勢不兩立,幹過許許多多的蠢事,留下許許多多的把柄。作家毛利表示,她更喜歡這種人,她們的生活看上去更有趣、更活潑、更大膽,叫人不遺憾來世上走了這一遭,相信這麼想的人應該不少吧。(推薦閱讀:現場直擊】永遠修不完的《戀愛課》學分:在疼痛裡溫柔成長


圖片|作者提供

許多人祝福周迅,這一次最好能把握住幸福。不過呢,就算是分手了,相信中國最文藝的女明星,依然能過得精彩。好在她沒變成豪門少奶,臉上靈氣尚在,沒有變成娛樂圈一張統一的、模糊的臉。

不少人有沒有注意到,「四小花旦」其他三位的戀愛名單上,多半是世家子、巨富、製片人,即便是同一個人,選對象的標準也非常混亂,往往年齡跨度大,身份來歷不一,有上水準的對象,也不乏惡相之輩。那麼,為什麼周迅會選擇高聖遠呢?這是很多人在琢磨的問題。當我們對周迅前男友名單投以一瞥,結果頗具啟示性——她愛的就是文藝男青年。(同場加映:女孩寫給未來男友的信:你的愛會讓我成長嗎?

藝校畢業後,周迅進入了省郵電藝術團,為了追隨當時的戀人,竇唯堂弟竇鵬,她來到北京,成為北漂。其後是賈宏聲、朴樹、宋寧,雖然職業各異,但全都是有著一顆搖滾心的酷帥男青年。


圖片|來源

再之後,周迅告別了那種對於音樂青年的審美趣味。李大齊是造型師,王朔是作家,清一色的文藝男青年,有才之外,還多半有型。這是一張比較標準的文藝女青年的戀愛名單,她們其實也懂得,要把財富地位當作選對象的參考標準。但最後仍不由自主地,以形貌和才情作為最大的參考。

在瑪丹娜、王菲、湯唯、郝蕾這類文藝女青年那裡,常常可以看見類似的名單,儘管周迅每一次戀愛,都因過分投入而惹人詬病,讓人質疑其真實程度,但從這個名單來看,那種投入多少有點真實的成分,至少標準前後如一。

愛什麼人,最能勾勒出內心的邊界,這樣戀愛下來,不學點什麼是不可能的,人與人之間總得互相浸染,有目的地進行浸染,更會將效果增加到十二分,與頗具另類氣質的文藝男青年們戀愛的結果,讓周迅的不斷進步。(謝謝你:分手不是什麼都沒有!前男友送給我的三個關鍵字


圖片|來源

和賈宏聲的戀愛,為周迅的演藝生涯,提供了一個高起點,李少紅的《大明宮詞》起初打算給賈宏聲安排個角色,賈宏聲到現場試鏡時,帶去了周迅,並讓她順便試鏡,最後,周迅得到了少年太平公主的角色。

此後,又陸續接拍了《人間四月天》、《橘子紅了》⋯⋯漸漸成為一線明星。只要她出現在鏡頭前,立刻有變身似的效果,瞬間綻放出驚人的能量,這恐怕也和賈宏聲的「戲瘋子」作風脫不了關係;和李大齊戀愛一場,儘管當時媒體和粉絲對他老讓她穿一身黑頗有非議,但現在看來,「李大齊時代」改變了周迅的造型水平。

一個人內心的形象,是由身邊人幫助勾勒出來的,愛什麼人,和誰在一起,最能勾勒出內心的邊界,所以周迅她的確是表裡如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