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從學生時代到工作職場,忙於生活或工作的我們,常常壓抑或忽略我們內心的聲音,久而久之那些渴望也被我們所遺忘,womany駐站作者蔚蔚卻在夜間健走時重新找回自己的夢想,如果覺得現在的生活很辛苦,或許也可以試試在夜裡健走,或許會有你意想不到的收獲喔!(推薦閱讀:女人過了25,為什麼不能再有自己的夢想?)


不過只是走路而已,為什麼感覺會這麼特別呢?——《夜間遠足》

今年,台灣的夏天似乎來得早了些。

不知道是從哪一年開始養成的習慣,夏天總是必須從書櫃裡翻出那本對我來說屬於夏季的書籍——《夜間遠足》(恩田陸/著)才能夠覺得夏天是完整的。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習慣呢?我也不知道,但這本書總可以在每一年閱讀後帶給我不一樣的感受,尤其是今年,感覺特別深刻。

 

 

全書主軸在於北高的全校性活動,兩天一夜的步行,書中內容以步行活動開始至結束,明明只是這樣簡單的故事,卻耐人尋味,也許是因為恩田陸的字裡行間充斥著奇蹟,也許是我們在複雜的世界中只需要單純的東西就可以滿足而我們卻都遭受蒙蔽,我比較相信是後者。

不過只是走路而已。(你會喜歡:你今天,Me Time 了嗎?

前些年的夏天,我開始養成了只要有空就出門健走生活(剛好我家附近也有腳踏車步道可以利用),健走,不單單只是運動健身而已。

起初,會因為步行超過一個小時讓久沒運動的身體產生虛脫的感覺,一步一步,步步踩空的感覺讓人有種下一步就要直接趴上地面的錯覺,卻也在踩下另一個腳步以前才感受到頂在腳板上的水泥地是如此真切實際;一個禮拜之後,身體習慣了這樣的活動,腦袋也有餘欲讓出多餘的空間思考

為什麼我要走在這裡?我該不會已經走到另外一個世界裡了吧?為什麼這個地方的聲音只剩下呼嘯而過的汽車聲?為什麼大家都不喜歡使用雙腳走路要用汽車代步呢?為什麼公車不足以成為大家的代步工具?TED上好像有一場演講在論述可以從一個國家的公車制度看出一個國家的民主,那台灣能算是民主國家嗎?(同場加映:6場 TED 演講,讓你成為更不一樣的自己

千奇百怪的疑問在腦中展開,就像是一百個為什麼,雖然不是每一個問題都能得到解答,但沒被解答的問題毫無疑問地會在下一次的健走當中出現,或是下下次,下下下次......它們總有辦法從那個專屬於問題未完成的倉庫中跑出來擾亂當下的思緒。

 

不過,雜音也是成長的一種要素啊!雖然雜音很吵,有時候還是得靜下心來聽聽看。也許它們對你來說指示噪音,但是過了這個時代,你就聽不見這接聲音了。就算你之後倒帶重聽,也沒辦法再聽見了。

我自詡是一個獨立自主的人,甚至有極高的自制力,上至物質慾望下至口腹之慾,全部都在我的掌控中,說不就是不,任何人都沒辦法動搖我(好吧,可能有的時候還是會稍微被影響到......),但是,在今年結束學生身份之後,我猛然回頭發現我跟這本書的主角,西脇融簡直是一模一樣。

我在學生時期不斷想著『不能任性,要考上離家近一點的學校,要考上公立的省學費,要省生活費,要減低爸媽負擔......』而這些念頭自然就是排除腦內雜音的根源,等到我真的想要任性的時候,卻已經錯失那個能夠被原諒的時機了。(你會喜歡:勇氣做自己

當然不是在這裡鼓勵大家在該任性的時候多任性一點,而是希望我們都不要再錯失『最佳的時機』——擔任孩子、學生、員工、主管、老師、朋友......這些社會角色的最佳時機,那,錯過這些時機後我們就真的什麼也不能做了嗎?

也不是,我想我們在任何時候都可以切換到我們想要的那個角色,只是角色扮演得自不自然、單不單純罷了。

近日,有一則新聞是關於指考的作文題目『圓一個夢』。據說學生普遍無法具體指出要如何圓夢,這讓我想到我一直相信的一件事——人在過去是擁有如同野獸般靈敏的直覺,這樣好的能力卻被便捷、忙碌的生活給麻木了。

是不是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缺乏把自己逼到角落,想破頭也要想出一個創造屬於自己舞台方法的能力?

我們已經越來越聽不見這些雜音了。

 

 

偶爾也慢下腳步,多聽聽心裡的雜音吧。

收集每一個階段的雜音,不只有聽,甚至質疑,這樣的聲音說的東西真的是對的嗎?

畢竟每一個選擇對我們的人生來說都有一定的重要性,跌倒不可恥,爬起來很勇敢,而做好選擇也是很重要的。

然而,終歸,任何事物一定會迎向終點。只要不休息、持續走下去,總會走到光明的場所。

健走的路上就跟人生一樣,終究會抵達終點;而健走這件事情本身卻能夠讓你前往無窮的地方。

偶爾,也卸下所有干擾雜音的東西,只帶著你的心走在無極限的路上吧。

 

女人迷陪你,在生活中重新找回自己
〉〉別迷惘!你就在夢想的路上
說走就走!享受一個人的旅行
做自己,讓天賦自由